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贯满盈的马三家

【明慧网2005年11月17日】这些年来,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干尽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事。为了达到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地,马三家恶警公然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使尽招数,,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百姓进行了残酷的精神和肉体的摧残。

一、马三家迫害大法学员的几种方法和手段

1、诱骗:对于刚到教养院的学员,恶警先采用虚伪的“和蔼”态度,生活上关心、照顾,不久后就开始做所谓的“转化”。他们断章取义、胡乱地解释大法,利用邪恶的造谣宣传欺骗、诽谤、恶意攻击谩骂法轮功,完全背离了事实,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并欺骗说转化了就能回家。

2、恐吓:上述招数不灵了,就开始恐吓威胁,说什么不“转化”就得这个门出,那个门入(从教养院入监狱);还说政府正筹划把不“转化”的大法学员送到大沙漠,永远与世隔绝;不“转化”就得受折磨、家里人要受牵连等等;还恐吓家人,利用家人的痛苦和恐惧给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学员无论从思想上还是行为上,只要不配合邪恶的无理要求,就要受到威胁、体罚、关小号、加期。

3、精神和肉体折磨:大法学员只要不放弃信仰,就被长期的隔离,被指责、攻击。有时多人轮番攻击,有时多人一齐上,用各种语言进行刺激、伤害,胡乱解释大法,造谣诽谤师父和大法,体罚、酷刑更是常有的事,吊铐、罚蹲、罚站、绑腿盘坐、挨拳脚、电棍、蹲小号,被连续折磨长达几昼夜不让睡觉,有的长达12昼夜。

在每年所谓的“攻坚战”中,这些体罚更加严重。2003年11月到2004年农历新年前,恶警对所有坚定的大法学员都进行所谓的“严管”。每天早上4:50起床后,就在0.5米见方的方砖上坐小凳,不许活动,身体不能超出方砖的线,一直到晚上10点以后(有的更晚)。恶警还强迫大法学员打太极拳,不打就体罚、蹲小号、加期。

教养院还邪恶规定,对坚定的大法学员一级严管每三个月加期一个月,二级严管六个月加期一个月。伙食每日三餐玉米面窝头(一般都不熟,还苦)、咸菜,限制喝水,每天规定去两次厕所。

4、奴役:2005年以前,马三家都逼大法学员从事有毒的手工操作工作。干一段时间后,人的手指会变形。每天的劳动在“快、快、快”的紧张催促中进行,身体再不舒服也不能休息,一直干到晚9点,有时还被逼加班。

2003年春季挖树坑及每年秋季扒苞米是超强重体力劳动,早出晚归,除了中午吃饭休息一会儿,都是在恶警和四防人员没有人性的“快、快、快”的吆喝声中紧张操作。每个人身体都吃不消,浑身疼,吃不下饭,上床吃力,睡不着觉,甚至有的发烧。2003年就有人昏倒在地里。2004年8月,学员曾连续多天在阳光的曝晒下装元葱,个个身体都被晒得晚上睡不着觉,身体感觉往出冒火一样。

在马三家教养院不放弃真、善、忍的大法学员,有很多被非法加期。当有人指出这种加期是执法犯法时,恶警却说:“我就有这个权力,你出去可以告啊。你法轮功有冤,告也白告,没人管。”在光天化日之下,恶警们竟如此嚣张狂妄,有恃无恐。

现在在高压下被迫“转化”的大法学员,越来越多地从新站起来。邪恶害怕了,于2005年4月把三个大队重组,坚定大法者被分两个大队,一大队一级严管,二大队二级严管。一大队全吃粗粮,不让出屋,由四防人员送饭。不让晒衣服,不让家属接见。每个房间的玻璃都用纸糊上,起隔离作用。谁绝食抗议的就强行灌食并注射不明药物、关小号。有的大法学员喊“法轮大法好”也被关小号。

二、马三家迫害大法学员的部份案例:

马三家教养院几年来对大法学员残酷迫害,罪行累累,罄竹难书。下面所写的事实只是大法学员受迫害的冰山一角。

1、大连仲淑娟多次遭关小号折磨

大连大法学员仲淑娟,坚定信仰,经受了种种磨难。恶人在对她进行暴力洗脑过程中,经常围攻她,强迫她听诽谤、攻击师父和大法的鬼话,经常连续4至7昼夜的不让睡觉,仲淑娟身体遭严重受损。一次,仲淑娟被关在一个屋里,多人围攻她,之后把她绑在凳子上,胳膊腿不能动,然后把墙上贴满了诬蔑大法的纸条,又给她戴上用纸做的高帽,在她的头上、脸上、额头下巴和身上都贴满类似的纸条折磨她。

2003年秋扒苞米,仲淑娟累得躺在床上睡不着,就起来炼功。结果被恶警杨晓峰关在昏暗阴冷的小库房里,两手平架铐在凳子上。吃饭时只打开一只手,而且不让睡觉,这样折磨了七昼夜,使她的心脏功能和血压都出现了严重问题,化验血和尿都出现异常。在仲淑娟送去医院的情况下,恶警杨晓峰还骗借大法学员的钱,假称给仲淑娟做检查,后来杨晓峰一直不还钱。

2004年秋季扒苞米,仲淑娟又遭此厄运,身体严重受损。2004年12月28日,二大队恶警把近40位坚定的大法学员集中关在靠大山的最潮湿阴冷的房间里严管。有好房间空着也不让住,不让下楼吃饭和晾衣服。有三个恶警和四个坐班的时刻监视,不让说话,不让活动,动辄训斥,上厕所也要刁难,整个空气都是紧张压抑的。

2005年元旦,大法学员集体绝食,要求见司法局领导,要求停止迫害无罪释放。仲淑娟被关小号七天,多人强行把她按倒在地,插鼻管灌食。当她告诉这些人这样做是犯罪时,一个男恶警说:“没办法,不给你灌食,我们饭碗就没了。”

2005年春节,仲淑娟因绝食要求见院领导制止迫害,再次被关小号。2005年4月到期被超期关押。

2、锦州崔亚宁被恶警冻7天

锦州大法学员崔亚宁,写的上访材料都被扣下,并作为加期证据。2002年冬,崔亚宁被关小号,恶警把门窗都打开,小号内风雪交加。七天后她从小号出来,腿已没有知觉,腿脚都冻起了泡。2005年3月到期被超期关押。

3、抚顺周玉芝被残酷灌食

抚顺大法学员周玉芝,2002年12月正在绝食中被关入马三家教养院。狱医陈兵和恶警李淑娟对她实施残酷灌食,从鼻管往出淌,从口往出吐,难受得在地上打磨磨,还要再给灌水,为了让她放弃绝食,就这样毫无人性的故意折磨她四天。

2003年6月底,周玉芝因拒唱歌颂共产恶党的歌曲,被恶警王秀菊关在一楼隔离起来,用电针刺脸,遭多人围攻并吊铐起来折磨多天,恶人甚至用绳子将她头朝下吊起来,周玉芝在难以承受的情况下,吞下手表,恶人因此害怕才罢手,手表至今仍在肚子里未取出。[编注:自残是常人抗议迫害的行为,而不是修炼人应该做的,是违背大法修炼原则的。大法学员真正正念正行才能破除和解体这场并非人对常人的迫害。]

4、本溪信素华昼夜被铐在椅子上不能睡觉

本溪大法学员信素华曾被二大队恶警大队长张秀荣、汤艳带领下的多名恶警围攻、拳打脚踢打倒在地。恶警王正立在其他恶警都停手的情况下,还在恶狠狠的用穿皮鞋的脚猛踢她,直到她话都说不出声了才作罢。信素华曾多次被关小号,最长一次长达20天,昼夜被铐在椅子上不能睡觉,恶警放高音喇叭,不让洗漱,每天只允许去两次厕所,而且限定很短的时间,没有大便时间,不吃饭就被强行灌食,每顿只能象征性的吃一两勺,不敢喝汤,这样还便在裤子里了。一次信素华从小号回来,手脚麻木,不能行动,很多天才缓解,直到现在,手脚还有些麻木。

在马三家教养院这个邪恶的魔窟里,像以上几位这样被迫害的大法学员数不胜数。马三家教养院是邪恶残暴迫害善良人的工具及帮凶。请各地同修发正念,帮助在那里被邪恶残酷迫害的同修。彻底铲除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大法学员的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一切邪恶因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7/114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