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同修徐敬娴第二次被开庭有感


【明慧网2005年10月7日】同修徐敬娴9月29日被非法第二次开庭。有数十位同修到法院旁听、近距离发正念。出人意外的是,法院方无理的要求包括亲属在内的所有旁听人出示身份证或登记姓名住址,这种现象在第一次开庭中是没有的。多数同修认为不能配合邪恶,最后只有亲属和两名同修(其中一位同修未登记)進入法庭旁听。整个事情过程中,深切的感受到了我们长沙同修在讲清真象和整体配合上存在的一些问题,写出来,意在相互提醒,找出不足,今后做得更好。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1、开庭时间原定于上午九点,同修大多九点前就到了法庭外的厅廊等候。到后才知道要推到10点开庭。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大家本可以集中念力持续发正念,近距离清除邪恶。有的同修这样默默的做着,有的同修三三俩俩在交谈。我们到法院来就是来营救同修、近距离清除邪恶来了。“每一次你们的活动天上都是正与邪的大战。”(《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我们真的意识到了此行的重要和其背后的意义了吗?还是多少有些为了来而来呢?这其中也反映出我们平时对发正念重视不够或流于形式、完成任务似的走过场。最后表现出的结果是,一位静静的持续发正念的同修,没经任何登记,堂堂正正的進入法庭旁听。

2、干扰出现了,大家都意识到不应该配合邪恶、不登记,但仅仅不登记不是我们所要的。为什么不让我们正常進去?“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象、去救度生命。”(《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除了阻挠学员進入法庭的法警外,现场人群中还明显可看到有便衣和街道居委会的人员,不管他是什么身份,都是师父要救度的众生。進不去,那么我们就利用此机会向在场的人讲清真象,大家都这样做,不就是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有力的清除它们吗?如果当时同修都不散开,而是一边集体发正念、一边面对面讲真象,法的威力就会展现,局面一定是不同的。很可惜,我们没有抓住这次整体配合近距离清除邪恶的机会。

3、因为整体做的不够好,接下来邪恶继续加大干扰。有同修试图不经登记進入法庭被逐出后,突然出现不明身份的人对其摄像。对此,在场同修没有制止。因为大家的消极承受,干扰進一步扩大,不明身份者又开始对守在法庭外的同修们進行摄像,大家仍是听之任之。“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事后冷静下来回想,对于过程中出现的干扰,因为在场同修始终不能正念对待,消极承受,才导致邪恶的场越来越大,干扰一个接一个,且步步升级。

4、任何事情都不是孤立的,第二次开庭发生的干扰,不能不说与我们整体营救工作的停顿有着直接关系。徐敬娴第一次被非法开庭前,大家整体配合做了一些营救工作,过程中大家都感受到了整体的升华与凝聚力。但庭上徐敬娴正念不足的表现让一部份同修“失望”,认为她本人正念不足,我们再做多少营救工作也是枉然,整体营救的工作因此几乎停顿下来。我们做任何事情的基点都是围绕着救度世人,营救同修的过程也就是我们更广泛的讲清真象、清除邪恶的过程。不被任何表象所动,不执著于结果,正念对待过程中的一切,这就是在做我们该做的事情。

徐敬娴第一次开庭后,多次听到同修中在议论和相互传她当庭的表现。同修有漏,邪恶也不配来考验,这个法理大家都清楚。但当有些同修在传这些东西的时候,是不是或多或少也夹杂着因为她正念不足,所以邪恶可以迫害的这种意识呢?如果是这样,这种同修间不正的议论不就是在承认迫害、在加强邪恶的场,在加重对同修的迫害吗?

邪恶还在逞凶,同修仍在被迫害中,不能放松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师父在《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告诉我们“整体上协调越好的时候力量也就越大,力量越大起的作用也越大。”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让我们全体长沙同修真正形成一个坚不可摧、圆容无漏的整体,在证实法中发挥我们更大的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