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议员们对法轮功学员的正义支持


【明慧网2005年11月20日】在胡锦涛访问德国前,德国法轮功学员纷纷给德国议会议员写信,请求他们利用胡访问的机会,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及要求中方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姜仁政。近来学员们不断收到议员们的回信。他们在信中所表现出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正义支持和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严厉谴责,无不给学员们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他们在回信中谈到两个话题: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和帮助姜仁政,在此我们提供给大家其中部份信件的部份片段。

(一) 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要求停止镇压法轮功

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令人发指的迫害越来越引起德国议员们的高度重视,他们在利用各种机会对此提出谴责。制止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呼声在德国政界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公开化。德国的媒体对德国总统克勒当着胡锦涛的面公开批评中国人权问题作了普遍的报道和赞赏,称其做了一次德国有史以来对中国高层的最严厉的批评。我们再看看以下几个议员的回信,不难看出对中共践踏人权的批评已在德国政界成为普遍现象。

1、德国联邦经济合作和发展部女部长,亦为欧盟议会社会党议员的Wieczorek-Zeul,请该部主管东亚部的负责人代她给法轮功学员回信:

“德国政府早已知道,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过份行为和使他们最起码的人权受到伤害。2005年5月30日,在和中国双边人权对话中,德国政府就以这个问题为主题谈论。德国政府在与中国领导人的政治会晤中,无论是双边的还是和欧盟合作者的共同对话中,都持续的提出中国政府部门侵害法轮功学员人权的行为。在这次(胡锦涛)访问中,德国政府也为(要求释放)姜仁政作出了努力。”

2、绿党议员Anna Luhrmann 亲自给学员回信并诚恳的写道:

“我们就胡锦涛访问一事已明确表明:人权问题要放在议程中最高的位置,其中包括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问题。

我们知道,中国政府利用一切能想到的方式镇压法轮功运动以及限制他的活动。针对法轮功的法律程序是完全不符合国家法制的要求的。我们对这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强硬行为完全不能理解。我们在和中方合作者的会面中,在和中方关于法制的对话中,以及在国际性的例如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商讨中,不断提出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歧视、虐待并释放他们。

我深信:在人权问题上不能打折扣,在政治合作的建立中是没有两样的人权标准的。中国对人权的持续伤害表明:仅仅经济的发展并不能导致对人权的维护。

我们将继续为停止镇压法轮功及使人权在中国普遍的受到保护和承认而努力。”

3、基民党的议员Klaus-Peter Willsch给学员写了一封很长的回信,其中的片断如下:

“请让我及时告诉您:我作为基民党和基社党的人权及人道援助小组的负责人,在德国议会就曾重点讨论过言论、信仰、宗教自由的主题。在我们致力于基本自由权时,经常讨论和谴责中国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和对其追随者的关押,这些不仅仅写在德国议会的决定中,也写在给在中国及在德国的中国高层代表者的信中。我们经常和在德国的法轮功学员的代表保持会话联系。

我们无论如何会把胡锦涛的来访作为契机,指出中国糟糕的人权状况。对中国占据世界最高数目的死刑判决和处决,对中国体制的专制,对非官方的基督教教会的被刁难,西藏的状况以及对法轮功学员长期受处罚和在劳教所受控制,使我们深深感到不安。

我们将继续为中国的基本自由权终究在中国得到承认和保障而努力。”

(二) 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姜仁政,使其一家返回德国

姜仁政及其一家人的命运越来越引起德国议员们的关注,一对法轮功修炼者因德国政府部门错误的拒绝其避难申请而被遣送回中国。姜被抓,在劳教所遭受精神折磨,其一家人在恐惧中度日,至今得不到安宁,两个年幼的儿子得不到同龄人的幸福和快乐。尽管德国政府多次要求中共释放姜仁政,仍然都无济于事。姜仁政虽保外就医,可他的一举一动仍受到严格的监视。在胡锦涛访德前,许多法轮功学员写信给即将上任的女总理梅克尔女士和其他许多议员,请他们帮助姜一家返回德国。

德国人权及人道援助委员会里的基民党议员Hermann Grohe代表梅克尔女士给学员写信。他写道:“已在2005年6月29日人权及人道援助委员会讨论了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最新情况。该委员会的成员还利用机会与中国驻柏林的大使馆交涉了此事。请您放心,我们会继续为姜仁政的被释放而努力。”Merkel办公室的助理给另一位学员回信写道:“我向您保证,梅克尔在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谈时对民主、法制治国、人权作了阐述。”

另一位基民党的议员Michael Meister在回信中感慨道:“姜仁政的命运不同寻常的令人感叹。我十分赞成德国外交部对此事做的一切和仍继续为之努力。对人权的侵犯,对言论、宗教及集会自由的任意限制是人不能容忍的。对民主的宣传必须是中德关系的中心脊柱。”

德国议会会长Nobert Lammert请德国外交部有关负责人给学员回信。“很遗憾这两个决定(指德国移民局撤销对姜和郭的遣返令以及威尔士堡市行政法院批准了姜的难民庇护)并没能使姜仁政从劳教所中被释放。姜一案已在2005年5月由德国政府的人权专员Koenigs先生在中德人权对话中提出。请相信,德国政府会利用一切机会帮助姜仁政。”

绿党党派的议员Hans-Josef Fell先生多次让其助理跟法轮功学员联系,信中强调Fell先生十分致力于这件事,并安慰学员:“他向您保障,德国政府会在中国主席胡锦涛访问期间尽力而为,基于威尔士堡市行政法院最新作出的决定(指批准了姜的难民庇护),促使姜仁政的释放及他一家返回德国。”

社会党派的女议员Brunhilde Irber 女士在接到学员的请求信后马上致信于德国总统克勒。她写道:“我请求您在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谈时谈及姜一例,请您为姜仁政的释放和他的一家人回到德国以及停止在中国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而努力。”

另一位社会党派的议员Lothar Mark在回信中告诉学员:“德国政府会在中国国家主席访问时谈到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并会强烈要求释放姜仁政。在德国曾给姜一家的居留造成的所有明显障碍全都会扫除。”

以上只是议员回信中的几个例子,看得出德国各大党派都对姜的命运很关心并为之作出努力。然而他们是根本想不到的,姜一家本应在德国外交部的努力下于11月11日飞回德国,然而就在胡访德的前一天,姜的新护照被本溪市劳教所负责人收走。他被告知不准离开该市,他并没有被释放,威胁他不准告诉他人发生的事,否则对他不利。

在德国众多议员努力的同时,中共却仍然继续对姜的迫害,这种愚蠢和卑鄙无耻的行为只能加深德国政治家对中共迫害法轮功严重性的认识和引起他们对此的强烈谴责。中共在摇摇欲坠之中,今天对姜仁政一家和对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只能是垂死前挣扎,令世人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