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恶警赵爽的有恃无恐看邪党的嗜血本性 【明慧网】

从恶警赵爽的有恃无恐看邪党的嗜血本性

【明慧网2005年11月16日】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第五大队的队长赵爽,在对大法弟子长期的迫害中,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他之所以敢于如此作恶,显然凭的就是中共恶党与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大法实施的群体灭绝政策,他张口闭口就是:即便打死了也就是填个表,写上正常死亡就行了,反正劳教所有死亡指标。从他身上也印证了恶党的嗜血本性。下面写出的只是他的血腥罪行的一部份。

对所有刚被送进五队的大法弟子都要先进行一轮残酷的迫害。

1,2004年2月2日,从外队调来三位大法弟子:张祥富(现已被迫害致死)、杨文杰、另一大法弟子姓名不详。他们刚来到五队后,赵爽说他们三人看他的眼神不友善,伸手就打了其中一名大法弟子一个耳光。大法弟子问他为什么打人呢,这时赵爽和在场的五大队的教导员、副队长、管教及所有挂衔的普教犯人呼啦就上来二十多人,对这三位大法弟子疯狂的拳打脚踢,将这三人暴打到满身满脸都是血,仍不放过,又将这三位大法弟子拖进小号,关了禁闭、坐铁椅子。无论白天晚上只要赵爽有时间就拿着电棍对这三位大法弟子进行电击,有时他玩累了,就让打手李春龙继续用电棍电击他们三人,也不知电击了多少遍。张祥富连坐了半个月的铁椅子,直到三个大法弟子都被折磨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才依次解除禁闭。但是还要他们三人参加繁重的体力劳动。赵爽不放过杨文杰,经常用电棍电击他。

2005年3月中旬,哈工大教师李国友刚到第五队,赵爽用手托他下巴问话,李国友说“干嘛呀”,就被赵爽打嘴巴并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郝运输也被他电击。

2、劳教所中的警察“五条”禁令,对他来讲就是废纸一张。他上岗时每天中午、晚上必喝酒,喝得站都站不稳,晃晃当当,眼睛直勾勾地,满嘴什么脏活都能说出口。2004年端午节那天,赵爽从中午吃饭就开始喝酒,喝到晚上8点。8时30分时给大法弟子开会,一边骂人,一边打大法弟子耳光,拿电棍逐个电击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皮肉都被电焦了。直到夜晚11点40分赵爽“尽兴”后才收场。

3、恶警赵爽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手段是“推”、“掰” 、“撅”。“推”就是骑在你的后背上,把你的胳膊画圆圈像划船式的推来推去,推到极限为止,推得骨缝直响;“掰”就是将你的两腿掰到极限,“掰”有时觉得不过瘾,再来个像撅猪肘子式的来个“撅”。大法弟子高科、李守田都被他这样残酷的迫害过。过了一年多,二人走路还一瘸一拐的。可见其迫害的凶残程度。

2004年7月中旬的一天,赵爽拿了一条褥子来到学员干活的车间,把褥子铺在地上,然后逐个问大法弟子服不服,想不想“碰”一下。他就是这样经常找岔用“推” 、“掰” 、“撅”电击等残忍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4、强迫大法弟子写三书。赵爽指使、命令恶人打手(普教犯人)齐昆雷、杨雷、李春龙、王德军毒打大法弟子,并强制大法弟子写三书。一次将大法弟子张思远打的屎尿都拉到裤子里。赵爽、教导员王凯、副队长强胜国等恶警强迫大法弟子周培红写三书,给周培红坐铁椅子,并用电棍电击,命令恶人齐昆雷等打手,无论白天还是晚上每天24小时的折磨周培红,不让睡觉,一打瞌睡就用条帚打周的头或伤口处。

5、长林子劳教所把大法弟子当成了挣钱的机器。以赵爽为首的恶警、恶人强迫大法弟子超时、超负荷干体力劳动,干脏活、累活。每天早上5点起床就得干,一直干到夜晚,9-10点能收工是早的,有时干到晚间11点或零点,甚至次日清晨,动辄就以抗拒管理为由任意打骂、电棍电击或坐铁椅子等手段迫害。要是赶上赵爽值班,且当天心情不顺时,那就说不定干到什么时候了。就连恶人董和滨(五队车间带工)、李晓东(五队带牌者)都可以随意给大法弟子加重劳动量,对大法弟子随意打骂。用赵爽的话说:只要不打死就行,即便打死了也就是填个表,写上正常死亡就行了,反正劳教所有死亡指标。

6、2005年复活节那天早晨,大法弟子孙培臣、李庆荣、张风田、徐国祥在食堂内高喊“法轮大法好”。那天是周一,赵爽和干警都上班。他们把孙培臣叫去,强令其脱光衣服,赵爽手套上塑料袋,抓住孙培臣的生殖器使劲拽、捏,然后骑在孙培臣身上“推”“掰”,另一恶人拿电棍电击孙培臣,二人累了休息一会后,又用电棍电击孙培臣生殖器等敏感部位。之后赵爽继续对孙培臣“推”“掰”,直到赵爽累得不行了为止。之后强迫孙培臣光着身子到大法弟子干活的车间检查反省。大法弟子宋国华实在看不下去,刚站起来就被强行拉走,也是被强行脱光衣服一顿电击,“推”“掰”后当时腿就被掰伤。张风田同样被迫害,李庆荣被调到了第一大队。

7、赵爽经常对大法弟子说:拿(是指他可随意用任何手段折磨迫害大法弟子)你们就是玩,划你们就是船儿(指骑在身上“推”“掰”做划船的动作),还说什么人性化管理,惹着我了就没有人性,整死你个×养的。赵爽经常当着大法弟子的面告诉普教犯人:闲着也是闲着,你们看谁不顺眼、有不服的就告诉我,整死他个×养的。

赵爽邪恶的规定,在五队大法弟子不准说一句话,就当自己是个哑巴。有一次恶人打手孙也怀疑大法弟子初敬元与高科说话,不容解释,用拳头在初敬元的头上连打了6、7拳。恶人打手孙也骂大法弟子、侮辱大法弟子时,大法弟子徐长发站起来说:“孙也你好,是你误解大法弟子了,我们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不符合大法弟子心性标准的事情来”,还没等他话说完,打手孙也过来就照着大法弟子徐长发的脸部狠狠地打了7、8拳,当时徐长发的脸部就被打肿了。

赵爽听说大法弟子唐绍勇年薪几十万元,经常暗示唐给他送礼,唐没有搭理他,结果赵爽经常以各种借口迫害唐,用电棍电、打耳光(耳膜被打穿孔)并用头撞唐的脸部。

8、非法超期关押大法弟子。

按照劳教管规定,根据情况对被劳教的人可以酌情减期,最多每月可减期6-8天,有的减4-6天,少的2-4天。凡进所满刑期2/3的可以减期6-8天,而五队95%以上的大法弟子进所即使超过2/3,没有一个被减期6-8天的,都只能减2-4天,无形中已经给大法弟子加了期。而其他普教犯人都按考核办法正常减期,等于大法弟子都被超期关押。按照赵爽的话说:就指望着你们大法弟子干活挣钱呢,把你们都放回家了,谁给我挣钱嫖娘们去呢?

9、从2005年4月1日起,凡是要解除教养的大法弟子,必须答10道骂大法师父、骂大法的选择题,凡是不答题抵制者都被非法加期、延期等。

在这里奉劝那些仍在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们,不要追随江××流氓集团迫害好人了!要知道,你们维护的不是正义亦不是国家的利益,而是比德国纳粹更残暴、更凶恶的对善良人的迫害!善恶有报时必然,你们不要等到报应来了才去后悔。中共恶党从上到下腐败透顶,就凭你们这样迫害大法弟子,就能扶住将倾的大厦?!恰恰相反,你们好坏不分、善恶不明、逆天理而行,助恶党无道,天灭中共时,你们就只能成为江××流氓集团的陪葬品。

谁做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事,就必须承担历史的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