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退党经历


【明慧网2005年11月3日】我被骗进邪党多年,血旗下宣过毒誓。通过《九评》,我更加认清了邪党的邪教本质,并从思想上肃清其流毒,很快在网上发表了退出恶党及一切组织的声明。

接下来是如何面对常人中的形式,邪党费还交不交,邪党活动还参加不参加?有同修悟:师父没有让我们在常人社会这一层做什么,网上退出即可。我当时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左思别招来麻烦,右想修炼别拉下,都是站在为我为私利益基点上的执著。

“当你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那不是执著心造成的吗?”(《再去执著》)师父在《向世间转轮》中说:“大法弟子虽然声明退出中共,其实他们早就不是党、团员了,因为中共规定半年不交党费就属于自动退出了。”“要想判断这个人什么态度、做什么、是什么人,就必须以他的行为为准,想的不算。”(《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我悟到常人社会形式也要退出。如果党费照交,那不是为邪党提供行恶资金吗?活动照参加,不就是壮大它的一分子吗?脑袋、手脚都是你的,你让其怎么动,那才是你的真实体现,谁也没有硬绑你参加,是你对它藕断丝连,才去随和它,被动的被它利用,协同它也不对呀。任何障碍自己不能彻底脱离恶党的观念、言行,深挖一下都是执著心,都是掩盖怕心,都不是堂堂正正地证实大法。师父要求我们这是必须走的一步。

念一正,就有了胆气。我决定不再交党费。秘书多次打电话催交,我就亲自到办公室明确告诉他,我决定退党,你把情况上报吧。

后来我听说我单位是全省“保鲜”重点,心里又时不时冒出怕心,会不会说我“顶风”?会不会重点迫害我?这些思想一露头,我就彻底否定它,是共产邪灵造成的惧怕心的干扰。我不断学法,从思想上清除它,坚定正念,师父让走的路是最正的,是必成的。

心一坚定,情况就不一样了。很长时间,没人找我谈话,半年没交党费。后来书记找我说“你决定退党可以理解,你不要再去给别人讲,我可不愿出现某某那样的结果(被迫害)。”一边谈话,我就给他介绍“九评”,劝他一定要认真看。

“保鲜”前,书记又想挽留我,说没交党费不要紧,活动可以参加,我一听,为捆绑住这些党员,恶党都可以不按党章办,这个邪党可真是穷途末路了。我坚定而平和的告诉他“谢谢你,我做出的决定不会变的。”

至今再没人问我有关退党的事。在退党过程中确实一直存在修自己、放下自我观念、去执著、信师信法、正念强清除邪灵的考验。在师父的帮助下我终于走了过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