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宽容仁厚 声名显赫


【明慧网2005年10月4日】《尚书》有云:“有容,德乃大。”历代的圣贤都把宽恕容人视为一种难得的品格。人们常用“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来形容人的气度博大宽宏,宽容并不是软弱和怯懦,而是克制和大度,是一种境界的体现。

郑州原武人娄师德,字宗仁,曾做过唐朝的宰相。《资治通鉴》中说:“娄师德以仁厚宽恕、恭勤不怠闻名于世。”司马光评价他“宽厚清慎,犯而不校”。

娄师德作兵部尚书时,巡视并州。入境后。近处的县令们都来迎接并且随行。中午到了驿站,恐怕人多打扰,就让大家在一起吃饭。他吃的是精细的白米饭,而别人吃的却是粗糙的黑米饭。娄师德便把驿长叫来,责备说:“你为什么用两种米来待客?”驿长很惶恐,说:“一时搞不到细米,我该死。”娄师德说:“这不好,客人不应分成等级。”便换了黑米饭和大家一起吃。

娄师德后来升为纳言平章政事(相当于宰相)又一次巡察屯田。出行的日子已经定了,部下随行人员已先起程。娄师德脚有毛病,坐在光政门外的大木头上等马。不一会儿,有一个县令不知道他是纳言,自我介绍后,跟娄师德并坐在大木头上。

县令的手下人远远瞧见,赶忙走过来告诉县令,说:“这是纳言。”县令大惊,赶忙站起来赔不是,并称:“死罪。”娄师德说:“你因为不认识我才和我平坐,法律上没有犯死罪这一条。”

县令说:“有一个叫左嶷的人,以其年老眼神不好请求解职。其实这个人的辞职书就是晚上写的,眼睛并没大病。”娄师德取笑他,说:“可不是,那个人说他晚上眼神不好,你呢,大白天不认识宰相。”县令很惭愧,说:“请纳言千万别给我宣传,你就是佛爷了。”娄师德左右的部下们都笑了。

到了灵州,在驿站吃完了饭,娄师德让人牵来马。他的判官(副手)说:“你吃过了饭,我们连水也没喝上呢,根本没人答理。”娄师德便叫来驿长批评说:“判官同我有什么分别,你竟敢不供给?拿板子来。”吓得驿长连忙叩头。娄师德说:“我要打你一顿,是一件小事,但丢了名声。如果我告诉你的上司,他们就会杀你,我暂且放过你吧。”驿长叩头流汗,狼狈而去。娄师德望着他的背影,跟判官说,“我替你出气了。”娄师德行事大都如此。

有一次,娄师德和内史李昭德一起上朝。因娄师德身体肥胖,走得慢,李昭德好几次停下来等他,他还是赶不上。李昭德生气骂他是田舍汉(乡巴佬)。娄师德听了也不发火,笑道:“师德不是田舍汉,还有谁是呢?”

娄师德的弟弟被任命为代州刺史。临行,娄师德说:“我的才能不算高,做到宰相。现在你呢,又去做很高的地方官。有点过份了,人家会嫉妒我们,应该怎样才能保全性命呢?”他的弟弟跪下说:“从今以后,即使有人把口水吐到我脸上,我也不敢还嘴,把口水擦去就是了。我以此来自勉,绝不让你不放心。”娄师德说:“这恰恰是我最担心的。唉,人家拿口水唾你,是人家对你发怒了。如果你把口水擦了,说明你不满。不满而擦掉,使人家就更加发怒。应该是让唾沫不擦自干。怎么样?”他弟弟会心地笑了。这就是娄师德“唾面自干”的故事。

狄仁杰能够当上宰相是经娄师德引荐的,但娄师德从未向狄仁杰提起自己举荐的事。狄仁杰对娄师德有些瞧不起,曾数度排挤娄师德到边远地方去打仗。后来,武则天拿出娄师德过去的荐本给狄仁杰看,狄仁杰看完,羞愧地说:“娄公品德高尚,他一直在包容我,我却不知道,我比他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