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大法弟子书面交流文章有感


【明慧网2005年11月24日】“万古艰辛只为这一回”。我应该照师父的要求做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放下所有的执著心,正念正行的做好三件事。

通过看《明慧周刊》受到很大的启发和鼓励,现在是我修炼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特别近两期的大法弟子书面交流会文章篇篇感人肺腑。都是在师父正法理中走到了那么高的境界,才能写出这么方方面面的精彩文章来。

我是受了其中与我修炼路很相似的一位同修的鼓励,我想我也应该把自己的想法写出来。在《明慧周刊》上交流真是可以达到互相帮助、互相借鉴、共同提高的目地。

我和那位同修的修炼道路太相似了,只是我没有这位同修做得那么好。在没看到这位同修的文章前,我一直很困惑,为什么我的情况那么特别。自从98年得法就很精進。开始学法的时候犯困,那我就边走边读,用手打脑袋一直要学完一讲。后来学法时口渴,当时的感觉特别难受,真想去喝口水(在家学法)。可我不顺从它,不让口渴的魔来干扰我学法。就这样几次这两个关都过了。我除了集体学法外,自己在家自学,一天《转法轮》要看六讲。大量的法理呈现在眼前,我明白了大法修炼的意义,怎样才是修炼的法理。所以修炼的层次突破的很快,自己感觉得到,几乎一个星期过一次关。身体的康复、本体的转变都是看得见的。

我得法七个月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看到电视上对大法的诬蔑,心里非常难受,觉得政府简直太荒唐了,一定是搞错了。99年7月進京上访说明真象,当时去了公安局说明来意,证实法的效果很好,起码他们看到了大法修炼的正面。详细的就不写了,太长了。我的体会是:出于一个纯正的心态证实法、说明真象效果都是好的。也没受到迫害。我想是因为我的心很纯,没有其它乱七八糟的想法,也没有对谁的怨恨,就是说明大法好,不应该这样对待大法和大法学员。2000年再次進京上访,工资被扣发,我利用要回吃饭钱的理由找有关部门讲真象,完全用善的理智的行为证实大法的好。最后工资一分不少全部退还给我。我女儿也被迫害两年多。我以亲人的身份找各个有关部门,找他们要人,说明真象。效果都比较好。

通过我自己的做法,我体会到只要我们自己的心态正,真正是为别人好,邪恶也恶不起来。事做了也没有遭迫害。我们地方学员流传我是特务,和公安玩得好。不与我接近。我认为真正的安全是自己的心正,真正明白大法的法理,奥妙无穷,运用自如。并不是高不可攀、轰轰烈烈的什么事。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说:“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象。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通过这件事情,你们就会有机会接触更多的人,就会大面积的去讲真象。平时你没有机会,你拽过一个人来就跟他去讲真象,还有点不好意思,是吧?现在有事干了,那就讲吧。”师父讲的法,都是我们在证实法中的法宝。只有学好了法才能更好地运用,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困惑的是我在外面做得那么顺,可在家里却寸步难行。我和那位同修相似之处,就是我象她一样也有一个丈夫,家庭环境、处境都相似,年龄也相仿,也是心地善良特别能忍的人,家务全包,没有什么主宰权。本来就是这样的环境,再加上孩子因修炼被迫害,而孩子是他的命根子,可想我的日子简直过不下去。当时正是邪恶的天安门自焚事件之时,所有的政府部门,亲朋好友都是指责,一股脑儿的把大帽子给我带上,什么虎毒不吃子,你连老虎都不如,把孩子推向火坑。家里的外面的压力可大了。三十晚上,我辛辛苦苦的做了很多菜请我丈夫一家来过年。吃完年饭全家人骂我一通。女儿不能回家过年,在那里受罪,他们说这个牢该我去坐,是我害的。

我通过对政府部门及亲朋好友讲真象解除了许多误会。可在家里不行,有时念不正的时候,真的想还不如在牢里好过一点,这是邪念,千万不能这样想。师父说了“修炼路不同,都在大法中” ,我觉得我的磨难主要就是在家里。丈夫不许我炼功,不许我说有关大法的话, 说明真象就会招来恶运。我为争取炼功被打被骂,丈夫说我伤透了他的心:孩子在牢里你还要炼。

我心里明白,无论怎么样,我修炼的步伐不能停,我慎重的向他宣布:无论你怎么处置这个家,我不可以不炼功。他看到我的决心,虽然没明确表态同意,可我炼功时他也装作没看见。我学习的任何东西都不能让他看见,我所有要做的家务都留着等他回来后再做。他不在家的时间可是宝贵的,因为我有决心修炼的心,师父就给我安排机会。这个机会开始我还不想要往外推。因为我不放弃修炼伤透了丈夫的心,他走向了外面舞厅,有了要好的舞伴儿,我这个心就受不了,那段时间简直可以放下修炼了,难受得睡不了觉。我加强学法,一遍一遍的背《道法》和师父讲的关于放下对情的执著的经文,但是心中也难以放下。

我想我任何时候面对邪恶都是堂堂正正的理直气壮,在这个磨难中难道我要掉下去了?还是通过加强学法我问我:“自己是修大法重要,还是执著于情重要?这两头,那头重那头轻?你掂量一下!”这样才把这个心压下去,心放下了再回头看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磨炼我的心性的假象。我反而还要感谢他的伙伴为我提供了修炼的环境。回头想想真不合算,人最执著的东西其实是最没有用的东西。但是在家里毕竟没有正面学法环境。这种状况一直持续着不得解决。发正念铲除控制他的邪恶因素,坚持了几天看看没有效果又放弃了,对他我很无奈,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提高心性,在常人中他强我弱,我觉得我救度不了他。

通过写这篇文章我看到我的情比较重,有怕心和求安逸的心。怕面对面和他讲被打被骂被吵的难受。有不给他讲真象日子还好过一点的心,而没有包容一切的慈悲心。这个心态调整起来有一定的难度,可是我是大法弟子,是助师救度众生来的,再大的难度为这一回。我应该照师父的要求做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放下所有的执著心,正念正行的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