修炼大法才使我归正了自己的行为


【明慧网2005年10月30日】我生活在湖北某地的一个劳改农场监区。以前,农场各中队都设有犯人食堂和职工食堂,在这里,不管是干警还是工人,长期以来都形成了一种不好的习惯,就是对食堂的农产品和商品明拿暗偷,都成了自然不过的现象。我也不例外,并且占少了或占不到便宜心里就不平衡。

但从九六年九月份得法修炼以后,我就明白了应该怎么做。记得有一次周围的人到食堂保管室随便拿海带,我想现在我是炼功人了,再不能把自己等同于常人了,就没拿。也许是为了考验我吧,过一会保管员给我送了一把海带皮到家里,我不要。保管员说:人家都拿,你怎么不要?我说我现在是修炼人了,要听老师的话,再不能做这样的事了。保管员就把东西放在我家里走了。我只好自己再把东西送回食堂给炊事员。这件事在周围传开后,有人觉得“法轮功好”,也有人觉得炼功了不能贪小便宜,划不来,甚至还有刚入门的学员说:你还那样认真去做呀!我不好说啥,只是心里默默的想,你们不想认真,那是你们的事,我是要认真努力去做的,能做到多少是多少,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

我以前的工种是检验棉花的(给棉花定品级),在收各个中队的棉花时,中队领导为了谢我,给我送礼物(鸡鸭鱼肉);运货的汽车个体司机也常给我送水果之类,我都谢绝。司机问我为什么不收?是不是嫌东西差不要?我解释说,我现在炼法轮功了,不能再贪便宜了。司机听了高兴的说:“你们炼这功真好,现在的世道,还有这样的好人。”并请我帮买一本《转法轮》。想想修炼前的我,是不会这样要求自己的,其他职工还妒嫉我这个肥差事呢!

九八年改制后,我被调换到打米加工厂上班。虽然体力活重,但我任劳任怨。可同事硬要约我找领导提要求,多安排一名职工以减轻工作压力。我心里想,我是炼功人,不能配合你们这种行为,所以没有与他们同去,他们去找领导,也没满足要求,事后同事反而挖苦我,讲些不中听的话,还要赶我走,我也坚持忍着不和他们计较,只是心平气和的说,你不想让我在这里上班,你去找领导吧,我不在乎什么,我服从领导的安排。在以后上班相处的日子里我也不记恨他们,认真做好份内的事,当同事有难处时,我尽力为他们帮忙,善待他们。不过偶尔想起来还不太平衡,就在心里默默背诵师父的经文(《境界》、《忍》)来化解心中的苦恼,时间长了就无所谓了,能包容别人。

其实我本人的性格由于受邪党文化的污染,和从小受到的不良教育,如什么“没有记恨心的人就是没有能耐的人”之类,使我养成了记恨心特强的性格,对与我有不同意见、性格不相合的人闹了矛盾,那就从此一刀两断,做猪也不想与他同槽,恨死对方不抵命,得理不饶人,遇到对我过份的人,甚至会以拳相对。要不是学了法,按照师父讲的话去做,我是不可能做到宽容欺负过我的人的。在米厂上班的五年,一直是自己出钱开票买米,不多拿多占。这在以前是做不到的。发货的保管员说,全场那么多干警职工有谁象你这样认真过得硬?

真是这样,我们这里的农场职工没有不从粮仓和运输车拖厢里抢扒粮食的。领导看见了也只是不咸不淡的说几句,都习惯了。

有一次,饲料车间進了一批大包装袋可以家用装棉被,同事都往家拿。我也跟着拿。事后用法对照,悟到自己做错了,就按实价主动把钱交给了保管员。保管员不肯收,并说内部职工拿几个算不了什么。当时领导也在旁边,说不需要这么认真。我说这是我们炼功人的原则。保管员只好收下了。领导心里明白,嘴里却说就你们炼功人这么认真。我自己也很感慨。要不是学了大法,在我所处的那样一个大家都在拿,不拿白不拿的环境中,我无法想象我能约束自己。

2005年3月,本地大法同修到附近农村发真象资料被抓,被关進了看守所。领导也找我了解情况,问我是否还修炼法轮功。我便直言相告,并向他们讲述我亲身受益的经历,如长期打针吃药不得好的子宫肌瘤,炼功不到两个月就消失,身心受益的很多事例。派出所和单位干警听了很生气,说我是在宣传法轮功,对我進行了审问,并要我写保证,如不写三天后下岗。我不配合邪恶,请师父加持我发正念,铲除控制他们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每天心平气和的给他们讲真象,写真象,就是不写保证。饲料厂的领导还安排同事“帮助”我。同事说帮什么帮,炼法轮功有什么不好?去年流感严重时期,我们几个人都得重感冒,唯独她一个没病。领导也无言以对。邻居同事们都当作监区、企业、派出所领导的面说,她是好人,从没见过她做过不好的事。邪党人员想操控领导安排人监视我也不起作用,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五天后就通知我上班了。我周围的人都在背后议论:你们当官的有谁能与炼法轮功的比?人家拿一个包装袋都给钱,你们能做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