蒿文民被邯郸市劳教所迫害离世记实


【明慧网2005年11月21日】法轮功学员蒿文民,男,1962年1月24日出生,现年43岁,系河北省邯郸市魏县城关镇梁河下村人。自1999年7.20以来,长期受到当地派出所、公安局、610办公室、邯郸市劳教所等部门邪恶人员的长期非法骚扰和迫害,终因承受不住肉体和精神上的摧残,于2005年10月15日含冤离世。

蒿文民自修炼法轮功以来,身心、家庭受益,从他第一次学完李洪志老师的著作《转法轮》开始,他就深深的明白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功法,是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从此坚持修炼下去。1999年7月至2002年春期间,因蒿文民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一直被当地公安、610办公室人员长期骚扰,并先后被非法关押两次,蒿都以绝食的方式,连续多日不吃不喝,抗议对自己的不法行为,后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

2002年正月二十四日,蒿文民在本县向人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真象时,被恶人告发,魏县公安局漳南分局非法将蒿绑架至县看守所,蒿绝食20天抗议对自己的非法侵害,恶警无奈,只好将其放回家。2002年5月,魏县公安局三人找到蒿文民,以修电视机为名将其骗走(蒿文民以修理家电为生),蒿带着修理工具来到县公安局后就被强行绑架,非法送往邯郸市劳教所進行迫害。在将蒿送進劳教所大门的时候,魏县公安局一恶警对他说:“你不是能绝食出来吗?这次我看你还能不能出来!”

蒿文民在邯郸市劳教所被分到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队”。一到那里就被要求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强迫观看诋毁、诬蔑大法的音像、资料,让一些假学法轮功的人编造乱七八糟的歪理来做蒿的“思想转化工作”。蒿文民自学炼法轮功以来身心受益,坚定对大法的信仰,拒不接受非法的所谓“转化”。接下来对蒿的“洗脑手段”开始升级,经“专管队”队长们研究后,开始对蒿采取不让睡觉的邪恶手段。从劳教所里的犯人当中挑选几个肯死心塌地为队长卖命的作为“帮教”,轮着班每天24小时不停的看管着蒿,不许他睡觉,不许坐着、躺着,不让靠床、挨床,一闭眼睛就马上叫醒,否则就拳打脚踢。在不让睡觉的同时,还让那些所谓“做转化工作的人”轮班给蒿讲“道理”、罚站(一站就是连续20多个昼夜,脚站肿了,腿站肿了,脚面、脚脖子肿到了极限,毛细血管都胀裂了……因毛细血管渗血而变成了红色……),在酷暑的烈日下曝晒,打,电,铐等等。在开始的十几天里,根本就不让蒿睡觉,到后来有几次就打也打不醒了。就这样,从2002年6月初至2002年8月底,蒿文民被长达近三个月的时间被剥夺睡觉!

我听说猎人驯服猎鹰时有一种方法叫“熬鹰”,打猎前将鹰放進笼子里不让其睡觉,但一般以三天为限,超过这个时间鹰就会承受不住而死去。前苏联有一种对付间谍的刑审手段,也是用各种方法不让人睡觉,但一般以七天为限,七天后如果还审问不出来情报,就不再用这种刑法了,因为一般人被强制不睡觉的极限为七日,超过这个时间,人的精神会崩溃的。我无法想象蒿文民是如何承受了近三个月不让睡觉的这种灭绝人性的酷刑,人怎么能承受得了?!那些迫害蒿文民的队长和恶人们怎么能下得了手?!用这么邪恶的手段去惩治一个努力提高自己的心性标准、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

蒿文民没有倒下。2002年8月底,在经历了近三个月不让睡觉的折磨后,蒿开始以绝食的方式抗议邯郸市劳教所的恶警们对自己的非法迫害。绝食后的第三天下午,已是步履蹒跚的蒿文民被叫到专管队值班室,恶警李海明恶狠狠的对蒿文民说:“你装什么病?不吃饭了?难道你绝食吗?马上回去给我吃饭,不然我让你知道厉害!”然后用几根电警棍对蒿進行电击,长达一个多小时,蒿的腋窝处、胸口都被电出了许多水泡,流着水……

绝食后的第五天,蒿的身体出现生命危险症状,血压降至最低极限,恶警们怕担责任,匆匆将蒿文民送至邯郸市第五医院紧急抢救。接下来对蒿的迫害手段就是每天强迫插管灌食和治疗,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没放弃对蒿文民洗脑。法轮功修炼者们是努力在做好人、努力提升自己思想境界的人,你们要把他们“转化”到哪里去呀?!“转化”成违背真、善、忍天理、诽谤大法、颠倒黑白、不辨是非的坏人吗?!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蒿文民的身体逐渐开始恢复。至2003年初春节前夕,蒿的身体基本康复时,专管队恶警们对蒿文民的“洗脑”又开始加强。威胁、恫吓,所有的迫害手段准备使用。在邯郸市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会受到严重的迫害摧残,如灌食、电击、打、吊、绑、铐等手段强迫進食,甚至有的插管灌浓盐水,许多人承受不住这样长期的折磨而進食。而对于受重伤的人绝食,恶警们一般不敢采用过激的强迫手段,怕出人命。

進入2004年,蒿文民的身体状况每日愈下,吃饭量也减少。等到蒿离自己出狱日期临近的几天,突然劳教所专管队恶警们通知蒿文民,给他加期三个月,原因是蒿文民以前曾经“违犯所规所纪”。这有意安排的“通知”无疑给身心备受摧残的蒿文民又在精神上带来了沉重打击。等到2004年4月,蒿文民出狱,之后一直在家,不能干活,只能靠妻子侍候。

2005年9月的一天,邯郸市劳教所的几名恶警——高飞、邢延生、高金利三人,以“看望”为名,来到蒿文民的家里,当时蒿与他的妻子都在家。当得知蒿文民对法轮功还是以前的认识时,恶警便气急败坏起来。恶警邢延生恐吓道:“若在你家里发现有法轮功的东西,立即逮捕你。”随后又对蒿说:“就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你就活不到春节!”蒿此时却平和的说:“你们队长说得这是啥话?怎么这么说话。”(注:2005年9月,蒿文民在魏县县医院检查身体结果为:肺穿孔,血小板丧失造血功能,内脏器官除心脏外均呈现糜烂状态。另外,蒿长期上厕所大便时便血,且流血量很大。恶警邢延生在说蒿活不到春节这句话时,其他两个恶警示意制止,不让说,知情者怀疑在劳教所里恶警们是否对蒿文民使用过恶性不明药物)。之后,据看望蒿文民的亲朋好友说,这些恶警走后,给这个受到创伤的家庭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2005年10月15日,蒿文民,这个远近乡里乡亲都公认的老实人、努力做好人的人,只是因为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而被那些泯灭人性的恶警们迫害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蒿文民走了,他离开了爱他的亲人,撇下了还要靠他抚养的儿女,永远离开了这个令人感叹万千的人世间!

写到这里,我的眼在流泪,我的心在淌血!蒿文民的冤屈在中国现在何止百例呀!海外“明慧网”上公布的透过重重封锁传到国外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亡的人数已达2800多人。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20以来的六年中,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死亡案例高发地区依次为黑龙江、河北、辽宁、吉林、山东、四川、湖北。在被迫害致死者中,妇女约占54.54%,50岁以上的老人约占57.21%。截至目前,这个死亡的数字还在不断的增加,那么还有多少没有被统计到和不知姓名的法轮功死难者呀!迫害还在進行着,迫害还在不断加剧!

我不禁要问:这难道只是那些实施迫害的恶警们的罪恶吗?是谁令它们竟敢如此胆大妄为?由江鬼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学炼者的全国性迫害持续六年多了,中共高层几乎人人都知道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和无辜,为什么没有人敢站出来制止这一天大的冤案?

中共邪党改变不了它十恶俱全的本质,在单单因为中共邪首一个妒嫉心的驱使下,不惜花费中国国民收入总值四分之一的国力来镇压、迫害、诬蔑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民众学炼群体,对一心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灭绝人性的疯狂摧残!这是中国人的奇耻大辱,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法轮功修炼者虽然不参与政治,不追求社会上的名、利和权力,但中共邪党在中国这样无限度的祸乱和行恶,我想我们不应该唤醒人们长期被其愚弄后而麻木了的思想吗?!那些忧国忧民的有识之士们,你们还能这样长期的袖手旁观吗?中国老百姓不应该有自己真正的自由和人权吗?中华民族的明天还要这样黑暗下去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呀!

中共邪党必亡!中国人正在慢慢的觉醒!中华民族一定会有自己的自由、美好、和谐的社会和明天!

附:邯郸市劳教所、魏县恶警名单:
魏×× 邯郸市劳教所副所长(专管法轮功工作) 电话: 宅电:
姚建明 邯郸市劳教所专管队大队长 电话: 宅电:
王志明 邯郸市劳教所专管队副大队长(邪恶至极) 手机:13832089622 宅电:
高飞 邯郸市劳教所专管队队长(邪恶至极) 电话: 宅电:
邢延生 邯郸市劳教所专管队队长(邪恶至极) 手机:13231097109 宅电:
高金利 邯郸市劳教所专管队队长 电话: 宅电:
李海明 邯郸市劳教所专管队队长(邪恶至极) 电话: 宅电:
……
注:以上邪恶至极的恶警姓名已被列入《法网恢恢》黑名单,随时准备对其進行正义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