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忍迫害炼功居民 镇长书记遭天惩


【明慧网2005年11月21日】回顾在这七年的正法修炼过程中所经历的人世间从古到今所没有的残酷迫害,和毫无人性的血腥镇压,我和妻子顶着巨大的压力,坚定的走了过来。然而,那些迫害我们的恶人却在无知中造业,其迫害佛法和修炼人的大罪,终会得到天理的惩罚。2001年间,迫害我们镇众多大法弟子的镇党委书记和镇长就是现世现报的一个确凿的例证。

我和妻子是98年10月喜得大法的。当时我们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功。来我们村洪扬大法的学员就告诉我们:法轮功是教人向善、道德回升做好人的大法,我们就下定了决心去听听。刚开始我们还听不明白师父讲的是什么。我们就继续用心听下去,慢慢的就入了心了。师父讲到了人类道德的败坏,讲到了宇宙的特性“真 善 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我们的心胸豁然开朗。我们一下子就明白了让我们苦苦思索而又不能明白的许多问题。在听到第三讲时伟大的师父就给我妻子净化了身体,激动的她流下了泪水。

可是好景不长,99年7.20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开始了。电视报纸不断的攻击师父和大法,对修炼者惨无人道的抓捕和迫害,使我们心中感到沉重的委屈,这么好的功法,它们不让我们学炼,太不公道了。怀着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的心情我和妻约了我们临村的几名同修在一块切磋。大家意见很统一,决定上北京证实大法。

就这样,在2001年6月26日我和几名同修踏上了去天安门证实大法的路。我们证实大法、捍卫大法的心是坚定的,但由于带着很多的人心,又不知道怎么去证实法,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就围着天安门广场转了一圈。回来的路上,碰上了找我们的坏人,骗我们上了他们的车。他们把我们几个一起拉到一个派出所。

在那里,恶警强迫我们几个面对着墙坐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8点左右,镇派出所把我和我妻子非法带回了派出所,分别关在一间屋子里,恶警审问我们为什么去北京,谁联系我们的。我们没有回答邪恶所提出的问题,恶警就把我们从屋里拉出来,把我铐在一根电线杆子上,把我妻子铐在一根篮球架杆上。那一天天很热,有一个女警察给我妻子送来了一碗水,她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就告诉她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她说她知道法轮功,说在上学的时候 ,教他们的老师也是学法轮功的。我的妻子就跟她讲真象,给她背师父的经文《心自明》,她听了很感动,还说也不想干这个害人的工作了,以后她也要学法轮功。

中午的时候,派出所把我们拉上警车,恶警用手铐把我和妻子铐在一起,前后各有两辆警车开道,把我们拉出去游街。从派出所出来往北走,街两旁站了很多人在观看,有的人问我们犯了什么罪。我们就告诉他们我们没有犯罪,只是炼法轮功的,是按“真 善 忍”要求做好人的,这是他们在迫害我们。就这样走了几里路,把我们带到一个很偏远的小院里,开始了对我们惨无人道的折磨。

恶警们用粘胶带把我们的眼睛粘起来,反手带着铐子,我和妻子分别关在两间小屋。以镇党委书记为首的恶人开始用木板打我们的两腿,一边打一边问我们为什么上北京,谁联系的。他们没有问出结果,就开始打我,每打一遍约20分钟,打完了就浇一桶凉水,打了八遍,打完后就用电棍电。之后,该书记还对我们说:“你们千万别出去说这事,这个事就当没发生一样。”还重复了5、6遍。然后来了辆车,恶人们把我们两个扔上车,拉着我们不知去了什么地方过了一夜。

第二天,恶警又把我们拉回派出所,恶警给我们摘手铐时手腕肿的象大棒子,手铐已钳在了肉里,给我们撕开眼上的胶带。当时看到了我的两条腿又黑又肿,剧烈的疼痛象刀割一样。约上午9点左右,恶人叫来镇医院的医生给我们治疗。医生说我们两腿的肌肉和细胞组织全部被打坏,若不抓紧打针吃药,半年好不了,甚至残废。医生要给我们打针,我们没有配合他。所长又搜了我们身上的钱,给我们买了些药让我们吃,我们偷偷的扔了。当时我们只有一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这样仅用了12天我们的腿就好了。

就在我们回来的第二天,恶警开始了对全镇上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大抓捕。把所有的学员都抓到了镇党委后院的破屋里,强迫他们看攻击大法的电视和书,逼着他们放弃修炼。有一对夫妻不放弃修炼,被恶警打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一位学员因从他家中抄出了一份经文,恶警就把他打的两腿都不能走路,所用手段极其残忍,家人送饭,他们也不让给吃。

镇上的恶警对我们又进行了经济迫害,我和妻子还有另两位功友每个人罚了12000元,其他人每人5000元,累计达18万元。有一位老年功友因交不起罚款,镇上的书记、恶警共20多人到他家去抢东西,还抢了他儿子家的东西。

恶警在我们镇上办了一个月洗脑班。第二天,在“庆功宴”上44岁的镇党委书记遭报,当场毙命。镇长在一次车祸中撞断了腿。真是昭昭天理,善恶有报。

在此正告那些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们,为了自己的未来,弃恶从善,不要再干这种害人害己的事了。清醒吧,神给你们的时间和机会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