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看守所、劳教所是这样“挽救”生命的


【明慧网2005年11月30日】在中国大陆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看守所、劳教所,灌食不是为了挽救生命,它早已演变为共产邪党戕害生命、凌虐好人的邪恶手段。他们打着“挽救”生命的幌子,在蒙骗、迷惑国际社会和大陆民众的同时,目的是妄图迫使囚笼中的抗议者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颤抖着屈服于它的淫威之下。

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一旦被绑架、非法关押,就意味着不仅失去了人身自由,而且被剥夺了作为一名公民的所有合法权利,如:申诉权、探视权等等。刑事犯人都可以享有的待遇,努力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却被剥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不会以屈从邪恶、出卖人格、放弃“真善忍”信仰为代价换取人身自由。在地狱般的囚禁与虐待中,在最极端的残酷迫害下,法轮功学员选择了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

犯人拒绝进食,通常意味着有重大冤情。在珍惜生命、尊重人权的正常国家中,绝食三天之内必须上报,七天之内即应妥善处理。在中国大陆这个独裁国家,法轮功学员的重大冤情不仅无人理会,一方面,每个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遭恶人恶警以强制灌食的方式继续残酷迫害;另一方面,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被从中央到地方的恶官恶警诬为“自杀”,被中共操控的媒体则欺骗国民,对外声称:灌食是为了“挽救”法轮功学员的生命。

中共利用媒体六年来一直制造着弥天大谎,在花样翻新的谎言攻势下,甚至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家人都曾被骗,直到许多曾炼功的人被“转化”致病、致残,甚至致疯、致死的实情披露出来,才使一些民众如梦初醒。

大庆“9.23”一案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数都经历了绝食抗议迫害与被强制灌食迫害。让我们看一看大庆看守所、劳教所是怎样“挽救”法轮功学员的生命的。

* 大庆看守所里的暴行

在大庆看守所,当有人绝食时,管教从来不问你为什么绝食,绝食后的三天无人问津,第四天管教先“礼”后兵,问:吃不吃?说不吃,拉出去就灌。你无论如何申辩,提什么要求,也没人听。每日两次强制灌食,没有任何商量余地。每次灌食时,由四个被胁迫参与灌食的刑事犯,将法轮功学员连拖带抬弄到值班大厅一角,放在专用的床上。四人分别按住学员双手双脚使其不能动弹,两名医生轮流值班灌食,其中一名齐姓女医生非常凶狠粗暴,一边下手插管,一边恶狠狠地大声喝令“咽!咽!……”从其表情、言语、行动,丝毫看不到一名医生应有的医德。与其称其为医生,不如说她更象一个行刑的刽子手。

用来灌食的管子通常是几个人共用一个,多次重复使用,用坏为止。从一个学员的食道里拔出来,用冷水冲一冲,算是“消毒”,而后马上又插入下一个学员的鼻孔与食道内。晚上把管子用普通塑料袋装好,第二天接着再用。拔管时上面粘附的痰、血、肮脏食物、胃内粘液等经常使参与灌食的刑事犯呕吐不止,有的好几天过不来劲。

凡是被插管灌食的法轮功学员,都会发生不同程度的吐血或流鼻血症状,长期遭灌食者鼻子普遍插伤严重、红肿流血,疼痛难忍,看守所无人理会过问,还是照灌不误。大法学员唐增叶绝食抗议时,每天都被野蛮灌食,恶警和犯人动作粗暴,态度恶劣,辱骂不绝于耳。在被折磨得大量吐血后,野蛮灌食依然照常进行。

遭灌食折磨是极其痛苦的。有个刑事犯因与人发生口角受了冤枉,加上老父去世心中难过,吃不下饭,几天没进食,无人过问她为何绝食,相反认为她与“政府”对抗,按惯例对她野蛮灌食。两天没过就使这个犯人“告饶”,乖乖配合“工作”,主动吃饭。事过多日,这个犯人想起灌食的经历仍然不寒而栗。

在大庆看守所,“9.23”一案每个法轮功学员首次被强制灌食的场面与过程,都要由警察从头到尾用摄像机拍摄下来,作为对学员分析“定罪”的依据上报610。面对法轮功学员在灌食时被折磨得挣扎、呕吐、鲜血淋漓的惨状与惨叫,大庆看守所的恶人恶警不仅视若无睹、听而不闻,而且还经常在旁边欣赏取乐、挖苦谩骂,甚至殴打。

有个善良的管教实在不忍看大法学员受折磨,背地里劝学员说:“你就吃饭吧,何苦让他们这么祸害你呢?”

曾有学员问参与灌食的大夫:你们这样的灌法,就不怕出现生命危险吗?那个大夫满不在乎地说:“这与我们无关,你们死了也是病死的。”据讲,看守所每年都有死亡名额。2002年以来,大庆看守所野蛮灌食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有至少三人,她们是吕秀云、王淑琴于2002年被灌食致死,杨玉华于2005年5月12日被灌食致死;因灌食致伤致病的法轮功学员更是不计其数。

* 大庆看守所里的罪恶

然而与大庆劳教所比起来,大庆看守所的野蛮程度可谓小巫见大巫。

法轮功学员李业泉于今年9月23日被绑架,27日被非法劳教两年,关进大庆劳教所一大队。李业泉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一大队队长赖仲辉、恶警王英洲指使众犯人给他强行戴上手铐、脚镣、插鼻管,每天野蛮灌食三次,有时长达四个小时。李业泉食管已被插烂,多次昏死;自称是地狱小鬼转世的恶警王英洲,伙同众犯人多次将一斤多白酒灌入李业泉口中;还向李业泉的嘴里吐痰。李业泉在劳教所已绝食绝水63天,如今已不能行走,体温仅有30度,身体颤抖,被灌食折磨得患肺炎和神经紊乱综合症,白血球高达2万。

目前,“9.23”受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半数左右仍被非法关押,很多人依然在绝食。这种巨大的付出和抗争却仅仅是为了争取到被非法剥夺了的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信仰和生存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