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淮安610恶警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5年11月17日】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江苏省淮安市市委书记丁解民、市委副书记、市长樊金龙;常委、副市长王向明、副市长李荣荣、周云飞、陆长苏、朱毅民、刘友超、劳动局党组书记、局长洪大伟、教育工委书记、市教育局局长吴兆方紧紧追随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淮安大法弟子,累累罪行。

2000年,市委党校科长大法学员马学华被市610恶警非法抓去,没头没脑地拳打脚踢,双手反铐,脚上大镣,被栽赃诬陷,迫害了7天7夜,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7年。

2000年,大法学员张素英因做大法资料被610恶警非法抓捕,被5天5夜轮番审讯,不给睡觉,用灯泡烤,被非法处以3年劳教。大法学员杜明亮因做大法资料被非法抓捕,因在派出所坚持打坐,被钉上脚镣半个多月,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恶警蔡子兵,2001年7月把原北京路中学教导主任王达芳非法抓捕,用非常下流污秽的语言侮辱她,双手反铐两天两夜。恶警杨士玉(原长西派出所所长),有名的嫖娼大王。

2000年、2001年、2002年杨士玉几次带人到大法弟子左康伟家抄家,把书抄走后,又假惺惺的对左康伟丈夫王士新说:“王老师,你家书都被抄走了,你身体不好,我给你一本《转法轮》,你就在家炼吧。”事后,又以王士新家有《转法轮》为借口,再次去抄家,弄得王士新、左康伟夫妇多次轮番被非法关押。每次被抓都被打得死去活来。

2002年市法院对左康伟免予起诉,杨士玉执意不让,说她出来会“活动”,拼命给法院和左康伟的辩护律师施加压力,硬非法判处左康伟有期徒刑3年。

在杨士玉迫害大法弟子期间,其妻子得肝癌。一次,他迫害一位姓王的女大法弟子。这位大法弟子对他劝善说:“你的老婆已经得了肝癌,你还是积点德吧。”杨士玉不听,上去就给这位大法弟子两个耳光。事隔不久,他的老婆就因肝癌死掉了。一个多月后他又和一位情妇结婚了。他伙同610的一帮人,因“转化”法轮功学员“有功”受奖,免费去新、马、泰旅游。看到那些地方上千万大法弟子洪法的盛大场面,不但不醒悟,反而恨之入骨,回来后大骂不止。

恶警王建怀,在公安系统内部是有名的“无能”。在公安系统工作几十年,至今仍是办事员。为了显示自己“有能”,到610后,卖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想以此受奖,提职发财。凡是被他抓去的大法弟子,无论男、女、老、少,几乎没有没被他打过的,就连八十多岁的郁老太太也不肯放过,也把她带到派出所去审讯,并扬言说:“八十岁照样送去坐牢。”郁老太太不写“保证书”,就定她为“死不悔改”,郁老太太说:“我以前是肝腹水,炼法轮功炼好了,我每年给国家省一万多块钱,你叫我往哪改?”

王建怀使用的手段就是栽赃、诱惑、恐吓、残酷折磨等获取供词。他伙同常树林(清河区国保大队长)、蔡子兵先轮番跟被抓大法弟子“聊天、拉家常”,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先耗上几天几夜”直到大法弟子被熬的精疲力尽时再采用刑讯逼供。用电警棍电、拳打脚踢对待大法弟子就象“家常饭”,双手反铐,一只手吊起来铐、上大镣、蹲马步、双腿绷直腰弯90度、用穿皮鞋的脚站在大法弟子腿上蹂、扇耳光、灌辣椒水、把前后心垫上东西打(这样只有内伤,看不见外伤)等等。从2004年5月份起,先后有刘洪军、王士新、朱云霞、林老太太、刘正福夫妇、郑平、吴兴祥、杨勇等多名大法学员被抓去审讯,都分别受到过上述迫害。其中王士新被灌辣椒水折磨得神志不清。刑讯逼供后,再进行诱供,有的学员在酷刑折磨和人心的带动下,就向邪恶妥协了。 从今年二月份起,有六名大法学员先后被非法逮捕,他们是王士新、朱云霞、杨勇、林老太,郑平、吴兴祥,这六名大法弟子至今还被关押在看守所受迫害。

自1999年7.20以来,淮安大法学员有一百多人被非法抓捕,四十多人被非法判刑、坐牢,十几人被非法劳教,近百人进洗脑班被强行“转化”。每“转化”一人,610的恶警就有上千元的奖金,对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和没“转化”的大法弟子变相罚款,罚款时没有任何手续或收条给被罚款的大法弟子。简直是胡作非为。

江苏省司法厅
传真:3308321
区号:025
邮编:210024
地址:南京市北京西路28号
办公室 3307307—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