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的亲身经历揭露佳木斯劳教所的酷刑迫害


【明慧网2005年11月22日】2002年12月份我因发真象资料被三名邪恶之徒绑架。2003年1月6日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在不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把我从看守所强行送到佳木斯市劳教所。与我同行的还有另外九名同修。我们十几个人被带到劳教所大队办公室的走廊。大队负责人张晓丹手指着我们破口大骂。骂累了,就开始搜身。九中队副队长刘亚东强迫我们脱掉所有的衣服,连内衣内裤都不放过。寒冬12月我们被扒得一丝不挂。刘亚东发现同修寇维香、代丽霞身上有经文,嘴里骂着象疯子一样冲上去一顿拳打脚踢。

然后,张晓丹大喊:你们谁有心脏病,我领你们去治心脏病。(后来明白是去用刑)我们被分别带到一楼的单间寝室,每个房间里都有几个转化邪悟的人。她们围着我,左说右劝让我写“三书”。我告诉她们,转化写“三书”是错误的,你们不要劝了,我是不会写的。张晓丹、刘亚东不断的过来看,问:“她写不写?不写就扣上。”不由分说几个人上来把我按在铁床的三角铁上沿边,扭着我的胳膊从床沿底下穿过去,扭曲到后背,另一支胳膊从肩头下来,两个手腕被手铐紧紧地铐在一起,进行残酷的折磨。我的手被铐得肿起来,手铐勒进肉里,那深深的血口子,令人痛苦不堪。这是第一次大背铐。

第二次是3月份,劳教所恶警们知道我们根本没有转化,再一次强制我们写“三书”。每天分批对大法弟子实施大背铐,妄图逼我们放弃修炼“真、善、忍”大法。很多同修被铐得伤痕累累,极大的伤害了她们的身体健康,造成精神上巨大的压力。

最后轮到我,中队长洪伟问我:“你写不写?”我说:不写!洪伟和几个刑事犯一拥而上,硬把我按在床沿边,同上一次一样大背铐。当两只手被强拉铐在一起时,我几乎昏过去,胃里翻腾恶心,呕吐。每分每秒都在承受着极度的痛苦。以至后来我的右臂稍一用力就疼得受不了。恶警蒋佳男不管我们伤得多重,还要强迫我们干活,不许我们讲道理,再说不能干活,就给我们加期。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我的右臂才逐渐好转。

第三次大背铐,因为我们没喊口号,被囚禁在教室里坐小板凳,从早坐到晚,恶警不许说话,不许动,周围刑事犯看着,一切都在严密的监控中。我们不断的向警察讲真象,告诉她们我们是被迫害的,对我们的镇压是错的,我们不是犯人,所以不应该喊什么口号,她们不听。大队长何强亲自写诽谤师父的标语,挂在教室墙上让我们看。我们无法忍受对师父的诽谤,撕下标语,中队长洪伟气急败坏地冲过来殴打大法弟子。何强紧急调集了警戒科男干警王铁军等十多名恶警,手提电棍,凶神恶煞地对法轮功学员猛打猛踢。电棍喷着火星吱吱作响。68岁老年同修张令德,被电得脸上起大泡,至今老人脸部的电伤还在。同修李淑梅、张春芝由于惊吓加上电击造成大小便失禁。即使如此,恶警洪伟也不肯放过她们,继续用电棍电她们身体的各部位。

恶警王铁军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拖到寝室用手铐扣在床头。张晓丹过来喊到,不能这么扣,给她大背铐,大背铐一段时间,又把我们弄进教室,大背铐在一张床上,一张床两边铐了六名同修。铁床来回活动,我们的手腕手背被勒的更紧,我们全身的重量都在手铐上,那种滋味真的是生不如死。而这一切酷刑仅源于我们信仰“真、善、忍”,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痛苦的折磨持续到恶警们吃过午饭,才陆续给我们打开手铐,洪伟说这是看谁谁的面子,依我是不会给你们打开的。恶警孙丽敏强迫我们念诽谤师父的标语,不念就接着铐。这一次我的左臂伤得很重,半残废。天天夜间睡觉疼醒,翻来覆去无法入眠。翻身起床都十分困难,需要睡在旁边同修的帮助才能起来。一年多过去了,我的左臂还没有完全恢复,经常疼痛,右手背上的铐伤依旧存在。

当我们向人们讲述这一切的时候,他们非常震惊:怎么能这样对待你们,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是违法的吗?!还有人说:共产党专迫害好人,这算是爱护人民吗?真让人失望!几句实话说明人们在觉醒,共产邪党的腐朽堕落和政权的摇摇欲坠。

写出这段经历,目地是希望佳市劳教所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们能反省自己的罪恶,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给自己留一线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