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生命轮回 史证确凿


【明慧网2005年10月4日】岁月更替,生命轮回。在史书中,不管是正史还是野史,都真实记录了大量生命轮回转生的事例。例如,梁元帝萧绎是一眇目僧投胎转生,见《南史》;刘氏的女儿前世是临漳县令李庶,见《北史》;唐朝陕州大都督府长史崔咸,是修道人“卢老”投胎转生,见《旧唐书》;宋仁宗时的宰相刘沆前世是唐朝宰相牛僧孺,见《宋史》;助司马光编撰《资治通鉴》的范祖禹前世是汉朝将军邓禹,见《宋史》;宋代诗人郭祥正是唐代诗人李白投胎转生,见《宋史》;明户部尚书夏原吉前世是战国时期的屈原,见《皇明通纪》。

不仅如此,可以明明白白记起自己的前世的事例在很多书籍中也记载颇多。

在《晋书》中,有关于西晋著名军事家、文学家羊祜和东海太守鲍靓自己知道前生之事的记载。

羊祜五岁那年,一天,他忽然让乳母找出他玩耍的金环,乳母告诉他从来没有此物。羊祜就让她到邻居李氏家的东垣桑树中去找,果然找出金环。主人非常惊讶,说那是他那死去的孩子丢失的啊。时人都对此事深感诧异,认为羊祜的前身就是李家的亡儿。

鲍靓五岁时,告诉父母说,他是曲阳李氏的儿子,九岁时坠井而死。他的父母于是寻访到曲阳李氏,经推问鲍靓果真是李氏已经死掉的儿子转生。

《文苑英华》中记载,滑州太史崔彦武能够自己记起前生是杜明福的妻子。他记得路,骑着马径直到了杜家,发现杜明福已经是老夫了。崔彦武对杜明福述说自己前世的旧事,居然全都准确无误,并且从墙中取出了前世他藏在里面的经书、金钗,还从庭前槐树下取出了前生埋的头发。

清刑部尚书王士祯,也是著名诗人,他在《池北偶谈》中谈到,清初济宁进士邵峄辉(士梅),能记起前生是宁海州人,任官后他返还家乡,寻找前生的儿子,并教他读书。还有河南张给事(文光)能记起三生的事,李御史(嵩阳),乐安李贡士(焕章)都能记起前生之事。并说这都是自己根据亲身耳闻目睹而记录的。

《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载:清人恒兰台的叔父,生下来才几岁,便自称前身为城西万寿寺的僧人。他从来没有去过那里,却能画出该寺的殿宇走廊,门庭路径,以及寺里的庄严陈设和种植的花树,去那里验证,全都符合。

纪晓岚有个亲戚叫袁守侗,小时候与纪晓岚一起读书,是乾隆年间的举人,官至直隶总督。他说自己在三四岁时,还记得前生的事,五六岁时,就模糊不太记得了,现在仅记得前世是一贡生,家离长山不远,但是姓名,籍贯和家中具体事宜都不记得了。这都记录在《阅微草堂笔记》一书中,此书是清朝大学士纪晓岚根据其生平见闻所著。

面对确凿的史证,我们不仅要问,我们真的科学吗?我们对生命和宇宙真正了解多少呢?

生命是如此的奥妙,宇宙是如此的神奇。这些问题已经远远不是常人这一层学问所能解释的了。那么在修炼界是如何看待这些事的呢?法轮佛法可以为我们开启了解生命和宇宙的方便之门。李洪志大师曾经讲过:“我们在高层次上看,人死了,元神不灭。元神怎么不灭呀?其实我们看到人死了之后,放到太平间里的那个人,他只不过是我们这个空间中的人体的细胞。内脏上、身体里边各个细胞组织,整个的一个人体,在这个空间中的细胞脱落下来了,而在另外空间比分子、原子、质子等成份更小的物质微粒的身体根本就没有死,它在另外的空间里,在微观下的空间中还存在着。而无恶不作的人面临的就是整个的细胞全部解体,佛教中叫做形神全灭。”(《转法轮》

关于生命轮回的依据,李洪志大师曾经详细阐述道:“是根据人在世间上的善恶所造成的这个因果关系产生的报应,或者福报,或者恶报。就是你做恶多了,可能转生到畜牲道,或者说不定下地狱。做好事多了你就转生到天道。这里指的天是三界之内不同层次的天,也是属于三界范围之内的,也入轮回的。或者是在人中享福、当官发财,这都是做好事得来的。这叫福报,也叫善报吧。”(《法轮佛法(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