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风雨雨中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5年11月14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叫高成女, 1997年得法。在修炼的过程中我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义,也找到了生命的方向,下面谈一下我在这几年中的修炼心得体会。

1999年7月20日起,风云突变,江××开始镇压法轮功。中国大陆的报纸、杂志、电视几乎全天充斥了诬蔑法轮功的节目。从那时起对法轮功的攻击和打压就没停止过。为了讲清真象证实大法,我于2001年10月1日去天安门打条幅,以告知人们法轮大法好。当我被抓后,看到因上访被抓的同修们被警察打的伤痕累累,而我被警察罚10000元人民币后才被放出。那时我就彻底改变了对中共的看法,了解了邪党的真面目。一天,我在学法时看到师父对“真象大显天下茫”的解答。心中猛然惊醒,只想着我得救度众生,我得讲真象,快,快,救,快快讲。

从那以后,我在公共汽车上讲真象,发资料。在菜市场,商场,在上下班的大道上,都留下了我讲真象的影子。在幼儿园给小朋友讲并教她们学法,炼功,发正念。那时候没有怕,当时只想到救人,只想着怎样利用好短暂的时间。当时我身边的同修们表现出救度世人的精進状态也激励着我,始终保持正念正行。

2003年5月21日,我与韩国公民郭炳浩在中国举行婚礼,可是因为修炼法轮功,中国公安部门多次拒发我的护照,所以,我就想到哪里出问题,哪里就需要讲真象,决定后我每周去公安局讲一次真象。神奇的是,只要我去公安局讲真象,就会有40~50只喜鹊在我家等候,为我带路到公安局。对警察讲天安门自焚真象,善恶有报,并举了耶稣复活,古罗马焚城等事例。当时我想的是如果他们明白了真象,不但救度了她们,也能制止佳木斯地区继续迫害大法弟子,所以我经常去讲,但是最终他们说:“护照能办,只要你现在说不炼了马上就给你办。”当时我想到绝对不能答应他们。

虽然我的丈夫急切盼望早日与我团聚,我的亲人也为了我的安全担忧,希望我能早日离开中国这个大监狱,但是,我不能把我的幸福、家人的幸福建立在出卖法轮功的基础上。在我拒绝了当地公安部门对我的无理要求后,我和丈夫,丈夫家人,我的家人都承受着难以名状的精神迫害。

2004年5月7日,我被莫名其妙的抓到派出所,警察根本不讲法律,把我带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我一被投到劳教所,就被他们以劳教所里的要求,把头发给剪了。我心情非常难过,我认为我们本身就是冤枉的,我没有罪,我怎么能够去符合他们的要求呢?我没有罪,但又无法申诉,我以绝食的方式表达我的抗议,结果,在恶警为我强行灌食时撬掉了三颗牙齿。

看到和我被关押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被电击,被推倒在地,半天都爬不起来,有的脸被打的几天流血不止,遭受了种种残酷迫害。迫害的另一种方式,劳教所把男警察调过来,他们把老虎凳也抬進来了,黑压压的把一群已经被他们迫害的手残,脚残,四肢无力的同修们包围在中间。那些警察把我们一个一个往外调,你要是不同意签包教协议,就拿电棍电,其中有一个姓于的同修,她的脸被电的面目全非,瘫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还有一位同修,被恶警打的子宫出血,走路需人搀扶,有的老年同修也被上了老虎凳,晚上不许睡觉,尽管遭受了种种折磨,但我们被关在一起的27名同修没有一个自愿签包教协议。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每天都生活在高压下,很多同修精神压力太大。40来岁头发大部份都白了,吃不上,喝不上,身体十分虚弱。而我一想到无辜的丈夫在韩国遥遥无期的等待,梦到他的哭声,我的哭声,远在韩国妈妈的眼泪,姐姐弟弟为我的担忧,爸爸独自一人在家无依无靠,没人照顾,看我受到迫害,渐渐消瘦的身体,我只能在晚上睡觉时蒙着被子哭,早上一把一把掉头发,起来枕头上都是我掉的头发,在这种时候我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但是又不停的鼓励自己,要挺过去!我想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讲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师父的法在激励着的我——“难中炼金体”。

当时我虽身在劳教所,但我内心没有消极,我消极只有旧势力高兴,邪恶高兴。在劳教所里,我常背师父的《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用以自勉。

渐渐的,我不再去想家事,只想着如何改变环境,救度世人。我就给周围的犯人、警察讲真象,也解答了不少她们对大法弟子和法轮功的疑问,减轻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有一次,一位警察发现我立掌发正念,就要惩罚我,我就给她讲真象。我说本身我们是冤的,不应该在监狱,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痛恨法轮功,但我觉得你为了工作为了执行命令,就这样不计后果的做坏事,将来都是要自己承受的,我也给她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这位恶警刚开始不听,还踢我,而我当时心态纯正,情绪稳定,正念很强,她最终被我抑制住了,听我讲完真象后,还给我喝大枣水,并且无奈的表示:端中共的饭碗,没办法。

如果当时我不发正念,不讲真象,可能就要被邪恶迫害并加期15天。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

我给许多警察讲真象,在与他们交谈的过程中,可以看出他们也有自己良知的一面。但是,由于他们都是在邪党党文化中长大,很难看清邪党的真面目,在了解了真象后,并认清了邪党真面目时,他们有很多人做出了明智的选择,主动退出中共并不再与中共恶党为伍。因此我们讲真象时,有必要把中共恶党的邪恶本性讲出来,清除其对世人的毒害,这样才能起到更好的讲清真象的目地。

在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方面,有以下几点与同修们交流:

1. 学法:师父多次反复强调学法的重要性,大法弟子的理智、智慧、在修炼道路上精進不停的动力源泉来自大法,因而大法弟子必须重视学法,这是我们走向圆满的根本。法是指导修炼的,只有溶于法中,我们才能有正念,有了正念才能正行。以法为大,必须把法摆在第一位,这样才能从整体大局的角度用正念思考问题,正念正行。师父说过:“为了能够不出问题,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过去我经常告诉大家要多学法、保持正念,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就能走正自己的路,就能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不管怎么忙哪,大家还是要学法,一定要学法。”(《芝加哥市讲法》)

2. 发正念:有同修一发正念就迷糊了睡过去了,达不到彻底铲除邪恶的目地,对发正念不重视,法理不清。师父说过:“我叫弟子们发正念,是因为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然而却由于大法弟子的慈悲被旧势力利用,它们保护下的邪恶生命有意的迫害,那么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已经不只是自身的业力,而是在邪恶生命迫害下承受着不该承受的,而那些邪恶生命又是极其低下的、肮脏的东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为了减少对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我才叫弟子们发正念,清除它们对正法有意的破坏,从而减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应该承受的,同时救度众生,圆满大法弟子的世界。”(《正念的作用》)所以我们大家必须认识到发正念的重要性,清除宇宙中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正念不止,正念不停。

3. 讲真象:你有一丝希望,我都给你讲。一方面虽然我们在遭受迫害,但反过来我们就拿这事实去揭露邪恶,反迫害,震慑邪恶,救度世人。我们心怀慈悲,用正念去讲,让参与作恶的人不参与迫害,让邪恶自灭,无处躲藏,让我们讲真象的路越走越宽,救度更多的众生。

4. 向内去修,不能向外去找:我被投到劳教所,几名恶警说:“不跟你谈,先来个另背扣再说,当时我就找自己,是不是自己有怕心!然后马上发正念稳定自己的心态,铲除邪恶。那时我感受到一种正念之场,给她讲真象,叫她们不要当中共的替罪羊,给中共背黑锅。当时我觉得她们是一群可怜的生命。她们当时被抑制住了,只听我讲。我悟到不论在什么样的环境,心中没有了怕,就没有了怕的因素,遇事多向内修,把自己的执著去掉,环境自然就变了。只要我们走得正,师父为我们做主。

今天,我站在韩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能和大家一样吸吸自由的空气,自由的表达自己的思想,对我来说,一个从魔窟中逃出的人来说,对自由的体验,对别人帮助的感激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我也相信,中共再使什么邪恶招数也改变不了我对大法的正信。

一点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2005年韩国釜山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