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是严肃的


【明慧网2005年11月25日】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师父说:“那些得了法的人从表面的人这讲知道了法的内涵的,有的从法中得到了生命的延续,有的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家庭的和睦、亲朋好友的间接受益与业力的消减,以至师父为其所承受的等等这一切好处;从另外空间讲身体在向神体在转化,然而当大法要圆满你时却不能从人中走出来,在邪恶迫害大法时你却不能站出来证实大法。这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建议》)

这些走不出来的人和邪悟的人,都是因为放不下世间的名利与常人的感情,还以为自己是聪明的。当众多真修弟子在失去一切的恐怖威胁下走出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时,他们以为自己“明智的”选择了安全的方向,什么利益也不会失去。孰不知,离开大法的生命是最不安全的。大法弟子不能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或者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就给了邪恶一个迫害自己的把柄。邪恶利用邪悟的人,就象旧势力利用那些烂鬼一样,目地之一就是要淘汰他们。

下面是发生在北京市密云县的几个事例,这些邪悟的人和一些至今不能走出来证实法的人应当惊醒了。

1、朱玉芹,女,63岁,密云县太师屯镇前八家庄人。1997年得法,98年夏季她从山上自家门口台阶上滚下来,下身全部失去知觉。在梦中看见师父给她调理身体,不到一个月就能下地了,并且自己能从山坡上下来参加炼功点学习,以后身体完全康复。99年7.20以后,朱玉芹怕影响儿女前途,公开宣布退出法轮功,把大法书也交给了邪恶,还顺从邪恶说了许多不好的话。2000年自觉胸部不适,经检查为肝癌,2001年春季死于肝腹水。

2、裴桂珍,女,46岁,密云县西田各庄镇韩各庄人。97年得法,2003年1月被绑架到洗脑班,强行“转化”后邪悟,为邪恶抓捕大法弟子提供线索,致使密云县城关镇小唐庄村大法弟子李宪友、刘玉琴、温继宗等三人被绑架,每人被非法劳教二年。李宪友之妻刘玉琴被迫害致死。2003年5月,裴桂珍突发暴病死亡。经医生检查为心律加快猝死。

3、朱克华,男,56岁,密云县巨各庄镇焦家务村人。2002在妻子曹小明影响下开始修炼法轮功,2004年春节被邪恶绑架至镇洗脑班后邪悟。2004年6月,朱克华竟不顾夫妻之情,将妻子举报,致使大法弟子曹小明被非法劳教两年。同年8月,朱克华重感冒6-7天后死亡。

4、王××,男,41岁,密云县城关镇李各庄人。97年得法,2001年被邪恶送洗脑班后邪悟,甘当邪恶爪牙。在邪恶的怂恿下,王犹大在洗脑班上用圆珠笔尖扎坚修的大法学员,并污辱猥亵女大法弟子。同年夏天此人即遭车撞身亡。

5、刘常久,男,60多岁,密云县太师屯镇后南台村人。96年得法,以前的病都好了。99年后不敢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宣布退出法轮功。2002年夏天在公路边捡破烂时被汽车撞死。

6、项××,教师,女,60多岁,家住密云县宾阳北里小区。98年得法,以前的一身毛病都好了。但99年后一直不能走出来证实大法,只是在家偷偷炼功。2005年春节的一天突然栽倒在自家的暖气片上,失血过多而死。

昔日的同修啊,赶快清醒过来吧!不要再被邪恶利用了,它们利用过后就是要迫不及待的将你送入地狱啊。有的人危险已经真的降临了,只不过还未显现给你。师父一次次给你们机会,你们都拿师父的慈悲当儿戏。正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你们如果再迟疑下去,失去的已经不是圆满提高的机会了,而是永远失去生存的最后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