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振巨被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致死的更多情况

【明慧网2005年11月20日】2004年4月29日上午,大法学员韩振巨在唐山开平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当家属接到通知赶到开平医院后,人早已离世。劳教所恶警推卸责任,谎称韩振巨突发心脏猝死而亡。然而,家人在偷看(因劳教所不让接触遗体)韩振巨遗体时,发现韩后背青紫,体型消瘦,实乃长期经受精神、肉体迫害所致。后由知情大法学员证实:韩振巨在开平劳教所承受多次残酷迫害,导致死亡。

韩振巨曾在河北永清县刘街乡渠头村讲真象时,被恶人举报后被非法抓捕。三日后放回。后韩振巨曾于2000年在廊坊万庄劳教所和高阳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二年。

2003年腊月,韩振巨被绑架,被送唐山开平劳教所。韩振巨一边讲真象,一边绝食反迫害。绝食二十多天后,身体已极度虚弱。开平劳教所由恶警禹春雷带队,把韩振巨和北京大法学员周童非法送高阳劳教所强制“转化”,这正是他们所谓的“春雷行动”。

高阳劳教所是臭名昭著的人间地狱,对韩振巨一个绝食二十多天五十多岁的老人竟用棍子猛打,棍子被打断,又用砖砸韩振巨的双肩,接着把韩振巨抓起来抛向空中,韩振巨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又一次抛向空中,又一次摔落地上,这样反复了二十几下。当时参与这次迫害的主要有高阳劳教所李大勇等,韩振巨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仍然继续绝食反迫害。二十多天后,邪恶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将韩振巨和周童送回唐山开平劳教所。而此次周童在高阳劳教所被恶警李大勇等人三次上绳施酷刑迫害,昏死过去的周童醒来后肩胛骨下永远留下了被绳扎出的两条五花肉,见证了这次“春雷行动”的迫害真象。

韩振巨回唐山开平劳教所不久,以许振民为首的恶警们对韩振巨进行了又一轮的强制“转化”。他们为达到邪恶的目的,把韩振巨带到女队,由女队的犹大们轮番灌输歪理邪说,强化洗脑,另一方面由恶警和犹大们包夹,强制不让睡觉,这种精神上的折磨往往比肉体的折磨更残酷。在连续一个星期不让睡觉的非人折磨下,韩振巨已变得精神恍惚,神志不清时违心写了“三书”,后来韩与同修说到此事痛悔不已。这次残酷迫害对韩振巨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后来韩振巨被分在一大队进行体力劳动。

2004年农历新年前夕,韩振巨与其他大法学员一起绝食反迫害,后被调至“教育中心”。所谓的“教育中心”实质是恶警专门对坚定大法学员强制迫害、“转化”的专业场所,里面曾专门关押过多名大法学员,也迫害过多名大法学员。当时与韩振巨一起被关的还有张振广,他们与所长许德山讲真象,许假惺惺的听取他们的意见,骗得他们吃饭,后韩振巨被调医院“专管队”(专门迫害不“转化”的大法学员)。

2004年4月,“专管队”里大法学员整体绝食反迫害。4月25日,韩振巨再次绝食。4月29日早晨,恶警李义把韩振巨叫到厕所里(为的是不让人看见),用手掐住韩振巨的脖子,令韩窒息,数分钟后才放手。韩振巨回到宿舍后约9点左右,突然出现喘息不匀,所医王洪利上来拍韩后背喊叫,韩已不吱声,被抬到值班室后送医院。后得到在场人员透露消息,韩振巨在送医院路上已停止呼吸。

唐山开平劳教所和高阳劳教所长时间对大法学员韩振巨各式各样的残酷迫害造成韩振巨身心俱伤,而“韩振巨是正常死亡”的谎言无非是为恶警们欺骗家人、欺骗众生、掩盖他们的罪行而已。历史将永远记载着这一幕。回忆这段历史是为了讲清真象,让更多的人明白这场迫害的邪恶,也使那些曾经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人惊醒,放下屠刀,回头是岸,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