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工作正常了

【明慧网2005年11月1日】

  • 电脑工作正常了

  •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 正念铲除邪恶黑手的迫害

  • 电脑工作正常了

    文/大陆大法弟子

    由于电脑内存太小,做资料太慢,就再装了一个内存条。装好后发现电脑处于睡眠状态。

    由于自己没能站在法上思考,于是把在厨房做饭的爸爸叫来请他给商家打电话。爸爸也没站在法上,就和我一样用了常人的办法。对方在电话里说叫我们把主机背过去,他需要做检测。我就想:电脑没有问题做什么检测呢?爸爸这时让我去别人家借一本有关微机组装的书。当时很不情愿的推托了两次,可是自己还是正念不强的去借了。回来时两手空空,什么也没借着。

    师父说“今天大法弟子做的是证实法的事,是最神圣最伟大的事,如果你说我在做大法的事、在救度众生的关键时期出现什么事情,那一定是干扰。”(《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和解法》)我和爸爸就坐在一起开始查找自己的不足,是哪里让邪恶钻了空子?发现全家都存在一个很大的漏洞:困魔干扰严重、学法少。切磋后就各自学法。可是在学法时心里总想着电脑而达不到静心学法。师父点化我:“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第二页)

    我悟到自己还是放不下对电脑的执著,所以才会出现这样。于是自己放下那颗心静心学法。可是谁知困魔又来干扰我了,自己没能抑制住,躺了一会。在似睡非睡时,自己还在想着电脑。请师父加持清除控制电脑的黑手、烂鬼与共产邪灵。看到法轮在不停的旋转着,后听到妹妹打电话很急的说电脑没问题,别去检测了。后来我们全家给电脑发正念,并请求师父加持。二十分钟的正念,清除了破坏电脑正常工作的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电脑正常工作了。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大陆大法弟子 小蓝

    2005年7月13日上午9—10点钟,三个便衣警察开着一辆黑色轿车来到我家楼下,两人直闯楼上,没有任何手续,两个人抓住我的胳膊架起来,把我拖到了门口。明白真象的儿子见恶警不出示任何证件就私闯民宅,对我施暴抓人时,挺身而出,与恶警正义抗争,由于他只有一人,我还是被恶警强行抓走了。

    在车上,我向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真善忍能使人道德回升,做什么事情要先为别人着想,千万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善恶有报……一路上我不停嘴的给他们讲,举实例,让他们三思。因为我当时的心态稳,有正念,师父就给我演化有病的假象:一遍遍的呕吐。其中一人说我“你还有病啊,你有病你早点说。”我很严肃的告诉他们: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就你们三个负责。

    我被送到了看守所,他们强行把我的手指肚剪破,留下了血印。监室里的牢头很恶,一会儿骂这个,一会儿骂那个,对我也是一样,但是我还是很祥和的跟她讲做人的道理,并告诉她大法好……她由开始对我又踢又跺,到后来也开始讲师父在国外洪传大法的形势……从進监室以后,我已经三天未吃东西,吃了就吐。他们问什么,我都是一概否认。他们对我進行了非法审讯,问我为什么到北京去,为什么从派出所跑出去(有一次从家里被抓到派出所,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了出来,从那时起我流离失所三年)。我问他们你们为什么抓我?你们抓我干什么?他们在我正念很强的时候都说不出话来。我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师尊在《转法轮》中已经明确告诉所有大法的修炼者,作为一个修炼者绝对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杀生,自杀也会给修炼人带来不好的恶果,等等。警察叫我在刑拘证上签字,我告诉他不签,我没有犯法。

    那时我已经在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黑手、烂鬼,解体共产邪灵的邪恶因素在另外空间的最后干扰。我为他(她)们被恶党文化扭曲了心灵、失去理智而心痛,也更加清醒的认识到我们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迫在眉睫。在监室里她们叫我穿号服,我告诉她们不穿,我不是犯人。叫我去医院,给我戴上手铐,我不戴,手铐还神奇的脱落下来一只,管教立刻还要给我戴,我不戴,她狠狠的打了我两个耳光。我善意的对她讲“你不能打我,对你没有好处,善恶有报是天理。”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完了,由武警看着我,我就向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

    在第五天,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正念我走出了看守所,从新担负起大法赋予我的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


    正念铲除邪恶黑手的迫害

    2005年9月初的一天早晨,我和往常一样起床后打算把马桶倒掉,然后回来炼功,可是当我一只手拿着手电,一只手拎着马桶走到街门口时,突然,手电和马桶一起掉在了地上,我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还在奇怪,怎么都掉到地上了呢?

    当我弯腰用手去捡掉在地上的东西时,才发现左手象面条一样耷拉着不听使唤了。于是我立即用正念以命令的语气说:“不行,我还要救度众生,不允许你这样,赶快把它们捡起来”,说完用右手去捡手电时,发现左手还没有动,于是我用正念命令左手:“把手电捡起来”,左手就象接到指令一样很快的把右手的手电接了过来,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一切又都正常了。于是我照常学法、炼功。

    就这样在短短的几分钟里,我用正念否定并铲除了旧势力企图强加给我的迫害和安排,坚定的走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