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起来,步不停


【明慧网2005年11月11日】我是1997年得法的,第一天去看第九讲的录像,从头到尾都在睡觉。回来后,两、三天都激动得睡不着。第二天我全身骨头疼,每动一步都很困难,炼功抱轮时,看见一只大眼睛,我也没在意,静静的站着,突然天空出现观音菩萨,我瞅了一眼,心里说你不是我师父,她就隐去了,接着师父法身出现了,我想这就是师父,我觉得非常祥和。我每天去炼功点的路上总能听到优美的炼功音乐(另外空间的),还看到炼功点上空一片红。当时只看了第九讲录像,后来我看完了《转法轮》才知道我天目开了,对大法深信不疑,每天学法炼功。现在我明白了这是师父为了增加我炼功的信心,有意让我看到的,我深深体会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让你在班上就出功,我等于把你拔起来再往前送。”

1999年7.20迫害开始,我也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向世人讲真象、发资料,被不法人员抓捕,非法劳教一年,加期十个月。在狱中大法弟子正念强,背法、集体炼功,反迫害。直到一天,那些恶人恶警心惊胆战,再也不管我们了。我们以为环境正过来了,起了欢喜心,就象师父讲的“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结果恶警开始疯狂迫害:隔离、强制劳动、高温晒、长期不让上厕所、电棍打等各种酷刑。环境遭到破坏,形势严峻,特别是不能坚持学法,慢慢悟偏了,误认为在这种环境下才能修得高,正法结束了。从劳教所回家后很长时间没有清醒过来,功也不炼了,法也不学了,还劝别人不炼。因为放弃修炼,业力也回到身上,左脚大拇指指甲内开始出现脓血,一双手关节肿得象竹子节,每天钻心的疼,到医院用了各种药也不见好,而且越来越严重。这一“跤”真是摔得不轻。

一天一个学员告诉我“正法这件事还没有结束”。我当时一听心有点急,忙问是真的吗?他说:“是真的,我马上把师父最近在海外的讲法给你。”同修把《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给我,我回家一口气看完,边看边哭,觉得对不起师父,弟子没有做好,不但没修好自己还耽误了救度众的大事。师父说:“讲到这儿哪,我再谈点儿大家在正法中我叫大家所做的。大家看到了,你们在讲真象啊、发正念哪,和你们个人的修炼,这么三件事,也就是当前大法弟子做的最重要的三件事。”

学了法,我这才知道大法弟子该走的路,该做的事是什么了。我悟到,要做好三件事,首先要学好法。此时我感到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了,认准了要走的路,坚定的走下去。开始炼功时,我天目看到象黑猩猩一样的长腿长爪子,还有很大的高脚虫从我身上化掉了。后来我写了严正声明,晚上就梦见一相大方池子里全是黑色的污水,可想而知写声明是多么重要,师父给我清理了那么多黑色的东西。由于每天想着做好三件事,不知不觉几天后手指关节全消肿了,脚上化脓的地方也好了。

现在我是晚上12点发完正念就学法炼功,直到三点。早上八点左右出门买菜,沿路讲真象,讲九评劝退。下午学法,有时出去讲真象,坚持多发正念。我牢记《洪吟(二)•坚定》中“觉悟者出世为尊 精修者心笃圆满 巨难之中要坚定 精進之意不可转”。

我主要是面对面讲,多角度讲,让人明白。切入的话题有很多,如沙尘暴、洪水、矿难、海啸等天灾人祸。对不信神的人,讲显微镜可看见人肉眼看不见的东西,因为有人认为看得见就相信;对大学生,就要扩大视野,讲進化论没有中间过程,讲他们崇拜的科学家牛顿走入神学中去了,多数大学生感兴趣,易接受。对40岁以上的人用预言的方式讲,再讲近几十年发生的事,如文革、反右、“六四”、法轮功的出现,再反问对方,既然前面的事件都预言准了,那么法轮功的出现就是必然的,也传遍了全世界。讲江××当初喊出“共产党要战胜法轮功”,现在上天要灭共产恶党,所有党员都受到牵连,还跟他们说举上右拳宣誓被打上了兽记,是神清除的对象。我这样讲大多数能及时退出。

讲的时候,一定要重视发正念,一定按照师父在《清醒》里讲的:“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我遵照师父的话去讲真象,完全为了别人好,几句话就能让对方明白。早上出门沿路就能讲几个或上十个,有时让他们自己取名字,有时给他们取个名字,事先想好一些吉祥喜气的名字,他们很高兴接受,现已有几百人声明退出恶党。

《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讲得清楚:“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师父讲得这样明确,可是有的同修的状况是怎样呢?有一次我梦见很多狮子在沙滩上睡大觉,使我想起佛法修炼要象狮子一样勇猛精進。我悟到应该与不精進的学员交流,赶快做三件事。一位放弃了修炼的同修明白后从新修炼。晚上睡觉,我听见一个声音说,是应该叫他们修炼了。

还有一次,第一天梦中看见稻谷粒粒饱满,遍地都是,正是收获的季节,我悟到现在正是救度众生的黄金时间,抓紧“收获”(救人)。第二天梦见一块稻谷田里有人把谷穗抓一大把往泥巴里按下去。我走过去问:“这是谁的田?”有一人答是某某的田,有名有姓,清清楚楚。我知道这是点化我,如果这个人不走出来收救众生,她的田里的稻谷就要被人毁了,也就是她世界的众生和她有缘的众生就要被旧势力害死了。第二天我找到那个同修,告诉梦中点化的事,帮助她克服魔难走出去,收救自己世界的众生,她连连点头说是。

下面再谈谈发正念的体会。师父在美西讲法中说:“发正念是展神通,说白了就是功能的运用,目地是清理邪恶烂鬼。”我牢记师父的法,每天坚持高密度发正念。

再讲讲几点实践中的方法。首先学好法,排除家庭干扰,丈夫老担心我又被抓走,看我学法炼功讲真象就打我,讲过多次也不听。我就发正念清除黑手烂鬼和干扰他的一切邪恶。有一次他在我发正念中自己打自己,还有一次他冲过来打我,打得很重,但我不疼。第二天,我看他疼得难受,我说你打我遭报应了,他有点相信了。我劝他退团多次也没有成功,一个同修跟他一讲就退了。这件事鼓舞了另一同修,她采用我的办法,请三个同修分四次,终于劝她丈夫退了团。我儿子从外地回来,很快就要走,我赶紧劝退,没说一会儿,他就要走,并说:“你说我不信,别人说我就信”。为了救儿子,我找到同修,我们针对远方的儿子发正念,我和同修到公用电话亭,我发正念,同修打电话,能量场很强,儿子很快答应退团退队。后来又用这种方式劝退了好几个在外地的亲朋好友。

再一点就是在法中悟到什么后,立即就去做并没有怕心。例如,读到《转法轮》中关于“拔牙”那段,来一个、拔一个,来者不拒。我脑中总是想着“来者不拒”。早上公园里有很多人晨炼,我等在路边,来一个讲一个,大多数人能接受并连说谢谢。极少数年纪大的干部模样的人,跟我争论,我就请师父加持,边讲边清除他的空间场,有时看到那人眼睛发白,脸上的肌肉拉拉扯扯的动,一会儿他的脸色就正常了,也愿意听我说了。背后的邪恶灭了,人就明白了。还有一次有惊无险,我揣宝书出门,碰到一女人,我就跟她讲真象,她听完后就走了,但走了一段路又想起什么,跑来把我抓住要报警。我想身上有大法书,千万不能落到坏人手里,就这个念头我很快把她甩掉了。回想起来,出门时带着大法书,担心不安全,心态不稳,所以出门讲真象就碰到了以上的惊险;而平时没有怕心,正念强,讲起来顺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