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水染松江 中共再撒谎(图)

松花江重度污染的思考

【明慧网2005年11月29日】(明慧记者梅洁综合报道)从2005年11月下旬,松花江因化工原料苯重度污染,沿江两岸的许多民众面临离开家园的选择。

福建《海峡都市报》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哈尔滨市政府官员在吉林化工厂爆炸后不久就知道江水受污染,但以事件可能引起恐慌为理由,开会后决定隐瞒真象,对外宣称停水只因“维修管道”,同时命令一万名武警进入戒备状态,提防“社会不稳”。最终因为理由牵强,“纸包不住火”,当局才公开真象。

高精度图片
(松花江流域被污染的地区,红色表示已被污染的区域,而绿色表示污染流将流经的区域。)

被苯污染的松花江水从发生爆炸的吉林省吉林市到达哈尔滨之前,已经流过了两个省份的八个县市约五百公里河段,但是,却没有听到中共传媒发布任何关于这些地区水污染给群众生命安全造成损失的消息,也没有采取任何应急措施,保证人民的生命安全。中共的撒谎直接导致人民生命的危难。

中共撒谎成性。六年来,几乎每天都有大量的中国大陆的消息传到海外,不断的让中共掩盖的另一个惊天黑幕呈现在世人的眼前——上亿的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正在遭受血腥迫害。以江泽民为代表的中共恶党打压善良、制造谎言、掩盖迫害真象的手段六年来一刻都没有停止过。迫害一直在发生,但是中共从来就没有承认过迫害的发生,对国际社会一再宣称对法轮功学员采用的是“春风化雨”。是“春风化雨”还是“凄风苦雨”,还是让我们用事实来说话吧。

* 大法洪传清流涌 松江万户益身心

美丽的松花江途经吉、黑两省。作为中国东北的象征,这条母亲河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两岸人民。

如果我们将历史翻回到公元1992年春,就会发现象中国的其它地区一样,法轮大法象一股强劲的清流,也流传到了松花江沿岸的千家万户。大法洪传之处人心向善,道德回升。

下面的图片是99年7月以前,松花江流域部份地区群众的大规模炼功场面,从炼功者不同的装束和年龄,我们可以看出,他们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行业和年龄层次,对真善忍的共同追求,使他们走到一起,无论严寒酷暑不断的在实践中升华身心;从修炼者平和静穆的集体炼功中,我们可以看到法轮大法归正、净化人心的强大的精神力量。

图1:98年8月份哈尔滨学员纪念师父来哈传法四周年


图2:万名大庆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1998年,大庆,黑龙江

图3:99年5月黑龙江双城市法轮功学员在东门广场集体炼功


图4:吉林市1999年7.20之前的炼功场面

图5:吉林省榆树市1999年7.20之前的炼功场面


图6:长春大法学员在1999年冬运会期间洪法炼功


图7:长春法轮功学员1998年4月19日在市区炼功的照片

图8:99年前长春市文化广场(即原长春地质宫)大法弟子集体炼功场面

* 松江流域地区是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大规模在中国打压法轮功。从明慧网公布的统计数字看,黑龙江和吉林省是全国迫害最严重的省份之一,迫害致死的人数分别居全国第二(黑龙江342位)和第四(吉林325位)。而松花江流域地区几乎都是迫害最严重的地区。包括:吉林省吉林市、长春市、九台市、榆树市、松原市等,以及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绥化市、肇东市、哈尔滨市、双城市等地。

下面是几个突破封锁,近期传到海外的松江流域上的迫害案例:

明慧网2005年11月21日报道,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李业泉,现年38岁,毕业于吉林工业大学,就职于大庆市射孔弹厂。法轮功遭非法镇压的六年来,他被单位停发工资;多次遭绑架;漂泊流离。如今李业泉在大庆劳教所惨遭迫害,他抗议非法关押已绝食绝水57天。每天24小时戴手铐、脚镣、插鼻管;恶徒王英洲伙同犯人多次将一斤多的白酒强行灌入其口中;向其口中吐痰;被浇凉水;每天3次遭遇野蛮灌食;食道已被插烂;已身患肺炎和神经紊乱综合症;体温仅有30度;身体颤抖、极度虚弱;白血球高达2万;多次昏死、生命垂危……

现在被非法关押的双城大法弟子黄彦珍,女,62岁,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温馨小区。修炼法轮大法前,多种严重疾病,修炼后,所有病不治自愈。99年7.20大法遭到迫害,她多次去北京为法轮功鸣不平,在当地讲真象,揭露谎言,曾多次遭到恶警绑架,并被超期关押和非法劳教。2004年10月8日,黄彦珍与另一位大法弟子在车上讲法轮大法真象,两人被五家镇恶警绑架。她们后来被双城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月18日,十天之内法院批捕,20日被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10月26日,没经过开庭,更没有走任何法律程序,两人被非法判刑7年。

绥化劳教所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使用电棍、向眼睛里抹辣椒水、肛门中塞辣椒、灌食、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等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大庆大法弟子战音阁(60岁),张斌(38岁),安森彪(38岁)于今年3月15日被送进绥化劳教所,他们坚定信仰,不向邪恶妥协。劳教所对他们施行“攻坚战”,持续三、四天,每天晚上九点多劳教人员都睡觉以后,将他们提出去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录像。战音阁、张斌、安森彪被恶警们拳打脚踢,战音阁的皮肤被电棍烧焦,但他们对法轮大法的正信丝毫没有动摇。

安森彪在进绥化劳教所之前就一直绝食反迫害,绥化劳教所对安森彪插胃管灌食,一直不拔,又几乎24小时把安森彪的手铐在铁床上不得动弹,安森彪被折磨得皮包骨、极度虚弱躺在床上。2005年6月1日开始,恶警们暗中授意包夹普教人员对安森彪进行摧残、折磨,阴谋将其虐杀致死。劳教人员李云龙心狠手辣,对大法弟子迫害从不手软。李云龙对安森彪用力踢打、用脚后跟猛刨安森彪胸口,致使安森彪吐血,又往他的眼睛上抹辣椒水,安森彪被辣得睁不开眼睛,李还极其邪恶的往安森彪的肛门里塞辣椒。安森彪绝食多日,生命垂危。

自2004年初,哈尔滨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纷纷脱下劳改服,不点名报数,不承认犯人身份,抵制迫害。她们被送入禁闭室关押长达五、六个月,有的甚至更长时间;不让及时上厕所,经常出现被犯人骂的情况。明慧2005年11月23日报道了从哈尔滨女子监狱传出的消息:“在监区内的大法学员承受的更大,上吊扣(把手反扣,吊挂在上下铺的上铺床头,床头过头,双脚不许着地),不许睡觉,坐在水泥地上长达三、四个月。2004年9月份有法轮功学员被吊挂3个多月。八监、五监、一监、九监都用过此迫害方式。八监区的法轮功学员2004年为配合被关在小号的大法学员出小号,有些学员绝食多次,长达一、二个月,里玉书绝食6个多月。

九监区是最邪恶的监区。2004年3月12日,九监区成立了邪恶的转化学习班,并在6月份把其它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调入九监进行迫害,用强制与洗脑相结合的方式,在男犯曾经住过的楼里,打法轮功学员。四、五个人按着学员从头打到脚、不许睡觉、放电视录像;法轮功学员背法就粘嘴,还把手与头绑在一起,过程中犯人不断的骂,什么语言脏骂什么,犯人还用脚踢法轮功学员的小便处,拿笤帚打学员的头、脚;全身坐在法轮功学员背上不断的辱骂,毒打。”

2005年11月23日明慧网报道:吉林省长春市大法弟子王守慧和儿子刘博扬于2005年10月28日被长春市宽城公安分局抓捕,刘博扬于当晚被迫害致死,王守慧被刑讯后马上转到双阳看守所,11月10日,家属被电话告诉“王守慧因心脏病死于中日联谊医院”。据知情人透露,王守慧的遗体两眼窝就像熊猫的眼睛,特别青,左耳内有血迹。两周内,母子双双被迫害致死。目前两人的遗体都在朝阳沟冷冻点冷冻,说是等法医的报告,完事后火化。

吉林市永吉县大法弟子于树金被铁北监狱非法监禁迫害一年多,目前被迫害致肝硬化腹水,全身浮肿,腹部肿大,不能进食,呼吸困难,生命危在旦夕。

图9: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部份酷刑(演示图)

经查实,至少7名法轮功学员在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里被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酷刑施暴的手段很多,其残忍、狠毒、没有人性的迫害是善良的人们想都不敢想象的,他们极尽各种骇人听闻的非人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许睡觉,罚站,罚蹶着,拳打脚踢,棒打火烤,水浇冰冻,烈日曝晒,上警绳,电刑等等。

下面是吉林监狱(吉林市)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的部份酷刑。


图 10 :上固定床后腰垫立起来的床板或垫汽水瓶子(演示图)


图11:上抻床后用小皮锤敲打(演示图)

“固定床”:2002年9月下旬至10月上旬间,在吉林监狱五监区十号监舍,发生了残忍的一幕,法轮功学员郑卫东因坚决反迫害,在五监区警察林志斌的指使下,对郑卫东采取二十四小时监管,不许睡觉长达7、8天。狱方再度出新招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九监号为迫害法轮功学员专门设立了一个固定床,郑卫东被强行绑在了固定床上,狱方指使犯人问郑服不服,郑不理睬,就把汽水瓶子和床板立起来,放在腰部长达5天之久摧残郑卫东。

法轮功学员王君成曾被固定了30多天,张宏伟被固定了58天;李德海被上固定床一天半,舌头都咬破了;白野也被固定床固定了15天;曹洪彦被上固定床被抻,后虽从床上放下,却常常半夜疼醒;王洪亮被上床固定床加压四个小时,半个月后才出号;谭秋成被押入“严管”“固定”,三天后“大抻”,被固定37天后转入小号,继续固定10天,身体变成了皮包骨,手脚被冻伤;法轮功学员雷明、张宏伟、王凤才、张文、郑刚、梁振兴、唐雨强、王晶、刘昭建、张春雨等都曾遭受过“固定床”的残酷迫害。


图12:上固定床后腰垫立起来的床板或垫汽水瓶子(演示图)

“上枷锁”:就是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塞进床下,坐在水泥地上,掀开床用床板狠狠的夹住脖子,上面只露出头部,根本一点不能动,逼迫学员妥协。如不放弃信仰,刑事犯人用手、拳、床板可任意毒打学员的头部,被打的学员因脖子被卡住、全身不能动,只能等着挨打。有的被打掉牙,有的被打得鼻青脸肿,再不写决裂书就送小号或“严管”加重迫害。


图13:狱方自制枷锁,把坚定学员塞进床下,用床板猛砍学员头部(演示图)


图14:狱方指使犯人毒打学员(演示图)

酷刑“坐床”就是坐在一种很小的带楞的凳子上,必须腰直颈正,稍有晃动,就会遭到毒打,经常有不放弃信仰的学员的臀部坐烂,露出骨头。每天除了吃饭、大小便外,其余的时间就是伸腿静坐在硬板床上,从早上7点到晚上10点,并且床上不准许铺任何东西,同时还强迫背监规,限制时间必须会背。如果再不妥协,就改为坐木棍或木板条,用不了两天臀部就坐破了。

法轮功学员进入“小严管”后就坐在木板铺上,双腿伸直与上身形成90度角,不允许有丝毫的晃动,否则就遭到看管人员的暴力毒打。从早上五点三十分钟一直坐到晚上七点二十分,除了吃饭外,上厕所也是有时间严格限制的。这样几天下来,屁股上就会磨出血泡,连路都不能走,紧接着就是逼迫学员写“四书”。所谓的“四书”就是: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云庆彬不写“四书”,警察连续不让他睡觉。


图15:带楞的凳子(演示图)


图16:坐带楞的凳子,再遭犯人毒打(演示图)


图17:带楞的木板铺(演示图)


图18:坐带楞的凳子,遭犯人用床板猛砍(演示图)

根据“天人合一”的理,天灾往往因人祸而起。六年来,中共对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的持续迫害,不但给包括松江流域在内的全国的百姓带来直接的伤害,同时,对社会整体道德观念、国家资源和生态环境造成的损失更是无法估量。

谎言总会被揭穿,从SARS到松花江污染事件,从对法轮功的仇恨宣传到封锁掩盖对法轮功灭绝性的迫害,随着一个个谎言被揭穿,人们也会越来越认清中共的邪恶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