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与唐朝僧人


【明慧网2005年11月18日】一部《西游记》是家喻户晓,都知道了那位玄奘法师,即唐三藏。后来世人称他为唐僧,然而在唐僧师徒取经的唐朝,还有众多信佛修佛的僧人,他们与唐僧不同在哪呢?

当时唐朝的民众虽然信奉佛法,但相比西方佛国已是民风日下,亟待大乘佛法的度化,然而大乘三藏经却远距长安十万八千里的西天雷音寺如来处,玄奘法师为救度东土众生毅然承担了求取真经的重担,发愿不取回真经,誓不归还。寒暑易往,万苦艰辛,历时整整十四个春秋到达西天,获取了真经。

《西游记》记载,如来佛祖因玄奘取经有功,封他为“旃檀功德佛”;同去取经的孙悟空,因一路伏魔降妖,护法有功,被封为“斗战胜佛”;忠诚敦厚,任劳任怨的沙僧,成就了“金身罗汉”;而那位贪吃偷懒、色欲之念未去干净的八戒,途中时有归退之心,也坚持走到了西天,大有长進,被如来封为在天国为觉者看管供奉的“净坛使者”;身为畜类的白龙马,为取经负重,劳苦功高,册封八部天龙。而当时唐朝寺院中那些众多僧人、法师、方丈、主持护院也深信佛法,数年虔诚苦修,却未得如上高果位的荣耀,其原因显而易见——寺院僧人大都为自身解脱而修,而唐僧师徒四人为拯救东土众生求取真经,他们在万里迢迢的取经途中承受魔难,修炼自己,完善自己。

在世间旅途中虽然是师徒关系,对于上师如来给他们安排,观世音菩萨亲自导演的九九八十一难来说,他们四众是分别走在神路上,成就不同果位的修炼人,每人建立了不同的威德。他们各自有各自魔难,各有要去的常人之心。如路经西梁女儿国时,玄奘遇到了国色天香、品貌双全女王的爱慕,终能不恋王位,抛却红尘,道心坚定地奔赴西天。为完成使命,他们之间配合默契,各负其责。在“五庄观”孙悟空奋不顾身跳油锅,代师受罚。其护法敬师之心实在令人感动,也多次出现;大师兄悟空不在之时,牵马挑担八戒、沙僧,忍辱负重,降妖护师;“黑松林”危难之时,白龙马也现身除魔救师,深受其伤。他们每遇生命到危难之时,都得到各层神界、菩萨、如来的亲自救护。师徒四人取经的历史,也是他们个人修炼的历史,在求取真经之时,走完了各自修炼的道路,成就了他们各自应当得到的果位。

说到这,我们大法弟子的修炼和面对的众生,面对未来众多大法修炼人,我们如何对待呢?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什么叫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啊?全世界我知道实质上有70亿人。我们大法学员全算上,当初也只不过就是一亿人。这是什么比例呀?那些人就不能得法吗?下一步人还要修,还有人圆满,但那只是个人修炼而已。是因为第一步得法的叫“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你们和正法时期同在,大法赋予了你们伟大的责任、使命;而将来人得法的,他们只是个人修炼而已,他们就没有这个荣耀,他们就摊不上这样伟大的事情。”我们面对的世人也不是普通的世人,师父说:“我说大法弟子了不起,在这场如此严重的迫害中,你们还在向世人讲着真象,救度着众生。你们救度的那些生命,大家想想,那是简简单单的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吗?如果他真的对应着庞大的天体,你对他讲清真象的时候你救的就是一个庞大的天体,庞大的生命群,救的是一个主,一个王。我说大法弟子不伟大吗?”(《北美巡回讲法》)

我们有幸赶上了这特殊的时期,肩负了特殊的使命,虽然在修炼中,在讲清真象,救度世人中,遭受过前所未有的魔难,如果没有恩师与大法的呵护,又如何顺利的走过那些艰难险阻呢?如果说大法弟子修炼的历史是一部救度众生的历史,同时也是大法威德在世间、在宇宙中威严展现的历史。如果说《西游记》是描述先前救度普通世人的一部“取经记”,而大法弟子是真正师尊引导,我们共同演绎的一部波澜壮阔,惊心动魄——“人间救神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