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帮我出迷雾 我助同修讲真象


【明慧网2005年10月4日】我是河南人,1999年3月得法。1999年10月、2001年6月两次被强制送進学习班洗脑,2003年8月因为用自己的印刷厂印了大法资料被恶党没收印刷机器,厂子没人管也就倒闭了,我也再一次被关押進看守所98天。

从洗脑班出来的那年,我曾经迷茫困惑了好长一段时间,看不到师父的经文,也不敢找同修交流。每当想到自己向恶党写的所谓保证,就觉得对不起师父。可以说,我天天苦恼懊悔,但又真的是无可奈何。

好在黑暗是短暂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同修们也没有放弃我。我又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师父在《也棒喝》里说:“正法中宇宙最后的一切都将在解体再造中重新生成,法正人间的时刻越走越近。”这句话深深的震撼了我。法正人间的时刻是多么壮观啊!作为一个有缘人,一个得法的人,我能错过这万载难逢的良机吗?不能!可一想到我曾经写的所谓保证,就又十分痛苦。师父还会要我吗?以我现在的境况还能亡羊补牢吗?思之再三,我终于重下决心,我一定要跟上正法的進程,重回到修炼的道路上。

2005年9月,我们组成了八、九个人的学法讲真象小组。通过学法,使我们深切感受到:要想跟上正法進程,必须做好三件事:学法、讲真象、发正念。在当前,不懈的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是非常重要非常紧迫的。尤其在《九评》发表以来,如何让更多的中国人通过《九评》认清恶党邪灵的本质,破除恶党的毒害,了解真象,最终能够得救,更是当务之急。然而,正如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到的:“还有一些被所谓的转化的,自己觉得很丢人,又不好意思、没脸走出来的,灰心丧气的,还有这样一部份人一直也是没有走出来,躲在家里看书,还找借口,实质上是怕心在作怪。”我们现在要尽快的让他们与我们一起跟上正法的進程。

当我们认识到这点之后,我们就分头开始行动。我们利用各种方法学法、发正念、讲真象。按照对市区的熟悉程度,分区张贴“天安门自焚真象”,让更多的人了解真象;向昔日同修家中送师父的新经文;向610洗脑班的主要人员及恶党成员家中送《九评》,并给他们寄“天安门自焚真象”资料;同时,还有的同修赴邻近的市县联系更多的同修出来讲真象,散发真象传单。

我们的做法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正在迷茫的同修回归到了正法修炼中,不明真象的人看到了真象,经常能听到有的人说“闹了半天,天安门自焚是这么这一回事啊!”“我认识的一个炼法轮功的,是我们公认的好人,真的很冤的。法轮功也是很冤的啊。”

这样做也让我们更加明白了,我们所做的一切证实法,讲清真象的事情,不仅仅是形式上的行动,更是我们心灵的触动,我们是从心里在为众生得救考虑,是在慈悲的救度世人。所以我们更加认识到:不论身处怎样的环境,只要充分利用好自己的条件,就能很好的向人们讲清真象,达到救度众生的目地,从而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