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象 尽力救众生


【明慧网2005年11月3日】万幸!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为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我全身心投入到正法修炼中。每天除了学法、发正念,大部份精力都投入到讲清真象、劝世人三退。

《九评》刚一发表,我刚阅读第一遍时,心情非常不好,心里很难受,甚至产生了不想细看的念头。只看看大小标题,觉得反正也已经知道共产党邪恶。很快与同修切磋,必须把《九评》细看明白,才能从根本上认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才能更好的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师父在《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就拿“九评”这个问题来讲,当初发表“九评”的最主要目地,就是要揭露中共的本质,使一批被中共蒙蔽的世人看清中共、认清中共的邪恶,从而得救。因为大法弟子在讲清真象的时候啊,有许多世人受恶党邪灵与世间中共坏人利用党文化的宣传作用下,根本就不听。有许多人张嘴就说党说你不好你就不好;也有许多被党文化变异的人说中共镇压,要是我也镇压;也有许多人还在被蒙蔽中,非常的相信中共操纵的这些宣传机器,甚至于还在相信中共的流氓政权,还在把其邪说当作真理。面对这样的情况怎么办?我们就不慈悲了吗?就不救这些人了吗?当然要救。”

我反复看了四遍《九评》,真正明白了中共是什么,它的产生发展的历史及邪恶本质,我立即用真名实姓声明退了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组织。并且把《退党声明》交到单位党委,又给党委书记送去真象资料。本单位同修说,你不必告诉单位(因我退休前在单位有令人羡慕的各种荣誉和较高的职称),但我认为虽早已不交党费,但修炼人就应该堂堂正正告诉单位《退党声明》,这样对救度世人也是带动。

因为退休,见到单位人很不方便,我只好大量发信给单位在岗的235人,所有人一个不落的寄邮真象资料,特别是领导以及负责综合治理的我更是无数次的给寄邮真象资料,有时还让同修帮助寄邮。

有几位关系较好的同事,我去他们家讲真象,有的当场就写了三退,也有现在还在观望的。我讲真象时就给世人讲了我公开在单位交了《退党声明》,同时上网声明三退,全用的真名实姓,没啥顾虑,如果他们扣党费也是非法的。

这样对带动世人三退有较好的效果。我告诉世人,如有顾虑用别名、化名、小名同样有效,用什么名自己选择。我讲真象、劝三退的大多数用真名,也有用化名的,自己选择。

我讲真象、劝三退,最初是在亲朋好友中進行的,首先在本家族中开始讲。因我家过去曾是当地有名的较富裕、人口众多的大家庭,是因土改分了家。我想这家族中的众多人口虽已分居各地,都是与我有大缘份的,我必须找到他们告诉大法真象,否则,我没尽责任。

我就到处联系,无论远近,关系亲疏,凡是联系上的一律登门拜访。有的住址很偏僻,真是跋山涉水才能见到人,有的人是一直没联系过也没见过面的远支,为了让他们理解,宁可省吃俭用也要买些礼品以表示亲情,为了救他们,付出多少都值得。通过讲真象把他们感动了,有的第一次听真象就解除了他们心中很多误解,当场就写了三退。本家族中的200来人已三退。

有一次我堂叔的孙子结婚,我借机去讲真象,他们家在外地农村,说真话,若不是讲真象劝三退,我是不会去参加婚礼的。婚礼办得很隆重,搭了戏台请剧团唱二人转,吸引了很多人来观看,非常热闹,几乎全村人都来参加婚礼。因为来的人都是有缘的,当然我的目地是告诉大法真象,救有缘人,听明白真象的当场就有几十人同意让我帮助上网声明三退,都是用真名实姓退,有的还帮助自己亲人三退。

在讲真象中发现,越是做党务工作的人越难以接受真象。我的一个老同学其丈夫是党史研究室编辑,党文化在他心中根深蒂固,他非但不听真象,还阻止我同学听真象,我想了许多办法给他讲,终于使她明白了真象,退了少先队,她现在还给自己儿子讲真象。

我表哥和我的一个叔伯姐夫都很顽固,亲属都说不让我跟他们讲真象,他们不会信的,为了救他们我还是照样登门拜访讲真象,他们都明白了,还用真名三退。

我的两个学生都是东北较大企业总厂的秘书,几经周折找到她们讲真象,她们都明白了真象立即用笔名三退,还告诉我以前经常给领导写材料,现在看来过去写的观点都是错的,写材料时经常头痛,我说你们今后就不会那样做了,就知道如何做了,相信大法是有福报的。

有一次在本市公共汽车上和一位乘客讲真象,这位乘客是中年妇女坐在我身边,我与她搭话方知其信佛教。我先夸她衣服漂亮得体,又唠家常,称赞她孝顺,是好人,好人必有好报,就开始了讲真象。她听明白了真象,不但自己三退,还把自己孩子、丈夫的小名都拿来让我帮助上网三退,并告诉我,她去做工作肯定同意退。到站下车后,我们都觉得没白坐这趟车。

在亲属中基本上真象已讲遍了,大多都明白了真象,该退的都已退了,到现在经我讲真象帮助上网三退的有300人。在认识的人中还有很多没讲到的呢,按师父的要求我做的还很不够,个人修炼还有许多方面做的不好,我炼静功时间短,发正念经常单盘等。

师父说:“甚至于如果不修好自己啊,正念也不足,处理一些事情时就会流于一种常人的那种想法。”(《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这段法就等于说我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左一跤右一跤的。2005年4月13日下午,我正在家学法,忽然有人敲门,用门镜看似同修,开了门,却是楼主任领着三个恶警来抄家、绑架,将我绑架到市第三看守所。我一直发正念讲着真象,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发正念配合下,看守所拒绝接受,当晚正念闯出,又投入到救度众生中,可是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被抄走。一想起此事,心里非常难受,对不起师父,正法都到最后阶段了,在我身上还出现这样的事,我很痛心。与同修切磋,同修说你当时怎么不抢下呢?是啊,那时我的人心在想,三个恶警共六个恶人,而我只一个人怎么能抢过呢?我这不是把自己当作常人了吗?承认旧势力吗?忘了师父的教导:“无论遇到什么情况、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得象大法弟子一样,不能够冲动,正念要足。”(《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痛定思痛,找到自己的不足,法学得不好修的不扎实,在遇到事情时表现出来的还是人心,教训太深刻了,包括以前三次被邪恶绑架,都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闯出,有惊无险。借此机会,向最伟大慈悲的师父致以最崇高的敬意!用人间任何语言也难以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也无法报答师父的浩荡佛恩!我只有努力修!不辜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