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见证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2005年11月12日】我从小多病,在我懂事后,母亲多次给我讲过,小时候我出了天花,后又得了乱肠痧,“火柴匣”(为将要死的小孩预备的棺材)都准备好了,只等扔我了。命不该死,我等到了大法的洪传,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全国气功热时我也跟着练了好几种,钱倒是花了不少,却一直没有见效。95年5月29日下午,我从一个书摊上发现了一本非常醒目的蓝皮白字的《转法轮》。眼前一亮,我拿起一看,开篇写的《论语》,当时我的心就震动了,急不可耐的看了下去。我只略微翻了一下目录,便急忙付了钱,双手捧着《转法轮》兴冲冲、三步并做两步的回家了。

晚饭后,我如饥似渴的学完了《转法轮》,窗外已是拂晓。

我对这本书的深奥法理深为叹服。第二天,我首先清理了所有的医院病历、心电图、X光片、脑电图等各种检查资料,剩余的中、西药全部送人或卖掉,处理了所有的气功书、周易、八卦、奇门遁甲等。因烟酒成瘾,四个月后才戒掉,这还是师父发出警示,一连两天抽烟就脑袋迷糊,喝酒就头痛。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的身体很快得到了清理,那真是走路一身轻,骑自行车象有人推我一样,自小一直缠着我的疾病竟不翼而飞。92年单位普查时,我被医院确诊为高血压病,一位医生告诉我得了高血压病,终生去不了啦。修炼后,身体很快恢复正常,再也不用开诊断休息了。

99年7-20江氏邪恶集团破坏大法、残酷迫害大法弟子,铺天盖地的动用所有电台、电视台、报纸等肆意诽谤、诬陷法轮功。电视台的记者在大街上到处搜掠企图用以打压法轮功的材料。一天电视正上演一个记者在大街上采访两个妇女,当问到两个炼法轮功的妇女病好没好?她俩说:“好了”。记者说:“到医院检查一下。”妇女说:“身上不痛也不难受,上医院干啥?”记者讪讪的知趣的走了。

2001年冬天,一天吃完晚饭后,我在客厅看电视,站在沙发旁还没等坐下,忽然头发晕,感到天旋地转,电灯光也暗了,象前些年东北地区经常电压不足似的,当时觉得心脏难受极了,瘫坐在沙发的角落里,心里刚想喊人!转念又一想,不能喊,这是过关呀!当下咬紧牙关,一声未吭。突然眼前灯光大亮,我也随着站起来了,什么症状也没了。

我个人的这些经历说明了“法轮大法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