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不贪女色 神助及第


【明慧网2005年11月2日】清朝乾隆年间,广东南海书生冯成修上京考试。

一天傍晚,乌云密布,雷声隆隆,眼看就要下大雨。他和书童急急忙忙赶到一座村庄,在村边的一间屋前拍门。门“呀”的一声开了,露出一个少女的脸,冯成修连忙一鞠躬说:“打扰了,打扰了。”又对书童说:“快走,快走,到别处借宿。”

天上又滚过一阵雷声。掉下稀稀落落的雨点。冯成修走到村中间的一座房子拍门,开门的是一位少妇,冯成修鞠躬说:“打扰了,打扰了。”又回身吩咐书童:“快走,快走,到别处求宿。”

雨越下越大,冯成修和书童全身都湿透了,他们跑到村尾的一间屋拍门。屋里走出一位慈善的老太太。冯成修作揖说:“我们上京考试路过这里,请老人家收留我们住一宿。”

老太太说:“快进屋吧,换下湿衣服,我给你们煮点姜汤。”

喝过姜汤,老太太说:“公子,你上京考试,准备得怎样了?乾隆皇的才学很高,殿试很难考的。我出个对联,请公子对一下如何?”

冯成修说:“老人家,请说吧。”

老太太说:“谷黄米白粉如霜。”

冯成修想,这好象是下联。谷、米、粉原先都是同一样东西。可是,形状颜色都不相同,可用什么东西答对呢?他不住用手挠头,想来想去也想不出。第二天上路了,还没想出头绪。

老太太说:“现在想不出来不要紧,等你应考归来,再对答也不迟。”

到了京城,冯成修笔试考得很好,被召入宫廷考殿试。乾隆皇出了一个上联:烟锁池塘柳。

其他应试的举子苦思苦想,不知如何对答。冯成修略一思索,就胸有成竹地把毛笔套进笔套里,望着乾隆皇。

乾隆皇说:“把笔套进笔套者为状元。”

原来,“烟锁池塘柳”五字包含了金、木、水、火、土,冯成修看出这是绝对,没办法对下联的,所以把笔套进套里不写。

乾隆皇单独给冯成修出了一个上联:玉帝行兵,雷鼓云旗雨箭风刀天作阵。

冯成修想了一下,答道:“龙皇夜宴,山肴海酒月烛星灯地为盘。”

乾隆皇抚掌大笑:“对得好,对得好,卿家,我再出一联,请你对:炭黑火红灰似雪。”

冯成修立即想起老太太的对联,不禁大喜,也不加思索就答道:“谷黄米白粉如霜。”

乾隆皇称赞道:“卿家真是才学过人。”

冯成修上任之前回家探亲,沿着上京的路往回走,可是,找来找去,也找不到避雨留宿的村子。更找不到那位出对联的老太太。原来,那位老太太是观音化成的。观音见冯成修品行高尚,不沉迷女色,有意出对联助他考上状元的。

冯成修路过肇庆的时候,挥笔写下“五经里”三个字,从前,五经里巷口牌楼那三个字,就是他写的。

冯成修的所做所为是真正的君子行径。古人讲“男女授受不亲”,《礼记》中对此解释道,是为了防止人们淫乱,向人们表明男女有别,使人们避免男女之间发生嫌疑,因此作为人需遵守的纲纪。

很多人可能会说,冯成修赴试途中遇到的只是件小事。殊不知,越是“小节”,越能体现出他的道德操守到底如何。小事都做不好,在大事上就可想而知了。这需要平常严格要求自己,时时洁身自律,如果不然,在关键时刻怎么能做好呢?

唯有盛德君子才能成大器,担大任。冯成修高中状元后入朝辅政,德才俱佳,世人赞誉颇多。曾任吏部郎中,出任贵州督学、粤秀书院山长、越华书院山长等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