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的沐浴下 用音乐证实法


【明慧网2005年11月11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中秋节我和杨同修合作在德国Dresden举行了一场独唱音乐会。这是我们第一次用独唱形式来讲真象,洪扬大法。这个过程不仅是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过程,同时也是坚定信念的过程,修炼自己,升华自己的过程。

回想从创作、排练、演出,一个多月来我们走的每一步都深深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大法的无所不在。只要老老实实按照师父所讲的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信师信法,师父就给予我们最好的。

开始准备这场音乐会,曾经想以演唱中国民歌的精品来介绍中国文化,音乐、伴奏都是现成的。但我们很快意识到大法弟子做的每一件事都应该是证实法,音乐会只起到传播中国音乐文化的作用是不够的。

师父说过:“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修炼与今天的证实法是第一位的。大法弟子必须证实法。你们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还说:“……其实大家要冷静,冷静的分析分析大家做的事与大法、与证实法有没有关系。有关你就去做,没有关系你就不要去做,永远你都不要迷失。”(《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
   
那么我们有音乐特长的弟子,用音乐讲真象,揭露邪恶,救度众生,洪扬大法,就是我们的历史使命。

音乐是无疆界的,曾经有一次杨同修演唱大陆大法弟子做词的“狱中吟”。一位白人妇女边听边流泪,她并没听懂歌词,但她受到了震撼。大法弟子遭受迫害后坚贞不屈的浩然正气感动了她。这样的例子不止一次发生。从某种意义上讲,用歌曲讲真象,有时会比发一张真象资料更能触及到人的灵魂深处,更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更能打动人,起到其它方式起不到的作用。而节目单中印的所有歌词,则是一份丰富的讲真象的材料。我们有了共识,决定除了保留4首为古诗词谱写的歌曲外,其余23首全部选用了大法内涵的歌曲。

如何选歌是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以前常人写的歌曲能拿到舞台上演唱的无一不是精挑细选,几十首歌才挑出一首,千锤百炼才能成为音乐会节目。而我们搞音乐创作的弟子没有一个是专业作曲家,由他们写的歌组成一场独唱音乐会,用常人的观念是不可想象的。而强烈的对比、戏剧性的变化,则是一场音乐会成功的重要因素。但大法内涵的歌都很平和,没有激动,没有呼喊,没有痛苦,没有悲哀。如何使80分钟的音乐会有反差,有对比,有变化,心里没有底。但我们坚信一条,我们的音乐是有能量的,能够正一切不正的因素,歌曲中表现的弟子得法后生命的喜悦,面对巨难的微笑,不畏千难万苦的从容,这些超越常人情感的内涵,这些所传递的纯正的,善的,光明的信息是常人再精品的曲目都无法相比的。

我们从诸多的歌曲中,挑出23首,分成三部份。第一部份:幸得大法,返本归真。第二部份:承受巨难,正气浩然。第三部份:天地换新,万舟归航。我们以节奏的快慢,调性的对比,风格的变化,串出完整的音乐形象,达到了我们预期的效果。

接下来的考验就是写伴奏了。整场音乐会几乎都是一个人写的伴奏,在我记忆中好象还没有过。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也有自己的框框,写出的作品,和声、构思容易雷同。而我要为二十三首歌曲写伴奏。虽然其中一半以前已经写好,另外一半有的是新歌,有的则需要从新创作。一首好的伴奏曲可以锦上添花,使歌曲更加完美,精致。而不好的伴奏曲就会使一首好歌失去光彩。如何能突破自己?如何把握每首歌的特色使歌声和琴声互相交映,用琴声来丰富歌声,使我们的歌曲更加完美,对我是个挑战,也是个考验。

照以前的写法,一首伴奏至少要花二、三天,一天能写的时间最多也就二、三个小时,照这种速度,等到音乐会要开了还写不完,而现在还有一个多月就要演出,当中还包括排练。时间紧、要求高,怎么动笔?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悟到,坚信大法就能打开我们的智慧;知道难,但心不急;写不出,先放下,该炼功还是炼功,学法时间就是学法,决不挪用来写作。结果大法显神威!构思不但有所突破,写得也轻轻松松,平均一天多就完成一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不费力就写出来了,太顺利了!脑袋都好象没被憋疼过。我心里深知,这全是师父给的,只要路走的正,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师父无时无刻都在搀扶着我们,大法无时无刻都在显示其威力。当我写完所有的曲子时,心里的感动是不言而喻的。

紧接着我们的难题就是合伴奏了。我和杨同修一个在美国,一个在德国,怎么排练?土法上马,利用今天的通讯科技买个带话筒和耳机的电话,就可以通过电话合伴奏。用电话合伴奏最大问题是时间差问题。所谓合伴奏就是在演唱者的歌唱進行中,紧随她的快慢变化、抑扬顿挫、强弱对比,使钢琴部份和歌声溶合在一起,成为一个整体;而电话的声音传送,因为时间差关系,经常是两个人的节奏会有1/4至半秒的差别,以至于我们如果想按传递过来声音的节奏合上,就会越拖越慢。开始想解决这个时差,我就抢在她声音出来之前弹出,这样传到她那儿的声音就应该正好,但结果并不如意。有一次这个时差已到达无法容忍的地步。照这样合,哪是合伴奏啊!我管我弹、她管她唱,你追我赶、互相打架,怎么办?我们发正念铲除干扰。接下来的排练,真是从未有过这么好,几乎已感觉不到时间差,我可以抓住微小的变化,按照正常的节奏合上。我们亲身经历了发正念的神奇威力和大法慈悲的巨大力量。

演出那天,当杨同修唱到“登归途”这首歌时,两掌之间充斥着强大的能量,这种感觉只有在炼功抱轮时才有过。我悟到,这是师父在加持我们。那天风和日丽,天气特别好,演出完第二天气温骤然下降了摄氏15度,寒风凛凛,只有零上5度。一切的一切,我们都能感受到师恩的无量慈悲。

而在一次录音的过程中我们又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原先我们准备把整场音乐会的歌曲分两天录完,结果第一天用了5小时20分就全部完成了。我们几乎是不停顿的录音,每首歌唱2至3遍,中间只有过一次十分钟的休息。录完一半时,我问杨同修累不累,她说还行,继续录。录完四分之三曲目时,我问她还录吗?她说还能唱,咱们就录到唱不动为止。结果全录完,嗓子还不觉疲劳,一看钟,唱了5个多小时。录音师是个小提琴手,他说从未象你们这样录法,一唱这样久,而且听上去还很好,声音一点没有疲劳的感觉,太令人惊讶了。我们深知这都是有师父的加持,才有弟子超常的表现。而正念也在起作用,因为根本没去想嗓子是否累的问题,说能唱就真能唱下去。
  
在整个准备演出的过程中,我们收获很多,其中也包括了教训。在德国原来准备是两场演出。有一场是一位常人主动要求帮我们主办,有关资料刚寄给她,这位主办人的丈夫就被一锅开水烫伤,那城市又没有大法弟子,致使她忙于照顾丈夫,无法腾出手来推广这场演出。这件事使我们更加认识到,我们今天做得任何一件事,办的任何一个活动,在另外空间确确实实就是正邪大战,邪恶就是千方百计搞破坏,想方设法让你搞不成,弟子办的它动不了;常人办的,如果我们大法弟子正念不足就会被邪恶钻空子;这次就是一个深刻的教训:以为这次可好了,终于不需要我们自己操心去推票、去拉广告、拉赞助,以为常人能包办一切,我们只要上台演唱就行了。这就是大漏,任何事如果是按照常人心去做,就做不成。

大法弟子办事的成败,常常取决于一念之差:是用人心还是用神念。我们时刻都不能忘记,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任何时候大法弟子都保持着强大的正念,邪恶就无计可使,我们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当演出结束,我们回过头来看这一个多月走过的路,我们无法形容对师恩的感激之心,我们是太幸运了!我们幸运能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幸运能助师正法,我们幸运在回归的路上,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谢谢师父。

(2005年旧金山地区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