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衡量,就没有走不过去的关


【明慧网2005年11月1日】师尊在《理性》中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2004年2月,由于被以前听真象的一个常人举报,我和母亲被迫流离失所了。在流离失所中,我们悟到:逃避不是目地,救度众生才是根本。我们考察发现,在偏远农村讲真象做的不够,于是,特地选择了一个中心地带,四面环村的繁华乡镇,住了下来。晚上睡觉时,我梦见神说,此地的众生有福了。

就象古代的行军打仗,采用的“步步为营”一样,我们安顿下来后,就开始在四面八方散发真象资料。渐渐的,四周都做了一遍了。我和母亲一商量,觉得救度众生需抓紧,于是,在30里外又租了一个价钱便宜时间短的小房,两地循环讲真象。刚开始我只能做几十份,通过学法和看明慧网的交流,我救度众生的决心越来越强,最多的一次,我走了四个村子,一户不拉,派发了五、六百份,师尊鼓励我说“步步高”。

我把修炼和讲真象溶合到一起,直指人心,碰到问题,首先想到自己,我那里不对吗?然后再看外在干扰。即使出现怕心,我也想,我是讲真象救人来了,我害怕,别人能不能受得了。师尊在另外空间鼓励说我“实效大。”

遇险的时候也有,有一次半夜12点我刚做完一个胡同,就被三个年轻人围上了。我平时观察发现,农村人大多是提防小偷,不是有心干扰,邪恶故意利用了这颗心,于是,我大大方方的说,我不是小偷,我是修佛的,我是来讲真象来了,他们了解了,对我说,你可得小心点,我就骑车走了。

还有一次,我和母亲去很远的村子发真象资料,途经大坝八里长,我把仅有的手电交给母亲,摸黑前行。突然间,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象失去了记忆。我又停了下来,在巨大的黑暗中,伴随恐怖的风声,我向内找了找,我想,我还要不要前行呢,我来干什么来了呢,我是来救人来了,即使我什么都忘记了,我还有一念,知道法轮大法好,我也要前行。于是,我念着“法轮大法好”,一步一步的走。快到坝头的时候,有三四个年轻人,半夜三更,在那蹲的蹲,站的站,一看就不是好人,我没理他们,走了过去。下坝之后,是通向村子的路,这四个人骑摩托车围着我,前一个,后一个,左一个。刚开始我有些害怕,后来我往内找了找,稳定了下来,我是救度众生来了,我怕什么?我请师父帮助。半小时后,他们才散去。

我深深的感受到,只要心坚定大法,碰到事用大法衡量,就没有走不过去的,谁能动得了法呢!

我刚开始时,放不下对母亲的情,经常用“别去了,今天晚上可能下雨,别弄湿了资料”等借口不让我妈出去;后来我想,我这么做是情,为的是她暂时的安逸,然而母亲将成就的是无限荣耀的大法弟子,那才是她真正的归宿。真的为别人好,应该考虑的是她生命永远而不是一时,我应该鼓励她去才是真为她好。怀着这样的正念,我渐渐从私中走了出来!

我们也有状态不好的时候,后来我们悟到,我们是为众生造福来了,我们是他们的希望,我们应该想办法让他们得度;如果我们不行,我们请同修来做,把我们家作为立脚点,只要有同修来救度众生,我们都欢迎,做完了在我们家休息,这么做,才不愧对自己的良心啊!法轮大法好!只有法轮大法才能真正救得了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