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胜利路派出所对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2005年11月15日】本文列举了河北省张家口胜利路派出所所长郑建国、副所长张某等恶警,迫害大法与大法学员的犯罪事实。

一、杨淑兰在劳教所受尽折磨,又被迫流离失所

2000年10月11日晚10点多,胜利路派出所5-6名不法公安非法闯入大法学员杨淑兰家,强行抄走大法书籍,将杨淑兰绑架到胜利路派出所,13日将她送崇礼县看守所,10月27日转送尚义县看守所,11月2日并将她送唐山开平劳教所劳教三年。

杨淑兰在劳教所受尽折磨,每天逼迫看诬蔑大法的录象强行洗脑。为抵制迫害,证实大法,大法学员们在餐厅手挽手背《洪吟》,被恶警连拖带拉吊到菜园的树上好几个小时。杨淑兰因坚定修炼,被恶警闫红利打得鼻青脸肿,绑在窗户框上遭恶警电击。在绝食抗议中,周姓队长骗找谈话之机,将大法学员关在阴冷(地上有很厚的雪)的小巷内长达10多个小时。秦皇岛大法学员孙阳被恶警刘丽英带到大教室,让刑事犯猛踢阴部,威胁不让和别人说,如说出去踢的更凶。2000年1月16日早6点多,一伙男狱警闯入女队,对大法学员大搜监,将大法学员的衣服、用具翻的乱七八糟,并将大法学员吊到院中柿子树上逼迫放弃修炼。杨淑兰在开平劳教所受尽凌辱与折磨,在严酷的迫害下违心的答应转化才被放回。

2004年2月18日上午,桥西分局国保大队长古建国和原新华街派出所王副所长,伙同德胜街居委会以查租房登记为名,闯进杨淑兰租房处,将杨淑兰与另一同修强行绑架,敲诈杨淑兰爱人200元,勒索房东1000元,并将杨淑兰锁铁凳内三天两夜。20日晚,将杨淑兰送十三里拘留所非法关押。杨淑兰不配合邪恶迫害,不报数,恶警丁某某(女),胡某某(女)和女医生刘某怂恿刑事犯狠命毒打杨淑兰。杨淑兰在绝食抗议中晕倒在厕所旁,恶警胡某一进门就让刑事犯将杨淑兰提起,连骂带打,用穿着尖皮鞋的脚狠狠的踢杨淑兰的尾骨。在强行灌食中,刑事犯刘芳、刘伟等4-5人,将杨素兰强行按倒在地,有压腿、捏鼻子、捏嘴的,有用勺子往里灌的;刑事犯刘伟冲杨素兰的肚子猛跺一脚,跺得杨淑兰当时喘不过气来,摔在水池旁。

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杨淑兰被带人民医院体检。不法人员再次非法劳教杨淑兰,并通知杨淑兰的丈夫将衣物送桥西分局,古建国又派人敲诈3000元。3月25日,杨素兰丈夫接杨时,又被十三里看守所敲诈600元。回家不到10天,片警和街道主任王化雨、胜利路办事处副书记梅××两次到家骚扰,杨淑兰不得已于4月11日离开家。4月19日,片警孙××、王化雨与两名公安到杨淑兰的姥姥家骚扰,并要挟、逼迫杨淑兰丈夫写不进京保证,致使杨淑兰有家不能回,孩子不能照管,被迫流离失所。7月19日晚上7点多,胜利路派出所片警孙××和向阳坡居委会主任王化雨又到杨淑兰家骚扰,要挟交书、写保证,否则就送洗脑班,杨淑兰坚决拒绝。

二、周桂梅2003年被迫害出现生命危险

2003年5月19日,周桂梅在杨家坟被胜利路派出所蹲坑的警察绑架,非法关押至十三里看守所。在她绝食抗议中,警察带一帮人骑在她身上拳打脚踢,巴掌抡脸,野蛮灌食。28天后被迫害的生命出现危险,才给办取保候审,敲诈4600元。

大法学员周桂梅一行9人2000年10月6日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德胜门被北京恶警绑架,非法转押至张家口驻京办,在宣化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被敲诈勒索家人15000元。2001年10月31日周桂梅又去北京证实大法,被绑架到北京交通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转押张家口十三里看守所。在她绝食抗议中,所长崔卫东往她头上浇水,非法关押九个月,敲诈勒索4000元。

三、70多岁孤寡老人被敲诈勒索

2003年4月的一天中午,胜利路派出所所长郑建国、副所长张X等3人,非法闯入在桥西明德南居住的70多岁的孤寡老人杨素莲家,其中姓张的副所长带头翻箱倒柜,强行抄家,抢走《转法轮》、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8本,师父法像3张。当日不法人员们将老太太杨素莲劫持到胜利路派出所,欲敲诈1000元,逼的她儿子及亲人们到处借钱,好不容易凑了900元,才将老人领回,因老太太生活没有着落,直到现在外债还未还清。

四、杨素君、于成兰遭受的迫害

大法学员杨素君原患心房颤动、胃痛(疼起来豆大的汗珠往下淌)、严重的血疯阳疮、浑身流水、终年不好,10多年了,身上经常打绷带。97年修炼大法后,一身疾病不知不觉全都好了。2000年12月29日,杨素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到北京证实大法,被恶警绑架,张家口胜利路派出所公安带回将她锁铁椅子上3天后,强行将杨素君非法拘留。

大法学员杨素君不签字,告诉他们,自己没犯法。一矮个子警察张口就骂,并将杨素君大哥劫持来,逼迫他签字。杨素君丈夫有病,知道妻子被抓,又气又急,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不法人员们毫无人性的不顾其女儿小、丈夫有病,无人照看,将杨素君送拘留所非法关押18天。杨素君在拘留所被迫害的心脏病复发。不法人员还不放人,并向家人敲诈钱财,并找到她80岁的老母亲,让她出钱,才答应放人。杨素君母亲孤身一人,靠儿女供养,哪里有钱?在其母的再三说明下,才减到2000元,拘留所敲诈饭费360元,同时敲诈单位1万元,因单位职工全部下岗,桥东610又指使法院强行判单位一万元,最终因单位破产,邪恶的阴谋才未得逞。

2001年5月30日,大法学员于成兰在天安门刚刚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就被天安门便衣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非法转押前门派出所,于成兰身上的项链、LC卡被非法抄走,并被套出姓名,转押张家口胜利路派出所,又逼她带路抄了她及她妹妹的家,非法抄走全套大法书及个人物品,在十三里绝食抗议中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被敲诈3000元现金后,才让她妹妹将她背回。

2001年8月,于成兰正筹建“爱心家园”,被街道主任领着胜利路派出所的恶警非法劫持送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迫害,家中只剩下刚从天津念大学回家度假的女儿一人,她妹妹只好从北京回来,借了6000元学费,才将她女儿送走。于成兰在劳教所受尽折磨,被强行威逼洗脑。

五、王海英被折磨后送高阳劳教所继续摧残

大法学员王海英得法前曾患心绞痛、乳腺增生等疾病,1997年5月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全无。2001年5月底,她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恶警劫持到离天安门就近的一个派出所迫害,她向他们讲真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发正念堂堂正正走出。2001年8月底,王海英在粘贴大法真象时被恶人跟踪,绑架胜利路派出所。

恶人恶警将王海英铐在电杆上曝晒、诱骗她说出姓名地址,24小时多人看守,戴背铐逼坐老虎凳不让睡觉、不让合眼、不给饭吃、并拿水灌她,致使王海英一颗牙被宋副所长用铁缸子拗掉。恶警们查出王海英的姓名、地址后,正所长气急败坏的扇王海英耳光,扇的王海英嘴角破裂流血,还叫一年轻小恶警电王海英,刑讯逼供,逼问东西从哪来的?王海英拒绝回答。

第6天,不法人员们叫来刑警队的人连夜电击王海英全身、用掌打王海英喉咙,打的她喘不上气。不法人员脱掉王海英的鞋,用带刺的胶皮棒使劲打她脚心、将狼牙铐勒紧王海英手腕,抓着王海英的手腕骨使劲转、来回抖,使王海英的手腕破裂流血。在这期间他们还非法抄了王海英的家,毫无人性的将王海英的婆婆推倒在地,抢走了家中的大法书籍,师父的大法像、法轮图形和论语。在派出所非法关押王海英6天后,勒索家人2000元骗说放回,却又将她非法关押十三里看守所。

在王海英与大法学员们绝食抗议的第9天,不法人员们将王海英背出,再次诱骗说是放她回家,结果将王海英送吉家房洗脑班强制放弃修炼,欲敲诈勒索王海英单位2000元,并要挟单位否则要送劳教。厂长不管,6天后的一大早,不法人员将王海英秘密送河北高阳非法劳教。家人到派出所问王海英下落,派出所警察们都说不知道,王海英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两月后因身无分文、又没衣服、被褥,劳教所的队长们才答应给家人写封信。

王海英被非法关押高阳劳教所不久,就被迫害的长了一身疥疮,越来越严重,浑身没有一块好皮肤,手脚全烂,流着脓血,痒的钻心的难受,浑身缠满了厚厚的卫生纸,睡觉铺的是厚厚卫生纸,盖的也是厚厚卫生纸,两手使劲一握能流出脓水来,满手每条横竖粗细纹理和手腕都裂着大口子,一遇水就巨痛。就这样它们还罚王海英打扫厕所、爬着擦地,一遍又一遍的逼着重来。在冬未尽地还寒的田里刨地、挖沟、填土,震的她拿镐的手上裂口子流淌着脓血水。还让她去田里摘棉花、挖萝卜、背土。在劳教所,王海英因给坚定大法学员抄、传师父经文,被别的班班长告发,队长把她叫到一个小屋里,拿四棱棍抽她,抽断一根又换一根,打的王海英汗水直流,胯部和屁股肿的坐不下,走不了。在王海英发高烧和拉肚子期间,恶警们逼迫王海英三伏天穿着长衣、长裤顶着毒辣辣的太阳去地里拔草,强迫看、听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录象和广播。

一次,不法人员们强制写看诬蔑体会,大法学员实事求是的写电视演的都是假的,并写出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的真实事实,被吴队长叫到一个屋里扇、打,逼着说假话,王海英就是不说,队长张燕燕和姓赵的队长让吸毒犯狠命不停的打王海英脸,踹她,打累歇下再打。张燕燕还用穿着新鞋的硬鞋底棱尖狠狠的踢王海英的腿骨,打一上午,中午吃了饭后打一下午,下午吃了饭后接着再打。恶徒们整天整夜不让大法学员睡觉,威逼听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谎言,稍有瞌睡就又接着打,并逼写感受。王海英写大法如何好,邪恶人员如何迫害大法学员,他们拿起来撕碎摔在王海英脸上,并逼王海英干重体力活,挖沟、填土。天不亮就让出工,24小时监控跟着,稍不顺意就谩骂、毒打,一直干到晚上看不见,才用车拉回劳教所。回来后不让大法学员睡觉,叫到楼上罚站、威逼听诬蔑大法的言论,让邪悟的人围攻、强行洗脑。几乎连续半年多睡不上觉,每天不是干活,就是罚站,加上疥疮痒的难受,受尽折磨。

直到2002年8月12日,不法人员们让王海英收拾东西回家。临上车时队长问王海英:“你还练不练了。”王海英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劳教所,望了望前面的自由路,做出了坚定的选择,挺着胸说:“炼!”

王海英回来后不到半个月,一天早晨,两恶警闯进她家,不顾王海英三岁的女儿哭喊着追在车后,追着喊;我要妈妈,竟毫无人性的将她绑架拉到胜利路办事处威逼写“转化书”,王海英坚决不写,邪恶之徒又将她强行送沙岭子片地洗脑班。在高阳劳教所被迫害的她疥疮本来就没好,这下更厉害了,流着脓血不能起床,不法人员们怕传染只好将王海英放了。回家后居委会的老太太天天还在家门口监视,王海英被迫连夜搬家。胜利路派出所的警察、局委会、办事处的人又天天到她婆婆家、父母家追问、骚扰,威胁其父母和她丈夫说,11月20日要对王海英强制执行。王海英迫不得已,抱着三岁的孩子,顶着寒风离开了家,从此流离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