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被迫害的片段


【明慧网2005年11月18日】善良的人哪,在今天所谓人权最好时期,您怎么会想到,那些披着公安、政府漂亮外衣的所谓执法人员,人民的公仆们竟会是一帮十足的流氓、无赖。他们心狠手毒残害善良之人毫不手软。如果不是我亲眼目睹,我也不可能相信这真实的一切。下面让我来陈述一下不久前发生在我身边的好人被迫害的一个片段。

柳耀华,是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老店村的一个安分守己的家庭妇女。以前她曾身体多病,不能干活,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她整个人变了个样,身体健康,脾气温和,除了干好自己家里地里的活以外,还经常去邻村果园帮人打工,由于她处处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任何环境中都做一个好人。帮人打工时尽心尽力,不计较得失,人们都很喜欢和欢迎她,都争着聘用她。只要和她打过交道的人,都夸她是一个好人。人们也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明白了大法的真象。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人皆知的好人,却从99年7月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她和全国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她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遭受到了多种酷刑折磨,身心遭到了极大的痛苦。以前多次遭到的迫害,这里暂且不说,单就最近一次被绑架,遭受迫害的一个片段告诉您,从中可见一斑,请善良的人们从中能明辨是非,真正认清到底谁正谁邪。

2005年阴历9月11日,柳耀华赶集回家不久,辛庄镇政府610恶人温晓霞带领四个武警气势汹汹地闯入了她家,没出示任何证件,没说出任何理由,在光天化日之下,二话不说,就动手抓人。此时,他们不顾柳耀华年迈婆婆的苦苦哀求,四个武警强行将她抬上了车,直接送到了招远市岭南金矿洗脑班(这是一个臭名昭著的专门迫害修炼真善忍好人的邪恶黑窝),下车后就被两个恶人拖进了一间没有窗户的阴暗的屋子里(注:这里是专门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场所),一句话也没说,就强行给她上了手铐和脚镣,胸前拴紧了一根铁链子,固定铐在一个铁椅子上,接着恶人先用鞋底狠打她的脸,一直打得整个脸嘴都肿胀了起来,嘴角不断地向外流血,他们直到打累了才住手。她被铐在铁椅子上整整两天,不让吃饭,不准上厕所。到了第二天晚上,洗脑班的一个什么姓徐的主任进了房间,随手拿起了一件什么东西,狠命地朝柳耀华的前额猛击。当时就血流满面,这个丧失人性的恶人还不解恨,又伸出双手,用手指抠她的双眼,又穿着皮鞋拼命地使劲踩碾她的双脚大拇趾(当时她没有穿鞋,只穿一双很薄的丝袜),她当时痛得差点晕过去,第三天晚上又来了一个恶人头子,进门就用书狠抽她的脸。

因她拒不转化,拒绝写几书,恶人们恼羞成怒,大约到了第九天下午,门卫一个姓赵的什么主任带了一帮恶人来到了她的房间,其中一恶人叫孙启全,他们先轮番用脚踹她的脸,折腾够了,又用手铐把她的双臂倒背过去吊在空中一根暖气管子上,双脚离地,吊了四、五个小时,然后放下又铐在铁椅子上,第二天又吊了四个小时。就这样,柳耀华在这十几天的时间,天天遭受酷刑折磨,在极其痛苦的挣扎中,度日如年。有一天,她终于有机会逃离了这个害人的魔窟(现下落不明)。

在这个黑窝里,遭受酷刑折磨的何止柳耀华一人啊,是凡被抓进去的人,只要不昧着良心说假话,只要不骂大法和大法的师父,只要不写几书(不炼功的保证书,检举别人炼功的“坦检书”,揭批大法和师父的“揭批书”)就必然要遭受洗脑班恶人们的多种酷刑折磨。前不久,有一个金岭镇的男法轮功学员,因不写几书,先被恶人们吊起来,后被电棍电的满地打滚。那些恶人们就连一个73岁的老太太也不放过,将她吊了一个多小时。这个邪恶的黑窝,表面上打着“法制教育中心”这个冠冕堂皇的招牌,实质上是毁灭善良的一个人间地狱。他不仅折磨人的肉身,也从精神上毁灭人,他们利用两个邪悟者(刘玉久、徐翠兰)天天监视逼迫被抓进去的大法学员看诽谤诬蔑大法的录象、书刊、写几书,还不断向学员家属勒索钱财。

善良的人啊,通过以上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迫害事例,难道不足以引起我们的关注和重视吗?我们真诚盼望您,为了您我他真正的幸福平安,伸出您的正义之手,共同来制止这场毫无道理的迫害,尽快结束令中华民族蒙羞,令子孙后代耻辱的这段历史。还大法的清白,还大法弟子的自由。

在此,我处于良心和道义,也奉劝那些至今仍不识好歹继续参与迫害那些善良的大法弟子的恶人们,不要再一条黑路走到底了。善恶有报这是天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罪大如天。为自己的未来,为自己的后代想一想吧!立即悬崖勒马停止行恶,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不要再拿自己的生命作赌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