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走上修炼的路


【明慧网2005年10月4日】今天想将自己得法的一段过程写出来。我在国三那年,妈妈因为坐骨神经的久治不愈,长时间找了各种民间偏方和到医院就诊都不见效果,浪费了许多金钱和时间。最后妈妈认识了一位朋友。那位朋友介绍了《转法轮》一书。买了一本《转法轮》来看之后,妈妈真正的开始踏上修炼这条路。

一个月之后,我和家里的其他人真的看到了妈妈的变化。不但身体的病痛都好了,而且整个人看起来就是非常健康的样子。当时,我觉得法轮功真是好,让妈妈的身体痊愈。抱着好奇的心态,我也跟着从头看起《转法轮》。也和妈妈学了五套功法,一起修炼。由于当时我自己也有胃肠方面的疾病,时常每隔一阵子,就得上医院拿药,吃了效果也不大。在我得法后,只仅仅一段时间而已,就在自己没有注意的情况下,胃痛等等之类的毛病,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想到病都好了,松懈心就出来了,一方面是自己还没完全视自己为真正的炼功人,对法理也只是感性上的认识,做不到实修。另一方面也是在当时,我还是把常人中的名利情和物质上的实质利益看的很重,有遇到任何矛盾,各式各样的执著心或不好的观念都显现出来了,刹时间觉得,去执著心好难,自己根本不是修炼的料。也替自己找了个借口,认为修炼真是件难事。就因为这样的念头让自己也逐渐的脱离了法,也没重视好学法,心中也被常人之间的勾心斗角给带动着。慢慢的,我又回归到常人这个层次。

就这样的过了几年,自己也上了技术学院念书。接触到了新环境,遇到的人更是复杂。我感觉自己的心性真是愈来愈差,为了保护自己而到处欺骗别人,还洋洋得意着,而我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还挺高兴的认为自己尖,自己聪明。大二起,也因为交了女朋友的缘故,情绪变得容易暴躁,对身边的朋友,一直怀着敌意,毫无善意。不但说话很不客气,更是喜欢和别人斗,到处说人是非,满嘴带着三字经。更严重的是,学校的课业我是念的一塌糊涂,必修科目好几科都没通过,也时常旷课,还瞒着爸妈,说自己是因为有正常原因才没去上课。这种情形到了大二下学期,变的更为严重。一学期竟然旷课到一百一十几节,差点被退学。发生这么重大的教训,我并不知道马上悔改,在大三上时,又继续重蹈覆辙,照样旷课。心想,反正老师们一定又会再一次的原谅我的过错。

我的身体,从大二上起,在接触的工读工作都为劳力方面,长期下来,腰椎和身体常常会有突然间的剧痛。因此我每天就得活在对人生的困扰和身体折磨之下。打工赚来的薪水又四处乱花,最后,自己的房租费缴不出来,还让妈妈借钱替我处理我惹出来的麻烦。此时我脑里,又闪现了法轮大法的法理和师父的面容。但又存着一种很不好的念头,想着只要再炼一下法轮功,我的那些病痛就会好,我又会变的比较快乐。对于这样的自己,我好厌恶。

大三下,我又开始看起了《转法轮》,可是,总觉得跟高一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从感性上认识法理。最主要的,那想治病的强烈执著一直在内心的深层里迟迟不去。

直到下学期完的暑假,我参加了“大专营”,看到多位青年学子们为了使更多人知道法轮功的好,默默无私的付出着。那三天中,放着师父的讲法录像、五套功法的教学,整个营队结束后,我突然发现,终于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存在,我不就是在等待着这部大法吗?为什么以前,都不这样觉得呢?我深深的懊悔着。而师父看着这样的快不行的我,才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最后的一次机会,看我能不能行。师父的慈悲,我真的无法用言语来感激这一切。

看清了自己过去的种种行为,感慨为何以前我能做出那样的坏事,没有符合“真、善、忍”。而内心里返出来的执著心又是多么的坏。这都是我得去掉的。

“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们今天在学功的人,这些心更得放下。”(《转法轮》)。很快的我就看淡了常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喜欢听那些常人间的事。

过了不久,我又开始被各种不好的执著心和思想业力干扰着,使我好沮丧,流着泪在心里对师父诉说着,自己怎么修的这么差呢?修炼为何如此的难?但马上正念就起来了,想着这么多的矛盾也不会是偶然的,在常人的环境中,我更可以藉着与他们发生的矛盾,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修去那些不好的心,才可以提高心性。如此的好机会,我更不应该这么的不悟才是。同时我也发现困扰自己二年多的病痛,都在慢慢的好转。

大四上学期开始,我不再像以前一样,老是旷课,上课也很认真在听。对待身边的朋友们,也都是怀着善心。前阵子,同修阿姨寄了一张营救法轮功学员孤儿的征签表,我拿去给几位任课老师签的时候,他们在听我讲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恶行时,也边说我这学期看起来转变很大,课都会来上了。我笑着说,都是因为学了法轮大法,才能有如此的改变。

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