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份:44宗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以证实

【明慧网2005年10月5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2005年9月,44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通过民间渠道得以证实。自1999年7.20中共和江氏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已有2742位法轮功学员被证实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被迫害致死。

9月份的44个案例中,女性法轮功学员24位,占55%;年龄在55岁以上的法轮功学员31位,占70%;24人被迫害致死于2005年,其中7人被迫害致死于刚刚过去的2005年9月。据明慧网资料统计,从2005年1至9月共有360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44宗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大陆12个省和自治区。河北省8例;黑龙江省、山东省各6例;辽宁省、四川省各5例;吉林省、河南省各4例;贵州省2例;甘肃省、湖南省、陕西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各一例。

六年多来,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被剥夺了中国宪法中规定的信仰、上访、申述等一切权利,连在民间的自由表达权利也被完全剥夺。不少人仅仅因为向街坊邻居、同事等周围人讲述法轮功使人身心健康及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就被非法抓捕、判刑、劳教、酷刑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

* 河南贾俊喜被毒打致死 警察威胁其家属:告到北京也没用

贾俊喜,男,58岁,家住河南省扶沟县大新乡前小庄行政村,2005年8月18日在民间讲真象时被劫持。8月28日贾俊喜被关入扶沟县看守所的小号内,4名男犯人在警察指挥下用警棍对他进行毒打,此后该小号门一直紧闭,不让任何人看望。8月30日为了掩人耳目,看守所把僵硬了的死者送往县医院,医生说:你们把死人送这来干啥?因此不让进病房,只好放在走廊里。

8月30日下午6点左右,贾俊喜的家属接到扶沟县公安局死亡通知,亲属和一些乡亲赶到医院,只见贾俊喜遗体牙关紧闭,大睁双眼,一手紧握一腿半曲,面目皆非,惨不忍睹。乡亲们质问:为啥这样惨?咋死的?警察谎称:突发性心脏病。家属要求验尸鉴定,警察威胁说:随你们家的便,告到北京也没用。

之后,警察不顾贾俊喜家人反对,当夜将遗体强行火化。贾俊喜的老伴捧着骨灰盒悲痛欲绝:出去好好的一个人,回来只落了一把灰啦啊!

* 辽宁任淑杰被折磨的瘦骨嶙峋 撒手人寰

任淑杰,女,42岁,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东湖市场服装业户,1998年末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修炼后的任淑杰为人正直善良,勤劳要强,为人大度,乐于助人,是顾客和业户们公认的好人。


任淑杰生前与儿子的合影

因为讲述法轮功真象,任淑杰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2002年5月21日,任淑杰被沈阳市铁西区公安分局重工派出所警察绑架,遭到背铐、打耳光、大棒子打腿、罚蹶等折磨。后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沈阳龙山教养院,曾经7天7夜不让睡觉,被恶警唐玉宝用两根电棍电击半个小时。

在非法关押期间,任淑杰被逼迫从事超负荷的奴工劳动,她曾绝食抗议迫害64天。2003年6月中旬,身有残疾的老年法轮功学员黄世香向恶警唐玉宝提出拿走放在地上的法轮功创始人画像,遭唐玉宝毒打和电击。任淑杰要求唐玉宝善待老人,结果也遭唐玉宝用电棍电击,拳打脚踢,任淑杰的嘴被打肿,并歪向一边,眼眶被打得青肿,眼球充血,脸部变形,身上伤痕累累。

2004年3月22日,龙山教养院将任淑杰送至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易地关押,被强迫睡在冰冷的地面上长达3个月。任淑杰脸部浮肿,腿肿得一按一个坑,她不得不再次绝食抵制迫害。到2004年12月24日解教时,任淑杰身体已极度虚弱,回家后无法正常进食,身体每况愈下,于2005年9月1日23时15分离世。留下一个十几岁的儿子,永远失去了母爱。


被迫害的瘦骨嶙峋、奄奄一息的任淑杰

* 37岁的毕代红被大连教养院摧残致死

毕代红,女,37岁,在辽宁大连船舶检验局工作,修炼前患有头痛、腰椎间盘突出病,1996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一身轻。1999年大法蒙冤后,毕代红多次去北京上访,说明大法真象,因此遭到非法抄家、罚款等,并被单位强迫下岗,失去了工作和生活来源。

2003年1月,毕代红在讲真象时,被人举报,遭到旅顺龙王塘派出所绑架,在没通知家人的情况下非法关押在旅顺看守所迫害,长达一个月。后被非法判劳动教养二年,关押在大连劳动教养院,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刚到教养院的第一天,毕代红因拒绝脱光衣服搜身,劳教所警察竟指派一群普教在一楼男厕所外将她衣服扒光,七、八个人对她围殴,打得她全身是伤,多半个脸青紫,耳朵和两眼被打伤。她被打倒在地后,普教赵辉用脚狠狠的碾她的嘴,致使嘴唇破裂,牙齿全部松动,最后又将她送到小号折磨。

毕代红的腿被严重打伤,走路一瘸一拐的。身体内部的损伤更加严重,毕代红开始发烧、咳嗽,闭经,腹痛,病痛折磨得常常整夜不能休息,人明显消瘦衰老。警察不仅不给其检查医治,还指派犯人对她进行24小时看管限制自由,小便失禁也不准许上厕所,并强迫她超负荷劳动,每包一、二百斤的豆子,楼上楼下一个人扛。

一个被指派看管毕代红的犯人叫林春红,仗着有警察撑腰,利用毕家救人心切,先后骗取毕代红父母三、四千元人民币。

后来在家人多次强烈要求下,教养院才不得不让毕代红去检查,医院诊断毕代红患卵巢癌晚期,并告知最多还有二、三个月的时间。教养院为推卸责任,急忙通知家人办解教。毕代红于2005年9月1日离世。

* 黑龙江八旬老人何贵芝饱尝白发人送黑发人之痛 含冤去世

何贵芝,女,82岁,家住黑龙江省桦南县,与孙子孙继宏一家一起生活。1996年修炼大法后,何贵芝许多老年性疾病哮喘、肺心病、气管炎不翼而飞,一家人欢乐融融。

99年7.20法轮功遭到迫害后,何贵芝老人的信仰权和健康权被剥夺,警察时常到家里骚扰,恐吓。


82岁何贵芝老人

何贵芝老人和老伴孙学仁老人

孙子一家人:孙继宏、袁和珍、孙玉博

重孙女孙玉博

孙子孙继宏原来是桦南林业局林场派出所警察,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2002年9月25日孙继宏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丰台区玉泉营立交桥处,4天后的9月29日被恶警酷刑折磨致死,遗容极惨,面目眉心处有一个洞,脸腮边有两个洞,浑身上下被打得体无完肤。

孙媳袁和珍,原来是桦南县工商行桦南林业局储蓄所的储蓄主任,2002年5月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关在看守所遭到毒打、背铐、灌食等残酷折磨,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于2003年7月含冤去世。

孙子孙媳在10个月内相继被迫害致死,何贵芝老人状告无门,悲伤过度、双目失明,于2003年12月3日含冤去世。

一家五口三口被中共迫害致死。现在家里只剩下82岁的老伴孙学仁带着父母双亡十多岁的重孙女孙玉博,艰难度日。

孙学仁老人一再要求为孙子申冤,要去北京高院上告,多方寻求律师,但在中共暴政统治下,没有律师敢受理,老人的愿望是把他全家被迫害的事诉讼到国际上去。

* * * * * * * * *

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团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都将要偿还,这一天越来越近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5/111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