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商水县原公安局局长刘国庆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5年10月6日】刘国庆曾任项城市公安局长,2003年调至商水任公安局长。在此期间,刘积极配合江氏流氓集团,泯灭良知,践踏法律,策划、操纵、指挥、带领其下属血腥镇压善良无辜的法轮大法弟子,犯下万古大罪。

刘在项城任职的时候,正是邪恶迫害大法最猖獗的时候。从99年7.20开始到刘调出项城,一个小县级市竟有近百人被绑架、抄家、劳改、劳教,被用各种恶毒方式摧残……在骇人听闻的虐杀恐怖中,大法弟子有被迫害致死者、致疯者,妻离子散者、丢掉饭碗者、流离失所者。仅举以下事例:

例1:大法弟子王俊等99年10月依法到国家信访局和平上访,遭绑架。经恶警带回当地后被非法劳教。其中王俊在开封劳教所受迫害期间多次被延期。最后期满通知项城接人,王俊本应与家人团聚,休养身体和精神上受到的极度摧残,却被刘国庆指使下属从开封接回后直接投入项城看守所,继续迫害。不久,又把王俊非法送到许昌劳教所,遭受一年半的非人折磨。

例2:大法弟子郭某、杨某在外地打工期间,因讲真象被当地公安非法劫持并罚款。刘国庆闻知此事,不让放人,遂指派政保警察千里迢迢将二人带回项城,投进监狱长期关押,从看守所到拘留所,又从拘留所到看守所,反复关押迫害达二年以上。

例3:有一老年大法弟子被非法送劳教,因血压高到200以上,劳教所拒收,刘国庆不顾老人死活,硬是不放人回家治病,将老人投入看守所整整关了三年!直到刘调走后老人才被释放。

例4:大法弟子韩某夫妻进京上访,为大法鸣冤。因其兄长受谎言毒害,向项城公安举报。刘国庆表态快审重判,结果韩被非法劳教二年;其妻被非法羁押一年七个月,最后又课以重金罚款,才恢复自由。

例5:大法弟子郭某在外地打工时有缘得法,被其妹夫举报。刘国庆等人将其押回项城,投入监牢。其间郭遭受无数次的毒打、凌辱、摧残,因实在无法忍受这无休止的迫害,伺机逃出了魔窟。在逃离过程中摔断了腿。后恶警发觉将其抓回,酷刑折磨更是惨烈,其惨叫声传遍每个监舍,令所有犯人闻之惊惧、颤栗。该大法弟子也是在刘国庆调出项城后才走出看守所。

当是时,项城大法弟子因在地上捡一张传单,因串串门,或打一个电话,就会遭到绑架。有时正在做生意,或正在上班,或正在洗浴,就莫名其妙的被非法劫持。有的刚恢复自由不久,因临近所谓“敏感日”,又被毫无名目的劫持。有人一直呆在家里什么也没做,恶警仅因有所怀疑也抓起来关押。有的干脆因为恶警不关起来不放心,也抓起来死死地关住。什么法律、道德、良心,在刘国庆等恶人的眼里一钱不值。

刘国庆残酷迫害项城大法弟子,达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其主要迫害手段有:

迫害手段之一:监控、抄家。刘国庆等人利用社会上的地痞流氓,长期暗中监视、跟踪大法弟子。一有动静立即非法抄家,很多大法弟子被多次抄家,搞得鸡犬不宁,四邻不安,全市每一个角落都弥漫着恐怖气氛。并且还株连单位,株连亲属子女,挑起单位、社会、亲友对大法的仇恨。

迫害手段之二:秘密审讯。通常在莲花宾馆进行。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密室内一连几天几夜严讯拷打逼供,长时间拉背铐,并在后背垫砖头,通常还用强光强声刺激,不让睡觉,不让喝水、吃东西、解手,恶警为逼女大法弟子刘金芳供出与谁来往,长时间用皮带抽打,整个上身打得没有一块好肉了,皮带都打断了,还不肯停手,刘哀求解手后再打,竟遭到拒绝,结果大便拉在裤子里,皮开肉绽的身上到处是血是屎。如此毒打并没有使刘屈服。恶警又用牙签钉十指,十个指头被钉空,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数次昏死,都被冷水泼醒。如此酷刑就是刘国庆授意下干的。

迫害手段之三:“军训”。这是对被迫害囚禁的大法弟子极残忍的折磨方式。逼迫在高温下长时间跑步、走正步,然后半蹲着在烈日下曝晒,四周恶警手持皮带紧盯着,谁稍一动,几条皮带同时暴打。不让喝水,不让解手,一动不动蹲两、三个小时,有人当场晕倒,有人脱水。日复一日的反复迫害,而且不断升级,对大法弟子一个个动刑,用尼龙绳捆,绳勒进肉里去,胳臂黑紫,有的被四五个警察一起用电棍、用脚、用鞋、用皮带轮番施暴。为了不让外界市民听到惨叫,打开高音喇叭干扰,时间长了,附近群众一听到放喇叭,就知道拘留所在打人。最后剩下没有转化的就更惨,每天天一亮就打,晚上抬回监舍,第二天又打。有人被吊铐在门环上,站不起蹲不下,有人被十字形铐在大门上,边打边逼问。女大法弟子田华不配合邪恶,被恶警用皮带环狠砸膝盖骨,致使田华下肢骨折伤残,至今离不开轮椅。一些恶警对女大法弟子猥亵、侮辱,随意在女大法弟子胸部、下身动手动脚,或用烟头烧乳头,用打火机燎手指,毫无人性。

迫害手段之四:经济勒索。在江泽民经济上截断的密令下,刘国庆疯狂地抓捕大法弟子,强行索要钱财,多则数万,少则数千元,没钱休想走出监狱大门,他没有超期不超期的概念,对大法弟子可以任意无期限关押,执法犯法,伤天害理。一老年学员已经放弃炼功,因家里有一张真象传单被坏人举报,老两口双双被抓,老大爷心脏病发作病危,其子女托人保外就医。刘国庆等人乘人之危,硬是敲诈了五万元才肯放出。如此种种,难以历数。短短几年间,刘国庆等人非法勒索大法弟子钱财达百万元以上。刘国庆从中黑了多少钱,他的一帮下属最清楚。

项城公安内部公认刘国庆贪得无厌,欲壑难填,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敛财的机会,尤其是他在公安局肆无忌惮的明码卖官,更是尽人皆知。如此衣冠禽兽,只因迫害大法有“功”,在项城公安局长任上被中共流氓政府由科级晋升为副处级。因刘贪婪成性,在其调出项城时,公安局上上下下议论的沸沸扬扬,指摘他至少带走黑钱两千万。而被刘反复勒索的大法弟子家庭,多数都是生活贫困,难得温饱,不少家庭常常举债度日。

刘国庆到商水恶行未改,依然是与大法为敌,残害善良。商水公安人员评价刘诸事不关心,念念不忘两件事,一个是抓钱,一个是抓法轮功。造成公安内部腐败成风,廉耻无存,警匪一家,县内治安异常混乱,各种刑事案件一路攀升。

2005年8月中旬,刘指使恶警非法劫持了姚爱莲等三名大法弟子,投入看守所无理迫害。事隔仅数日,该看守所就发生了6名重犯(其中三名杀人犯)袭警后越狱潜逃惊天大案。此事惊动了伪公安部,商水悬赏百万元缉拿逃犯。看守所长等数人因渎职罪被判刑,刘国庆被迫引咎辞职,这无疑是他作恶多端的报应。

刘国庆电话:0394--8399118,13938063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