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象既是救度众生也是自我升华的过程


【明慧网2005年11月13日】回顾多次发真象资料、讲真象的经历,我逐渐体悟到:发资料、讲真象的过程,既是救度众生的过程,又是去掉执著心的过程。

2002年10月的一天晚上,我在家做好了真象资料,准备第二天到一所大学的教学楼去发。当天晚上我爱人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给这所大学的一位老教授送了一本书,结果被人告发,公安要来抓我,她急得哭啊喊啊……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讲给了我听,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就沉了下来,当时心里真是翻江倒海,名利心、儿女情、怕心等执著心都一起涌了出来,一上午都闹的自己心神不宁的。中午发正念,翻腾的心才逐渐静了下来。我面向那所大学的方向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这时,我全身能量感很强,感到那所大学教学楼的上空有一个大法轮在旋转,下面有无数个小法轮在旋转飞动,场面甚是壮观。

下午5点半左右正是大学生们吃饭的时间,我带上真象资料边发正念边骑上自行车就直奔那所大学的教学楼。上到顶楼后,我边发正念边小心的发起真象资料来。发了一层楼后,觉得很轻松。于是,我就放心大胆的把资料直接放在教室的桌面上。正感到自己当初大可不必那么紧张时,门突然被推开了,伸進一个脑袋来。我那刚升起来的欢喜心一下子就被吓飞了,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她缩回脑袋,转身噔噔噔下楼去了。

现在想起来,其实师父在《转法轮》中早就讲过,“在修炼的其他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我的心稍微偏离法,邪恶就企图钻空子。这是一次很好的教训,在这次发真象资料的过程中,真的暴露了自己好多的执著心。

去年冬天,我准备了几百张网络畅游卡到另一所大学去发。我先后去了学校的办公楼、部份教学楼,然后就到了教师的宿舍楼。在发了几栋楼后,我已是脚下发烧,浑身发热,满头大汗。这时,我又快爬到了一栋楼的四楼。当时,头脑中忽然生出来一念:算了吧,太累了,就到四楼为止算了。虽然这样想着,可脚步并没有停下来。刚踏上五楼的第一级楼梯,旁边四楼的门突然打开了,从门里走出一个青年人,反手碰上门下楼去了。要是刚才停下来,说不定就跟这个青年人撞个照面。爬上顶楼后,我心态平静的边下楼边向每一户的门上放好卡片。

走在回家的路上,回想着刚才的那一幕,向内找自己的执著心,惊觉自己的求安逸心,差一点儿让邪恶钻了空子。作为一个修炼人,救度众生的大法弟子,任何时候都应该把心放在法上,正念正行啊!

今年六月份,我出去发卡片。由于忙于做资料,我有将近大半年没有出来发资料了。那天,天空月色朦胧,地上树影摇曳,一个人走在城墙外的小道上,心里陡然发起悚来。我边推车往前走,边往城墙的砖石上放卡片。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周围静悄悄的,四周都变得模模糊糊的,我感到仿佛進入了另外一个空间。我当时意识到这是怕心幻化出来的假象。于是,我就背起了师父的经文《怕啥》。一遍还没有背完,自己仿佛从另外空间里突然被拉回到现实世界中,并看到前面几米远处就有一对情侣讲着话走了过来。这时,我的一切怕心都消失了。于是,我放心大胆的放着卡片,欢喜心一起,竟小声哼起歌来了。可一转弯,就看见前面城门洞旁警车的警灯在闪烁,我的心又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难道他们发现了我,在前面堵截。我想转回去,可一想:转回去那边未必没有人堵截,好在卡片已发完。这时,我才逐渐静下心来,并坚定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怕什么!于是,我迎着警车走了过去。到那一看,警车内空无一人,几个警察在旁边吃麻辣烫。怕心和欢喜心又使自己虚惊一场。

现在想来,在发资料、讲真象中,任何一颗人心都是要放下的。同时,我也深切的感到自己学法不深,没有把法放在心上,把心溶于法中;没有时刻用师父的法来指导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其实,按师父讲的法去做的过程,就是坚信师父、坚信法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自己暴露出的一切执著心也都给去掉了。因此,我悟到:发真象资料、讲真象的过程,既是救度众生的过程,又是去掉执著心的过程。

在这里,我真切的呼唤那些在家至今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要坚定的走出来!在讲真象中救度众生,去掉执著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