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营救女儿的历程


【明慧网2005年10月8日】我们全家人都修炼法轮大法。在邪恶的迫害中,丈夫被迫害致死,女儿、儿子都被非法判重刑,我本人也被迫流离失所。

这里主要谈一谈我发正念营救女儿的经过。我女儿被非法关押期间,在邪恶的恐怖魔窟中因怕心而邪悟,并帮助邪恶“转化”了几名同修。当时我闻讯后很为女儿的行为痛心。但因我们当地同修间互相联系、做好三件事等都比较繁忙,又觉得女儿的事是私事,是小事,暂时顾不上她,加上也有的同修说,帮她发正念,可如果她自己邪悟不明白也不起作用。基于这些原因,我一直没有去看女儿。看到家里的悲惨处境,亲友也很着急,有的说,咱们凑钱把孩子弄出来吧。可我觉得那样会助长邪恶坏人的气焰,所以我不主张用钱贿赂这条路。

通过不断学法和同修之间的切磋交流,我渐渐明白了,我不能承认邪恶迫害下的“邪悟”,我的女儿也是师父的弟子,今生今世我们是母女,这特殊的缘份表明,营救女儿是我责无旁贷的。

就在女儿被非法关押4年时,我决定到女儿被关押的城市去做三件事的同时,侧重发正念营救女儿。我克服了亲友因怕心而带来的阻拦,也克服了自己的怕心。同时也排除了邪恶用“本地整体协调需要,这样做是执著于亲情”等发出的干扰念头。我动身这天,天下着雨,我在雨中背着师父的《征》,“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洪吟(二)》)。

到达的第一天,我发正念时,天目第一次看到了清晰的景象,关押女儿的监狱处冒着黑气,女儿身后有许多不好的东西,又看见旁边有一摞子纸。我知道,师父让我天目看到这些景象是鼓励我。之后在梦中,我用剑把一条大蛇斩碎了,小蛇跑了。我心里坚信着师父教导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更加坚定了发正念铲除邪恶的信心。有时睡觉时,我梦中都在发正念。还有一天,我梦中看见师父穿着红色的唐朝衣服,在南天门关注着众生。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慈悲呵护着我们。

我每天24小时中有17-18个小时用在发正念上,只睡很少的觉。学法时我发出声音来读,我要通过自己的正念,让儿女们都听到,让狱中的同修都听到。发正念时,我想要把功打入儿子、女儿生命的微观中,每一个细胞中,帮他们清理控制他们的一切邪恶因素。

我去探视女儿时,同修也帮着发正念。我们发正念时,看到了“灭”字打到了一个个管教的脑门上,他们只是偷偷的看着我们。当我们一正视他们时,他们马上避开视线,甚至将头转到一边去了。我明确一点,心里也对着这些管教们说:“我不是来求你来了,我是在救女儿,救同修时也顺便救你们来了,你们要清醒。”

在会见孩子时,我近距离发正念,并背师父的经文《别哀》、《怕啥》等。当我在法理上提高后,发现自己炼功、看书也都不困了。自己还抽时间邮寄真象资料和直接对平时遇见的人讲真象,而且自己与老家同修间协调的事也没耽误。就连在连雨天时,左邻右舍屋里墙都潮湿得出了“地图”,可我住的房子一点也不潮,也不热,窗户虽不大,可房子越住越亮堂。

常言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终于我在两个月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对女儿发正念达到了预想的目地。那天天刚亮,女儿就被提前2年释放了。

在接女儿出来回家的车上,女儿迫不及待的问我:“妈,书(指大法书籍)还在吗?”我说:“在,都放在好地方了。”女儿神秘的说:“妈,你是不是有一次围着监狱帮我发正念了?”我说:“是呀,你怎么知道的呢?”“我就是知道了。”后来女儿说有点晕车恶心,我就告诉她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不一会儿,女儿就正常了。

在整个营救女儿的过程中,我本着师父教导的“做而不求”的原则,只重过程,把握好每一步,正象同修的孩子说的那样。正因为有了好的过程,才有一个好的结果。

随后师父又在梦中让我看到了烧炉子不是用煤,而是用鹅卵石的情景,炉火正旺。又看到一盆花盛开,随后遍地开花,鲜艳美丽。我悟到师父告诉我要再接再厉,去营救更多的大法弟子。

我的下一步是“進军”非法关押儿子的监狱,去消灭操控这监狱的一切邪恶,去救儿子,去救更多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