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征集签名过程中去人心的几点体会


【明慧网2005年11月13日】这次胡锦涛来访之前,为了敦促英国政府向其提出人权及法轮功被迫害的问题,英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一直努力在向英国民众征集签名。表面上是我们求得常人社会的帮助,其实是我们在给每个人一个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大法弟子明白,这不是常人的工作,这是讲清真象的机会,同时也是在给英国人民一个被救度的机会。

我决定在我所在的学校征签。我选定一个平时人最多的教学楼站在那里,但一时不知从何做起。因为我做常人时属于那种自尊心很强的人,从不愿主动求人。这次我知道不是在求人,而是在救人,但人的观念在障碍着我。这时一个平时不怎么见面的朋友突然出现了,问我:“你在干什么?”我给他看了征签表格,问他能支持一下吗?他笑着说为什么不呢?毫不犹豫的就签了名。签完后又问“你为什么不找其他人接着签呢?” 我明白这是师父在督促我呢,就开始迎向每一个走过来的人。

读完请愿表上的说明,90%以上的人都非常高兴的签了名,很多人还对我说“谢谢”。一些人甚至在我开口之前就已经拿起了笔。其中一位举止优雅的英国女士在签完后问我,你们做的这件事太好了,你给我带传单或其他资料了吗?我说都发完了,她接着嘱咐我,“下次一定给我拿一些,我一般中午时间都在这里。”

事情進行的这么顺利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不由的得意起来。结果欢喜心一起,事情马上就有变化,一连好几个人拒签,我又开始沮丧起来,觉得自己很可笑,心怎么这么不稳定,总是被常人所带动。我赶紧调整心态。签的人多,我为什么要得意呢?难道他们签名是因为我的缘故?是因为我长的漂亮,穿的得体,或是说的好听?当然不是!是他们本性的萌发,是大法的威力,如果说有我们个人的因素的话,也是由于我们纯净的心态。现在才明白师父为什么经常告诫我们要证实法,而不是证实自己的涵义。

那有人不肯签为什么要沮丧呢?是不是做事的心起来了?一定要看到什么结果?其实不签的人正是需要讲真象的人,心里对他们起了生气的心不又是用常人心去对待了吗?我深刻感觉到时时刻刻都保持正念正行很不容易。我的理解正念就是时刻清醒的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在做救人的事,而不是常人在求得人中的什么目地。但因为我们就在最现实的人类社会世俗中生活,所以一不留神,常人心就会冒出来,就会按照常人的思维方式去想问题,而这时周围的环境马上就会“随心而化”,会体现在影响证实法的效果上,这时要赶紧清醒过来调整自己并发正念。

还有一件出乎意料的事,在征签的时候,遇到过两个西方人,分别是一位女士和一位先生,他们都表示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有所了解,也支持我们的征签活动,但因为马上要到中国去工作,怕签了以后万一共产党知道了不给他们发签证。看来共产党的恐怖威胁已经延伸到了西方人身上。我对他们说,他们的担心我完全可以理解,希望他们认识到这也是一种迫害方式。他们表示确实是这样,并希望更多的人能为我签名。

征签的第一天,就拿到了近百的签名,所以最大的遗憾就是为什么没早一点开始这项工作。反省自己,发现了自己尚存的两个大执著心:求安逸心和怕心。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说:“其实大家想一想,过去的修炼人要耗尽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炼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炼法门,在这种证实法修炼最伟大的荣耀瞬间即逝的暂短修炼时间内怎么能不更精進呢?你们已经知道大法弟子修炼的方式是在世间常人中修炼,修炼中又直指人心。人的执著,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观念,都是必须去除的。” 我心里明白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但总是被人的观念干扰着不愿多吃苦,干一些证实法的事就满足了,不想再多付出,为自己的懒惰和求安逸心找借口。

另外,由于长期在共产党的恐怖高压下生活,即使现在来到了国外,仍有所顾忌。有时会想,会不会碰到共产党的特务呢?会不会有麻烦呢?在这种怕心的影响下,在征签时我总是回避中国人,其实受毒害最深的恰恰是中国人呵!师父在评语《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中讲:“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

其实,我们所有可能遇到的问题,师父都清楚,也早就告诉了我们,并耐心的等待我们提高上来,所以我们自己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向内找发现自己的执著,去掉它,纯净自己,这样才能助师正法,才能救的了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