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中八劳教所所谓的“育心学校”的残暴 【明慧网】

贵州省中八劳教所所谓的“育心学校”的残暴

【明慧网2005年11月27日】贵州省中八劳教所是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有多少人在这里被迫害致死致残?无人能知。然而共产邪党却将这个魔窟附以美名挂上黑牌叫“育心学校”。我们且来看看邪灵恶党是如何“育心”的。

一、“育心学校”中人们的悲惨处境

中八劳教所五大队二中队是男队,二中队被关押者长年累月的劳动,有很多人被逼得连续五、六天不准睡觉的干活,这里没有星期天,也没有法定节假日。每年“五一”休息一天,“十一”休息一天,腊月三十晚上可休息,正月初一休息一天,但是前提是必须提前通宵加班加点把休息这天的工作做完。这几年的工作主要是制作彩灯,是帮珠海一家集团公司生产的出口产品,产品主要出口法国、英国、荷兰、意大利、美国、德国等一些国家。

该集国公司派人到中八劳教所作技术指导,据指导工作的员工透露:在该集团公司的生产厂是用机器焊接灯泡,每人每台机器每天最多只能够焊接2500个。而原二中队队长涂重久给每个人下达的任务是每人每天手工焊接灯泡超过6000个,这种超负荷的无休止的劳役使每个人身心都遭受极大摧残。

备受折磨的人中年龄小的十四五岁,老的七十四、五岁,他们也承受同样的劳役。生活标准每月报帐按每人80元人民币,这80元中管伙食的贪污一点、一群煮饭的再偷一点,各中队帮恶警迫害人的“拐子”(各监号的牢头因是狱警的帮凶,就象狱警们手中的一根拐杖,所以平时人们管这些人叫“拐子”)抢一点,进到人们嘴里的食物只能价值60元左右了。

2003年至2004年这两年里,因多次停电,被关押者每餐吃的是一两面粉煮的面巴,俗称“金鱼巴”。2004年5月的一天又是这样的“金鱼巴”作午餐,却同样要超负荷的工作,在不堪忍受的情况下,终于绝食。看见这点点吃的还要干如此沉重的劳动,善良的老干也流下了眼泪。当日队长涂重久不在,第二天中午开餐时涂重久在队前進行了一次可笑又流氓式的训话,他两手叉腰,挺着肚子,马着黑脸,瞪着大眼大声骂道:“有的人不知好歹,带头闹事,你要想砸我的碗,我就要砸你的锅,大胆告诉你,没有两下叮咚,也不敢在这闯天下!”恐吓、谩骂这是“育心”学校教育方式中的一种。果然,因对被关押者心狠手辣,涂于2004年被提升为生产大队长,用他的狠毒又可以剥夺被关押者的休息时间为恶党多赚利润。

被关押者在短短的休息时间里,却因为有成群的臭虫叮咬难以安然入睡。遵义市丁字口的王永忠和金沙县沙土镇的李亚军在一根床柱的一小洞中就捉了250多个臭虫。法轮功学员处境就更难,室内床位宽70公分左右,每个法轮功学员另安排一个包夹监控人员睡在一起,哪怕这个包夹的人一身干疮也要这样,致使法轮功学员夜间也得不到短暂的休息。

在冰天雪地的时候,不管老幼也只能洗刺骨的冰水,不管春夏秋冬晚上下班回来还没有水洗,因下班前水龙头就被拐子下掉了,电灯也是被关掉的,摸黑去睡觉。

二、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中八所五大队二中队教导员兼副队长徐发元,看见涂重久耍流氓手段升了官,也变本加厉的对被关押者进行迫害,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采取一切流氓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五书”,写”转化认识”,强制用诬蔑诽谤法轮大法的邪恶书籍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强行叫法轮功学员吃药等。

每次有上级检查,都要把法轮功学员赶进车间严密的包夹起来,不准法轮功学员讲真话反映情况,这也是共产邪教的一贯方式。

2005年5月下旬的一天,中八所邪恶的所长到五大队二中队检查生产情况,来自遵义市红花岗区法轮功学员吴忠然(男,三十多岁,现仍在关押中)在生产车间走上阳台上说有事要反映,队长徐发元在四合院高喊说他是“坏人”,这个所长就喊抓来捆起,随着一群恶人就把吴忠然捆了起来,并送进中八所场部警备起来,随后又进行一个多月的所谓攻坚,身心又一次受到重大的摧残。

吴忠然是2004年4月被送进中八劳教所五大队二中队的,随着就被关押在2.5平方米的小屋里攻坚,也就是用各种残酷迫害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攻坚组的成员是由当时的管教徐发元从劳教人员中挑选最坏的流氓恶棍组成,他们日夜几班轮流,法轮功学员日夜不得休息。法轮功学员吴忠然整整被攻坚48个昼夜。站立48个昼夜。两腿站硬了,站僵直了,蹬不下,走不动,被强制拖去院里操军训,无法开步,邪恶用绳套着他的颈子拉着跑,他被拉倒在地上,五、六个邪恶流氓举脚齐上往吴忠然的身上乱打乱踢,他实在受不了,就大喊:“救命!”可是无人听到他的喊声,因为此时所有的学员都在车间里干活,邪恶的中队长涂重久对那几个行凶的恶棍说:“你们几个哪个看见他被打了?”

来自凯里市施秉县的法轮功学员田中富,男,50多岁(现仍在关押中)。2004年6月在被攻坚的迫害中,被恶人用钢针刺头、颈、腰、背、腹、腿、脚掌、腕、臂,无法统计全身被针刺了几千针,右肋被踢断两根,手十指被针刺指缝,指头中毒,流脓,指甲溃烂掉,这样的手,还被强迫完成生产任务,是何等毒辣!2005年6月,邪恶又一次对他攻坚迫害,详情被严密封锁。

2005年被邪恶攻坚迫害的还有:来自平坝洪富厂的蔡勇、贵阳小河罗来华、安顺飞机厂的赵正光、遵义县泮水镇的罗安富、六枝特区盘县贵州大学三年级学生彭一柳。法轮功学员彭一柳是2004年在读大二时因到贵阳散发真象资料被抓后非法送進中八劳教所迫害的。2005年6月3日,彭一柳说了一句:“我们国家劳动法规定每日8小时劳动,日夜不分的连续工作是违法的。”就这句真话被恶警弄去“攻坚”,中午开餐前集合时,彭一柳在二楼攻坚室被五、六个邪恶之徒用毛巾勒住口鼻,拳打脚踢,直至头破血流,一个多月才恢复了伤口,而在这一个多月的伤痛中同样被隔离在攻坚室迫害。

以上的这些法轮功学员,除蔡勇已解教外,其余的还在中八劳教所五大队二中队受折磨。

邪恶的管教对于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是百般刁难。比如:不准家庭成员及亲友接见,不准写信,不准打电话,外面亲人写进去的信拆了不给你,汇款在帐上被冻结,关单间攻坚是家常便饭,诽谤谩骂是随时挂在邪恶管教的嘴边。用五、六个学员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一天24小时都有包夹监控记录,法轮功学员每走一步,在任何一个地方包括入厕都被严密的监视着。

来自遵义县的法轮功学员李明嘉30多岁,在五大队二中队被迫害至精神失常后还长期关押在攻坚室被5-6个恶人暴打。

法轮功学员刘直(音)30多岁,大学本科,在五大队三中队被迫害后出现精神失常,人们抛弃在地上粘上脓痰、唾液的食物都会捡来吃,倒在潲水桶里的馒头也捡来吃,整天嘻笑无常,以上两人怀疑是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而致精神失常的,由于消息被严密封锁,具体情况不详,望知情的学员提供更多详细情况。

在劳教所,除了法轮功学员之外,其他人有吸毒、贩毒、偷盗、抢劫、打架、侵吞公司财产等多种原因入所的,在女所还有一些是卖淫进去的,在社会上人们都公认这些人是社会的坏人,他们自己也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恶的、坏的、为社会所不齿的,然而这政府却利用着这一批坏人看管着修”真、善、忍“的好人;用这批地痞流氓采取各种邪恶的迫害手段,来“转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心为他人着想的法轮功学员;这个政府,这个邪党不是比这些流氓恶棍更坏、更恶吗?这样的”育心“学校,如果照他们的一套去做,只能把好人“育”成坏人,把人“育”成鬼,把恶人“育”成更凶残更恶毒的禽兽!那些包夹监控法轮功学员的人都说:“在这个地方只有你们叫我们做好人。”他们都说监狱是个大染缸,来到这里的人只能越学越坏。良知尚存的包夹人员都说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从不说假话,做事又认真仔细,心地善良,人品极佳,对人和蔼,时时处处都讲“真、善、忍”,你们才是真正的好人,有的人说:“你们这个功法好,我出去也要找你们的功友教我炼法轮功!”

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们也应该清醒了,法轮大法是宇宙的真理,是佛法,佛法的真理之光是用任何暴力和邪恶的手段都不可能阻挡的,他必将照进每一个角落,照进每一个追求”真、善、忍“的生命心中,驱散人们心中的阴霾,重塑心灵和人格,荡尽一切污垢,给人类和世界带来光明、温暖、友爱……而还要选择与法轮大法为敌,继续与邪灵恶党为伍的恶人只能成为宇宙的垃圾被清除掉!清醒吧,善恶、祸福是每个生命自己选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