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记师尊教诲 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


【明慧网2005年11月22日】2005年6月5日,我发真象资料时,遭恶人举报,被邪恶非法抓捕。我牢牢记住师尊的教诲,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在派出所,不法人员们要做笔录,我讲修炼大法的体会和大法真象。由于我不报地名、姓名,他们强行给我照像,我不配合,几个人把我的头往后按;他们叫我吃饭,我绝食。

当天晚上,不法人员们把我送到市拘留所非法刑拘。我在2001年曾被非法关押,就由于对法理认识不清,被邪恶钻空子,无可奈何的等邪恶劳教。这次我進去的第一念是:请师父加持,我还有许多众生要救,我不能在这里呆,七天之内必须出去。于是我继续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并静下心来找自己的执著。一是学法不静心,流于形式,一直处于家庭矛盾中,被常人之心所带动,再加上求安逸心、懒惰等魔性干扰,使学法不静心,不知不觉的被邪恶钻空子;二是发正念有时昏昏欲睡,被杂念干扰的厉害,不能清醒的发正念;三是做事心态不纯,有时讲真象较多或顺利时就起欢喜心、显示心,讲真象不顺利时不是总结经验或找自己的不足,而是浮躁、灰心,认为此人不可救,容易被常人的情绪带动。我心性虽有漏,但决不能成为邪恶关押迫害我的理由和借口。

第一天,拘留所不法人员指使一个我以前认识的吸毒犯来监视我,不准我炼功、发正念,背经文。我炼功,她就打我;我对着她发正念,然后严肃的告诉她,你打大法弟子对你不好,要遭报的。她说我不怕,我在劳教所打了很多炼法轮功的。我用手指着她说你明天再打我,你就自己打自己。她说我怎么能自己打自己,说着话双手不由自主的打起自己来。第二天她对管教说她好害怕我。我知道这是正念的威力,从那天后犯人再也不敢打我了。

第二天,警察非法审讯我,我也给她们讲真象,不回答她们的提问,也不签字盖手印。副所长找我谈话,说:“你明天再不進食,我们就强行灌食。”我告诉他,为了你将来有个美好的未来,我劝你不要迫害大法弟子。第三天,副所长又把我叫去,说要强行灌食,还说昨天晚上值班,今天还休息不了。我对着他发正念。一会儿他摇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回去了。

第四天,所长来了,把我弄到医务室,要强行给我灌食。我说你们给多少大法弟子灌了食,他们说有20多人。我说我不希望你们欠下命债,为了你们的未来,不要迫害大法弟子。所长还是要灌食,我对所长说我没修炼前患有严重疾病,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你们这样迫害我,出了问题你们要承担责任,我的亲人是懂法律的。最后所长和副所长之间发生分歧,谁都不想承担责任,灌食不了了之。

下午,他们又要给我输液,我说我没病我不输液。他们叫几个犯人把我强行绑在刑床上,强行输液。还叫来我的爱人和堂妹,妄想用亲情来动摇我。我坚决抵制,对他们讲真象,喊“法轮大法好”。

第五天,来了一个管610的副局长找我谈话,还是叫我進食,以达到他们继续迫害的目地。我还是发正念、讲真象。下午,管教和两个保安、一个司机把我带到市医院检查,我一路上请师父加持,发正念铲除医生、管教、保安背后的邪恶。医生叫做心电图,我睡在做心电图的床上,就感觉出现心脏异常,结果心电图报告有冠心病,医生说要住院,我说我不住院。医生说这么严重不住院出了问题谁负责,医生叫管教签字。

回拘留所后,来了个承办,叫我做笔录说:明天你爱人接你回家。他匆匆忙忙的问了几句后叫我签字盖手印,我拒绝。他走后,剩下两人看守我,我给他们讲真象中知道他们是党员,我告诉他们退党自救保平安,希望他们能看《九评》,其中一个明白真象后叫我帮他和他的爱人用化名退党。

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第六天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拘留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