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市桥东区所谓的“法制学校”残酷迫害大法学员

【明慧网2005年11月14日】河北省张家口市桥东区所谓的“法制学校”(强制洗脑班)刘小龙、贾丽云、王润成等邪恶之徒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罪恶事实。大法弟子刘建军两次出现生命危险;大法弟子赵晓露被摧残脑神经损伤、左眼失明,双腿肌肉萎缩至今不能恢复,走路摔跟头;大法弟子李宏2002年5月11日早被工业街派出所4名警察从家中绑架到桥东所谓的“法制学校”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完全丧失人身自由长达2年8个月,身心受到很大摧残。家庭骨肉分离,老人得不到照顾,孩子失去了母爱,夫妻不能团聚。所谓“校长”王润成威胁大法弟子王忠说:“你要跑,我就毙了你!”

一、大法弟子李宏被洗脑班非法关押近三年

大法弟子李宏,女,38岁,97年亲眼见证了邻居、朋友因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道德回升,尤其是丈夫苗传增修炼了法轮大法后,从一个嗜酒好赌、不求上进的人变成一个品行端正、严于律己、勤奋工作的人,之后她也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来。修炼前她身患严重的双侧乳腺增生,胳膊已抬不起来,经北京肿瘤医院专家确诊必须切除一侧乳腺,否则很快会转成乳腺癌。可她修炼了3个多月,肿块便由大变小,6个月以后便完全痊愈。

2000年10月6日,李宏和丈夫苗传增与同修姜春梅一同去北京,想用自己身心受益的巨大变化证实“法轮大法好”,他们打开4米长“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被天安门便衣警察绑架。丈夫被非法劳教二年;李宏被张家口市桥东区工业街派出所非法劫持到十三里看守所关押15天,因孩子年幼无人照看,其父代交饭费后放回。

2001年8月下旬,李宏被工业街办事处不法人员强迫每天到办事处办班洗脑转化,一日她得知次日再不“转化”就不让回家了,李宏被迫带着7岁的儿子离家出走。流离失所8个月后,于2002年5月10日返回张市,准备给儿子报名上学,第二天早被工业街派出所3名警察非法从家中绑架。8岁的儿子离不开母亲,被一同带到吉家坊洗脑班关押,3天后又被公安强行送回姥姥家,孩子大病一场,高烧40多度3天不退,身心受到极大伤害。李宏的父亲在女儿被关,外孙重病双重打击下,不堪承受精神上的巨大压力,立时两耳失聪。

李宏的儿子因母亲被非法关押,父亲被非法劳教后流离失所,上学又耽误了一年,次年9岁才花高价在姥姥家住地上了一年级。孩子失去父母的照顾,十分痛苦,工业街办事处还不时派人到学校骚扰,给孩子施加压力逼迫母亲放弃修炼“真善忍”,孩子精神受到极大伤害,性格由此变得暴躁、孤僻。

李宏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吉家坊、高庙,在桥东区“法制学校”邪恶洗脑班被强行洗脑,单独关押,不法人员雇佣两个陪教24小时随身监控,每天逼迫看攻击大法的谎言录像,连续20天罚站,不让睡觉,有时仅让睡2小时,稍有合眼,就被监管人员电击、用手指捅眼睛或拧、掐,致使李宏腿脚浮肿瘀血行走困难,头部眼睛和大脑受到严重损伤。不法人员不给吃饱饭、每月仅100元的伙食费还被两心肠狠毒的陪教克扣一半,一月只吃到50元左右,每顿二两米饭,甚至不给菜吃、不让家人探视。

李宏身遭严重摧残,几次绝食抗议迫害,家中亲人也承受着巨大的精神痛苦与压力。桥东司法局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公然在光天化日下私设监狱,长期非法关押迫害一个信仰“真、善、忍”只为做好人的善良大法弟子,没有收监证明、没有关押期限,大法弟子的一切人身权利全部被剥夺。凡是送到“法制学校”的大法学员,无一不受到精神与肉体的残酷迫害与折磨。

李宏父亲多次到所谓的“法制学校”要人,却被逼迫写不炼功保证,要挟株连家人,并扬言扣除其父养老金,强令索要3000元。因李宏丈夫被开除工作,生活没有来源,实在拿不出钱,洗脑班就一直对其非法关押不放,直至2005年1月底才放回。

2004年11月7日,在张市铁小念书的李宏儿子苗森放学走在路上,被一戴墨镜骑摩托车的便衣劫持,死死拽住他的手逼问其父亲下落,企图绑架孩子,被一同行走的小同学看见,并马上向接他的父亲求救:“爸爸,快救救我的同学吧!”这同学的父亲过去问便衣:你认识他吗?说:认识。可问孩子却说:我不认识他。便衣仍不放手,这同学的父亲说:那我们找个地方说清楚。便衣这才骑着摩托车跑了。

二、刘建军两次出现生命危险

2003年11月9日,大法弟子刘建军在驻军部队内安装窗帘轨道,在工作之余看大法书籍时,被一军人举报,十几个军人对其强行搜身,其中有5、6人拳打脚踢大打出手,并将他押送五一路派出所非法审讯,同时又与花园街派出所乔X、冯X一伙及花园街办事处花卉等人一起闯入刘建军家非法抄家,抄走VCD、录音机、小录音机2个、讲法光盘、讲法录音及其它的大法书籍等物品。不法人员当天夜里把刘建军锁进老虎凳,第二天又将他非法送桥东“法制学校”洗脑班继续迫害。

在邪恶洗脑班,刘建军绝食抗议,恶人每天对其强行野蛮灌食,并把他锁在老虎凳内,5个人同时对其施暴,其中一人死死的揪住他的头发使劲往后拽,另一人狠命的掐刘建军的脸,捏住他的鼻子,用硬物撬开他的牙齿往里灌,致使刘建军的口腔被撬烂,两次出现生命危险。

直接责任人:洗脑班副头目王润成、常虹,桥东分局刘X、高X,陪教施春林,个体游医岳X,此人对大法弟子心狠毒辣,很多损招、坏招都是他之所为。直接迫害指使者所谓的“校长”贾丽云(桥东司法局副局长),洗脑帮凶人员李慧、侯润平。在刘建军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时,所谓的“法制学校”曾多次向其家人勒索钱财,贾丽云和岳X还骗走了刘建军母亲身上仅有的70元钱。

三、王丽华被折磨的大口吐血

2003年12月14日下午3点左右,大法弟子王丽华在路上行走,被五一路派出所两男警与一女便衣强行绑架,抢走书包、随身听等,将她劫持到五一路派出所非法审讯、锁老虎凳一天一夜。第二天晚上6点,五一路办事处副书记:常小青与派出所马柱等将她非法送桥东区“法制学校”强制洗脑迫害。

邪恶洗脑班楼上楼下三道铁门,上着三把大铁锁,非法关押着被劫持来的大法弟子,一人关一间屋,不让说话,高价雇佣陪教人员24小时日夜监控大法弟子,而所有费用全部强迫大法弟子及其家人支付,不法人员采用各种卑鄙手段威逼大法弟子放弃修炼。王丽华绝食抵制非法关押,被锁在老虎凳上,个体游医岳X一手往后拽着她的头发,一手用鸭嘴铁钳撬她的嘴,王丽华被折磨的胸闷、胸憋、心绞痛。120急救中心检出“冠心病”,又将她押到医院强制输液。王丽华被折磨的大口吐血,办事处副书记常小青恶狠狠的说:“吐血,死了活该!”

四、赵晓露被摧残脑神经损伤、左眼失明

张家口电视广播事业局大法弟子赵晓露,进京和平请愿两次被抓,五一路派出所不法人员将她非法关押70多天,勒索现金四万多元。2003年12月14日赵晓露在外地讲真象被恶人举报,被非法关押到桥东“法制学校”迫害,强制洗脑。

为抵制非法关押,赵晓露一直绝食抗议,生命多次出现危险。洗脑班临时雇佣的个体游医岳X乱扎神经,直到后来,一连几次浑身抽搐,口吐白沫,全身僵直,不省人事,被急救车送“二五一”医院抢救两次、桥东医院一次、第五医院两次。在“二五一”医院被强行输入抑制神经的不明药物,致使赵晓露脑袋发木、脖子僵直、神志不清、记忆力丧失,很长时间不能恢复。至今留下脑神经损伤后遗症,神经疼痛不时发作,时常没有意志,脖子后主神经处长出一大包、左眼失明、右眼被牵连几近失明没有视力,双腿肌肉萎缩、至今不能恢复,活动受限,走路摔跟头、站不稳(脑神经平衡损伤)。

就在赵晓露生命随时都有危险的状态下,被抢救后洗脑班不法人员仍把她拉回,不让住院,每晚都用速效救心丸维持生命,从一次五粒,后到一次15─20粒。就这样还不见效,不法人员仍不死心,欲从医院花高价(一天就上千元)雇用医生与护士24小时对赵晓露进行监护(这些钱则全部强制大法弟子自己出)。不法人员们还采用各种欺骗、恐吓家人:至死不放,只要能坐就送劳教。家人看到自己的亲人已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体重已不足70斤,严重脱像,双腿肌肉和血管已严重萎缩,胯两侧均长了褥疮,奄奄一息,很是着急。洗脑班不法人员又谎骗家人说要送其住院,索要住院门坎费,骗出家人2000元,其实根本没有住院;接着又逼迫家人写保证,敲诈保证金10000元整。五一路办事处不法人员敲诈5000元。就这样,大法弟子赵晓露为坚持信仰做好人,被桥东所谓“法制学校”迫害93天,敲诈1万7千元后才放出。因赵晓露在里面长时间遭受摧残,至今仍骨骼疼痛,伤痛满身,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五、“校长”王润成威胁王忠说:“你要跑,我就毙了你!”

2001年12月底,大法弟子王忠进京证实大法,被天安门广场恶警用警棍猛击脑部,当即在天安门广场晕死过去,造成“脑后颅内出血”,耳部流黄水,红旗楼派出所副所长冯×非法将王忠带回,直接送宣化看守所关押,每天强制睡在水泥地上,号内刑事犯将王忠摁在床上暴力殴打、嘴里的牙被打掉很多。红旗楼派出所、办事处又敲诈了10000元钱,非法关押37天后才放回。单位又将王忠长期非法拘禁,并非法停发了他的工资,每月只给240元生活费。回家后没几天,红旗楼办事处恶党支部书记贾成又将王忠骗到办事处非法关押数天。贾成与派出所副所长冯×非法将王忠强行送张家口市“法制学校”继续迫害,在威逼下王忠被迫从二楼跳下,造成腰椎、脚骨骨折致残,被迫流离失所两年半。

2003年5月19日,王忠与同修被蹲坑的胜利路派出所警察绑架,700多元的录音机、两辆自行车和其他物品被抢走,王忠再次非法被送十三里看守所关押,遭犯人暴力毒打,受尽折磨。在王忠绝食期间,犯人们用针扎王忠,打的王忠惨不忍睹。在非法关押三个月后,桥西分局与红旗楼办事处不法人员又合伙将王忠送桥东洗脑班进行精神与肉体迫害。

为达到洗脑转化目的,每天强制看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的谎言录象,强迫打扫卫生,不给吃饱饭,每顿只给少量的饭和咸菜。王忠被迫害的血压降低,心脏早搏,大脑意识迟钝,身体站不稳。不法人员们并高价雇佣陪教(雇金强制大法弟子出),寸步不离,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受到严密监控。桥东公安分局不法人员还不定期的到“法制学校”进行迫害、施压。在一次王忠讲的某句话触动了所谓“副校长”王润成,王润成便狂暴的将王忠的嘴打的满口流血。王忠被非法关押1年另10个月左右,受尽凌辱和摧残。王润成威胁王忠说:“你要跑,我就毙了你!”

宁远堡村大法弟子段云,在修大法前是一个胃病、肺病、肺心病、肾脏病等多种疾病缠身的人,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一身疾病全无踪影,就连最难戒的烟、酒、赌博等不良习俗也全部改掉了。2004年2月13日,治保主任王光、宁远堡村恶党书记董存禄、村长张林,伙同老鸦庄镇副书记张建军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段云家抄了个底朝天,将段云的录音机、其它用具,就连其母去世后,亲朋好友送的礼单也被抢走,并非法将段云绑架到老鸭庄政法委会议室审讯。在老鸦庄镇副书记张建军的唆使下,五、六个打手将段云的头蒙住毒打,后又将段云送桥东区“法制学校”(洗脑班)迫害,每天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光盘。洗脑班头目王润成用电棒在段云身上乱捅,威逼、恐吓放弃修炼。

在此,正告张家口市桥东区区委书记张长启、政法委书记“610”头目雷宏、桥东公安分局局长闫志有、副局长马福维、所谓“法制学校”头目贾丽云、王润成、常虹、李慧、侯润平等,立即停止你们的恶行,弃恶从善,挽回给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的损失,悔过赎罪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如还一意孤行,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和历史的淘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4/114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