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大法 正念正行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有缘得法的。得法至今身心各个方面的受益太多,让人无从说起。正当我感悟人生最辉煌的时刻,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开始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血腥镇压,使众多修炼者经受了史无前例的邪恶迫害,有的致伤致残,有的经受残酷的迫害后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面对这场历经六年多时间的邪恶迫害,我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能够在正法最后时期救度世人,是与伟大师尊洪大的慈悲呵护和无边法理的指导分不开的,也与广大同修互相交流帮助分不开的,这是我用生命都无法报答的。现将我个人的修炼情况与广大同修交流。

只有重视学法,才能加强正念,使邪恶无从下手

由于我去北京上访讲真相讨公道,邪恶将我关押到看守所進行多方面迫害。和我被关押在一起的同修们人人都以真、善、忍为准则,时时修心性,按师父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我们的一言一行慢慢的感动了看守所的警察们,使他们感受到大法弟子是一群非常好的人,环境开创的相对来说还算宽松一些。平时背法多的同修就抄师父经文给我们传看,外面同修将《转法轮》给我们送進来传看,保证了那一时期特殊环境的学法。学法有了保证,正念也足一些。

县「六一零」邪恶之徒使用多种流氓手段让我们写保证,过程中我们虽然有漏洞,但最终邪恶还是没达到它们的目地。其中有一个邪恶之徒说:「我们对你没办法,有治你的地方!」刚过几天就将我们几个非法劳教一年。当时由于正念不强,被邪恶之徒最后还是送進了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这个黑窝進行迫害。

刚進劳教所,那些恶警就以各种手段威逼迫害。由于在看守所关押期间保证了学法,我内心显得比较平静。当天把我和吸毒犯及被所谓「转化」的人关押到一块儿。开始由吸毒犯凶恶的吓唬我,让我写「保证」。我当时心里没有怕邪恶,邪恶之徒也就没有动手,在我面前站了一会儿后骂着退回去了。那时我也不知道是正念在起作用。晚上恶警中队长走進监室威逼几个「转化学员」,冲着我念他们早已写好的「三书」。在那充满邪恶的气势面前,恶警最后让我站起来表态,我就讲述我修炼大法后如何受益的亲身感受,还未等我说完,恶警中队长就大叫一声冲出监狱,气急败坏的逃走了。

第二天,两个在迫害压力面前违心写了「三书」的同修说我了不起,并说:这里是不允许我们说真话的。我当时也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只不过是对师父和大法的真信这一念,使我说出了自己心里的实话。紧接着恶警背地里指示彻底背离大法的一个邪悟者给我灌输无耻谎言,一步逼一步毒害我。面对邪悟者的恶毒攻击,我当时不停的背着法,他说的一句也没听進去,这样攻击了三个晚上也无济于事,最后它们以失败而告终。

后又从其它队调来几个邪悟的人给我「帮教」,我向他们谈了我个人对大法坚定的立场和观点,向他们讲述背离大法是错误的选择等道理后,它们也就罢休了。

再后来邪恶就让每个月不写「三书」的大法弟子延长劳教期限。以晚上不让睡觉,白天高强度劳动,肉体上進行残酷折磨等手段迫害。每次关键时刻我都以背经文抵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正如师父所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凭着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我就这样一关关走过来。

我讲真相的亲身经历

由于受迫害比较严重,刚开始出来讲真相时怕心在作怪,怕被抓進监狱继续受迫害。面对面讲,也是选择性的去讲。由于怕心,讲出的话能量不大,救度众生效果很差。开始发放真相资料时不敢大量去做。每次只能发放五至六份或十多份真相资料。

随着不断学习师父新经文,意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历史责任是重大的,面对面讲真相正念也足了。对所有接触过的警察,我也敢讲真相救度他们,怕心也就越来越消失了。慢慢的,可以每次发放上百份真相资料,家里来客人时可以自然的放真相光盘让他们看,这样使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单位里绝大部份人都明白了真相后都知道大法好,慢慢的都主动抵制邪恶。

随着救度世人时间的紧迫,尤其师父发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之后对我触动很大,能够在邻近几个村白天发放真相资料,数量虽然不多,但我也觉得对心性是一种提高。我的感受是开始做比较难一些,主要是怕心和人的不好的观念起负面作用,符合了旧势力安排,阻碍了自己修成的那一面起正面作用,没有很好的发挥自己的作用,救度更多世人。只要长期保持学法、发正念破除人的各种不好的观念,讲真相的事就会越做心越正,正念越来越强,效果越好,慢慢就会形成一种良性修炼状态。师父讲:「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只要我们以法衡量自己,修正自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整体配合是我们走好最后路的关键

本地区自二零零二年以后,同修们重视整体配合发正念,讲真相。加之正法洪势急速推進清除邪恶,使这一地区环境变化很大。例如我家庭环境以前很不好,我父亲对我学法炼功干扰很大,甚至经常诽谤大法。经过我本人面对面发正念清除他身后破坏大法的邪恶因素,和周围同修经过讲真相,再以修炼人的正面态度感化,使他从新变了一个人。现在还可以对别人说大法好,大大的改善了家庭修炼环境。

每当哪里出现干扰时,我们就通知大家整体配合发正念。在证实法,救度世人的过程中有几次魔难都化险为夷。但是近几个月我个人觉得同修们整体配合上放松了,在一块学法交流,发正念的次数也减少了,少数同修包括我个人出现了消极状态,加之个人心性修炼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很多常人的执著心又不知不觉的冒出来了。最近让邪恶黑手、烂鬼和邪灵抓住了有漏洞的空子,在身体上干扰我,发正念、讲真相时咳嗽不止。「十一」前后邪恶之徒又对我们進行干扰,找到单位或同修家里强迫性的盖手印、要相片,進行威逼恐吓等手段干扰。

正在这关键时刻,慈悲伟大的师父发表了新经文《越最后越精進》,对我触动很大,我将尽快提高心性,去掉执著心,在最后有限的时间内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整体配合好,缩小差距,跟上正法進程,珍惜以前走过的路,走好以后的每一步。

层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