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信仰真善忍而遭受迫害的教师们(图)

写给世界教师日

【明慧网2005年10月7日】(明慧记者曹珍综合报道)10月13日是全球100多个国家庆祝的“世界教师日”。这一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劳工组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官员发表联合致词,向世界6000万教师表示祝贺,并对教师所从事的崇高而艰巨事业表示敬佩和理解。

然而今天,在中国大陆,有成千上万的教师因为信仰真、善、忍,正在遭受着中共邪党的严重迫害

自从中共独裁者江泽民集团从1999年7月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以来,六年来,中国大陆大、中、小学和幼儿园教师因为信仰“真善忍”而遭当局绑架、非法监禁、酷刑虐待、毒害性药物注射及迫害致死的案件一直不断发生。受迫害的教师有在职的,也有退休的,分布在中国大陆的各个省市自治区的城市和乡村。受迫害的严酷程度超出善良人们的想象。他们中很多是优秀教师,有的学校孩子们听说自己的老师遭到迫害,哭成一片。而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们却受到当局表彰。

明慧网上教师受迫害的案例众多。下面仅举数例。

*信仰真善忍的教师被迫害失去生命

高精度图片
大庆市女教师杨玉华
高精度图片
杨玉华一家人

黑龙江省大庆市第六中学50岁的女教师杨玉华,1995年开始炼法轮功后,严重的糖尿病不治自愈,身心受益。大法遭迫害后,顶着各种压力向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真象。2005年4月16日半夜12点,杨玉华被大庆铁人公安分局5、6个警察突然闯入家中,从被窝里拉出强行绑架。并将大法书籍、电脑等物品抄走。杨玉华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坐酷刑铁椅子7天,连续灌食,导致尿血。至5月9日上午10时,杨玉华已奄奄一息,警察开始给她注射药物,9日中午,杨玉华在看守所离世。

家属看到杨玉华遗体骨瘦如柴,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头发上满是粘状物,双眼圆睁、眼窝塌陷、嘴呈高喊状,表情极其痛苦义愤。杨玉华去世后,看守所为了掩盖真象把她送医院“抢救”。当天全大庆市公检法紧急开会强令任何人不许给辩护。管教找犯人合伙做假证。待所有的造假都部署好之后才于10日通知杨玉华家人。警方拒绝将遗体交付家人。亲友来家中探视被便衣拦截盘查。杨玉华家人的电话被监控,家人在电话中向友人倾诉悲伤,随后友人便接到上级的恐吓电话。

辽宁省大连重型集团幼儿园65岁的老园长、大法弟子蔡淑芬,长期遭受恶党各级不法人员重点迫害,被大连市公安局、大连西岗区公安分局、香炉礁派出所及香炉礁街道恶党不法人员重点迫害,长期被监控、骚扰,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劳动教养、酷刑折磨。其家人也受到很大压力。2005年9月1日清晨6点50分,蔡淑芬含冤离世。


东北农业大学副教授刘丽梅

41岁的东北农业大学副教授刘丽梅,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1999年7月20日以后多次被抓,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和万家医院等处遭受酷刑、强迫野蛮灌食、药物注射等迫害,多次绝食抗议,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仅剩40来斤骨架。2003年8月12日刘丽梅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她的家属还遭到勒索。

还有更多更多的迫害致死的案例,如重庆社会工作职业学院副教授羊衍海、重庆市大足县小学女教师邓尚媛、辽宁岫岩县汤沟中学教师王文举、青海省互助县边滩乡水洞小学校长张有祯、内蒙古海拉尔三中退休教师庞凤芝、吉林省四平新立小学教师甄桂芝、江西星子县白鹿镇万杉镇村小学教师李宜忠、云南昆明铁路局教师王星、湖南省怀化洪江区第三中学校教师赵利华,北京市海淀区远大中学退休教师张淑珍、河南省漯河市艺师教师姚三忠,等等等等。在明慧网上列出的迫害致死案例中搜索教师或者教授,竟然有140位之多。

特别值得指出的是,这些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决非个别警察或劳教所的素质低下所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虐杀是在中共高层的直接授意和鼓动下进行的。直接参与虐杀包括大庆市第十二中学优秀教师高淑琴在内的13名大法弟子的大庆市让胡路公安分局局长孙绍民于2004年11月底被黑龙江省团省委授予“杰出青年卫士”。

*优秀教师被逼下讲台

六年来在中国大陆,优秀教师因为信仰真善忍而被强行逼下讲台的事情时有发生。


吉林市一级教师刘凤纯

刘凤纯参加青年教师才艺大赛

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艺术小学31岁的音乐教师刘凤纯,是一位才华横溢、深得学生爱戴的优秀青年教师。曾获吉林市艺术教育科研实验教学“十佳明星教师”、“区拔尖青年教师”。他从法轮大法中得到重生,在工作中本着修炼人的原则,认真负责,真诚待人,又获《省信息化教育突出贡献奖》、《吉林地区中小学教师基本功大赛》综合十佳奖等等。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刘凤纯被校方强制下讲台当售货员、清洁工,最终被校方逼迫辞职。

河北省赤城县赤城镇第三小学女教师王春梅,是小学高级教师,45岁左右,担任三年级班主任,已任教20多年。自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她坚持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教书育人中既传授孩子们文化知识,又教给孩子们如何做人的道理,赢得了孩子们的衷心爱戴和老师的信任。但赤城县公安局的不法之徒于2005年3月31日中午绑架了王春梅。3月31日下午,当王春梅所教班的孩子们知道他们的老师因何未来上课时,孩子们拒绝别的老师上课,要求自己的老师回来上课。几十名小学生徒步一里多地找到了老师的家,望着紧锁的街门,孩子们哭声一片,久久不肯离去。

*遭受酷刑虐待的教师们

对教师的迫害折射出六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的残酷和血腥。

四川凉山州昭觉县民族中学教师吴世海,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几年来被当地的不法之徒连续的迫害。不准上课、非法监视、勒索、刑拘、非法审讯、非法劳教、体罚迫害、警绳捆、电棍击、灌食、吊铐、电击等,2003年4月被四川新华劳教所送到绵阳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病院),注射有损神经中枢的药物,强行吃药,致很长时间行动迟缓、反应迟钝,面部肌肉呈轻微面瘫状,流口水、麻木等。从1999年7月20日到2004年8月期间,昭觉县委副书记吴锦平、政法委书记杨通才、国安大队田茂其等人,以及公安、派出所、文教局、学校四个单位负责对吴世海的监控,指使学校书记张利非法控制吴世海的工资,迫害吴世海的花销全部从吴世海的工资中支取。

北京大学研究生院50岁的教工袁林(教工虽然不直接讲课,但也应受到尊敬),因为坚持炼法轮功先后两次遭到非法拘留2个月,之后于2001年12月被非法逮捕,曾被转送到北京公安七处看守所秘密关押,被先后四次送进北京市公安医院,1.7米多高的个子,被折磨得不足80斤,走起路来都打晃儿。在遭受长达9个月的酷刑之后,袁林于2002年9月被判以8年有期徒刑。2004年5月20日,袁林在近千人大会上揭露北京女子监狱不法人员打骂体罚法轮功学员,继而遭受北京女子监狱恶警的报复迫害。

*恐怖绑架横行

中共从上到下建立了专司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系统,甚至到区级、街道、甚至大学里面。这些610组织互相勾结协同,实施绑架,较黑社会有过之而无不及。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家人也遭受610不法分子的上门骚扰。

天津市武清区杨村四中女教师大法弟子肖小文,被迫害的失去工作和家庭,居无定所。2005年7月14日上午10点多,她去武清区杨村镇南楼派出所办身份证,被南楼派出所一恶警用欺骗手段绑架耍流氓,扣留达十几小时,期间对她非法搜身、踢、打她的头部,恐吓威逼,导致肖小文昏迷不醒,并散布谣言诬蔑说肖小文昏迷不醒是炼法轮功炼的。

43岁的湖南师范大学副教授、图书馆馆长杨贤国正在家中休息时,于2005 年6月6日下午接到社区居委会来电话说有事要他去一趟。杨贤国出门没走多远,突然上来十多个人围上来,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将杨贤国暴力绑架,塞入停在路边的一辆车内,车子迅速开走。被带到了臭名昭著的长沙市捞刀河洗脑基地。在洗脑基地院内,长沙市610,岳麓区610,师范大学610和杨贤国所属的街道610等几十人在来回走动。当天晚上,杨贤国右腿肿痛得很厉害,踝关节严重脱臼,小便不能排出。因伤势严重,第二天,杨贤国被送到长沙市中医院。医生诊断为右腿严重折断,关节内还留有骨碎片,右腿韧带严重拉伤,半月板可能损伤,并导致不能大小便,需住院治疗。

*强制洗脑精神迫害

为达到对这些信仰真善忍的优秀教师的迫害,中共花费了大量的资金兴建洗脑中心,并耗费大量人力参与迫害,有多名教师被迫害成精神失常、或精神失常后致死。

前面讲的湖南师范大学副教授杨贤国被绑架后,当天夜里,被抬进长沙市捞刀河洗脑基地的一间屋内。屋里摆放着三张床,一张是给法轮功学员睡,另外两张则是给日夜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两名“陪护”准备的。据已被曝光的消息,长沙市捞刀河洗脑基地是当地610花了上千万元建造的一个专门关押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的邪恶场所,被绑架到那里的学员每人被单独关押在一间房内,一切活动都不能超出这个房间。每间房外都装有铁栏,屋与屋相互隔开,每层楼的入口处都有一个大铁栏。整个洗脑基地的楼房四周由高高的铁丝网围住,洗脑基地唯一的一个进出口装有一个大铁门,由门卫日夜看守。

山东德州市教师、法轮功学员李德善在王村劳教所遭到恶警强加的熬夜、毒打、吊铐、灌水、灌酒、精神凌辱等形形色色的非人折磨,被强制洗脑迫害致精神失常,于2002年8月含冤离开人世。身后留下妻子和年迈的双亲及未成年的孩子。

河北科技大学机械电子工程学院41岁的副教授李慧云,工作能力很强,敬业肯干,多次获国内外学术奖,因炼法轮功长期被河北科大政治打手以各种形式迫害。如: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开除留用、不让出国参加学术会议、不让去香港旅游、不让上课、让她去打水扫楼道等等。2004年2月24日李慧云和丈夫宋洪水被再次绑架到洗脑班。李慧云在洗脑班遭受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烟头烫、打头、谩骂侮辱等等,最终导致精神失常。2004年8月,李慧云被送入精神病院继续迫害,一个半月后被非法送入石家庄劳教所第五大队劳教两年。而那个导致她精神失常的洗脑班,对外有一个和其它类似机构相似的名字,叫做什么“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

不管洗脑班的名字叫的多么有欺骗性,都掩盖不了它的罪恶。将信仰真善忍的园丁们开除、监禁、酷刑折磨,虐杀,中共对中华民族所犯下的罪行永远还不清。

当世界庆祝教师日、感谢为培养人类下一代而操劳的园丁们时,让我们记住那些在中国大陆不畏邪恶,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教师们,他们所遭受的迫害直接伤害到中国的孩子们,他们对信仰的坚贞使教师的称号更加让人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