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武清区大良镇朱秀平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5年11月15日】朱秀平,今年43岁,是武清区大良镇东崔庄村人。因为她有多种疾病,于1998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中她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并且认识到只有提高自己的心性、重德才能好病,因此疾病不治而愈。

1999年7月20日,江氏为首的一伙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利操控电台、电视台、广播等新闻媒体,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造谣、诬蔑、栽赃、陷害,制造天安门自焚的假案迷惑世人,对法轮功进行残酷的镇压,企图把上亿名法轮功学员推向政府的对立面,进行残酷的迫害。从这天起,大良镇政府和大良镇派出所就多次对朱秀平的生活进行干扰、绑架,不管白天和黑夜。

2000年1月的一天夜里,她又遭到绑架,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在看守所她坚持自己的信仰、绝食抗议,遭毒打。然后朱秀平被送到天津收容所。她家里生活并不富裕,她丈夫竟被逼花2000元把她赎回。

在走投无路、上访无门的情况下她去了北京天安门向世人讲清真象,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朱秀平被便衣警察强行推上警车。在车上,一名恶警用低级下流的语言侮辱大法修炼者。朱秀平向恶警说“谁家都有姐妹,你不能这样对待大法弟子。”恶警不听她的劝阻反而用胶皮棒使劲的杵她的腹部。

北京派出所使出的招数,就撒谎、行骗。骗她们说是政府要给解决,让她们和平上访,骗她们说出自己的姓名、住址。这群善良的大法修炼人听信了谎言,结果被等候在那里的当地政府把她们接回来。在回来的路上,恶警把车停在一处黑暗较窄的街道对朱秀平进行迫害、毒打,政法委书记王某某和七、八个恶警轮番往朱秀平的头部狠打、抓住她的头往墙上撞。当时,她被打昏过去。刚一醒来又轮番的接着打,一边打、一边骂,还逼迫她说出同修的姓名,她至死不出卖同修。政法委书记王某某气得暴跳如雷,一边打一边骂:“回去抄了你的家!”结果回去对她家进行非法抄家迫害。电视被抄走后,不得不用300元钱赎回。这帮恶徒还要开走拖拉机,结果没人会开。朱秀平被打的双眼肿胀、头肿的象斗一样。

回到派出所已经是深夜一点多了。在这严冬的季节,北风狂啸、寒风刺骨,毫无人性的政法委书记王某某、所长豆某某和几个恶警把朱秀平衣袋里的钱没收了,并扒下她的外衣,把她背铐在一棵树上。凛冽的寒风打在她的脸上和她单薄的身上,再加上残酷的折磨,从1月31日夜里1点铐到2月1日晚7点,朱秀平没吃没喝,两臂麻木、疼痛难忍。她忍着巨痛,为了一个真理,为了信仰,她不屈服。

朱秀平上有八旬父母,下有幼小的子女,这个家庭需要她。可是为了讲清真象,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朱秀平被大良镇派出所送到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后,又被非法判了四年有期徒刑。

到了看守所,她对修炼“法轮大法”始终坚定不移,坚持学法炼功,进行绝食抗议,多次遭到恶警毒打。她想我们修炼人根本没有触犯法律,凭什么判刑?她表示不服,上诉到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1年9月14日,朱秀平被送往市局看守所。那里简直是人间地狱。吃的是铁青发霉的馒头,她的身体越来越消瘦,听力几乎失尽,几个月的迫害折磨使她完全变了个人。

2001年11月8日朱秀平被送到天津女子监狱、四监区。她被分到9组,这个组有好几个犹大,给她做“转化”工作。她坚定正念,修炼“真、善、忍”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没有错。队长让她背监规,她不背,就被罚站。15天后,又被分到三监区,接着被罚站。15天后,被送到五监区。到了五监区,她的身体越来越坏,连行走都很困难。每天有人给她做“转化”工作,进行强行洗脑,看天安门自焚假象,使她精神恍惚,身体被搞垮。

家人看她身体如此糟糕,为了让她尽早离开监区,用省吃俭用的1000多元钱给疏通关系,最后,仍未能成功。朱秀平的身体越来越差,险些在狱中失去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