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从无到有的资料点


【明慧网2005年11月4日】在1999年7月20日镇压开始之后的头几年, 由于附近没有资料点,那时候有新经文下来,我们都是用手抄了传着看。资料也是相当缺乏的,我也就自己手写些短小的资料来散发。为了安全,我就练习隶书;说来也奇,我这个在书法方面很差劲的人,写写隶书也还可以看了。有时写得很短,如:“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正法,只此一念福报来。”“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等等。我一有空儿就写,写了就和传过来的资料一起散发。

* 有师在,有法在,再难也不难

2003年年底,单位给我们每人配发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这在我们这里实属首家。由于我对电脑一窍不通,我想把它卖掉;甚至连买主都联系好了。这时就有好几个亲戚来劝我,不要卖,说电脑的用途广着呢。我还不悟,但迫于大家的情面,只好暂且放着吧。有一天,在学法后我突然想: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单位会给我们每人发个电脑呢?这不正是师父的安排吗?我为什么不用电脑来做真象呢?哎呀,我还整天悟性悟性的呢!

说干就干。我就买了打印机回来。妻子很奇怪的问我,你不是说要卖掉电脑吗?我笑笑说,卖什么呢,我还要用呢。问到打印机,我说:电脑没有打印机,就没有多大用了,这下就全了,再说评职称写论文什么的都得用。从此我们就结束了用手抄写的历史。

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只参加过两天电脑学习班,又不懂英文,为了安全,我又不想别人知道我有个打印机,于是许多问题只能是自己一个人来钻研了。有时候浪费也比较大,好在全都是自己投资的;花的精力和时间也比较多,在懂技术的人来做可能很快就能做成,而在我可能就是几个小时,甚至于几天。我不会五笔,拼音打法太慢,打印机从来就没有摸过;但是我不怕。记得小时候我有时会莫名其妙的想:我要救人。救谁呢,不知道。现在师父教导我们讲清真象,不正是救度世人吗?此生此世,坎坎坷坷,没有师父传大法能有我的今天吗?我还有什么舍不得的?所以不管有多难多苦多累,有多么“危险”我都是置之度外的。虽然不时会听到有同修被抓的消息,但我认定只要我们真正的做到了以法为师,那么什么艰难险阻都是不怕的。

在当时确实是很不容易的。起先考虑到我不会上网以及上网的安全问题,就只是把经文、资料拿来自己打字排版然后再印。后来又发展为从同修那里传U盘的办法来解决打字慢和难免有误的问题。这期间我奇迹般的掌握了一些编辑打印等技术。有两位老同修付出也很大,一位自费来往于城乡之间;一位主要是奔走在本地区進行协调。在他们看来就没有什么危险存在,说来就来了,送东西拿资料交流意见,就象平常事一样。他们的状态对我的影响也比较大。特别是《九评》出来以后,大家一交流,决定还是印,印了发,师父在新经文《不是搞政治》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还犹豫什么?不听师父的话我们听谁的?不听师父的话我们还是师父的弟子吗?我们的交流往往是很短暂的,有时就是几句话,但是作用很大。

还有打印机堵头不能工作的事也是经常发生的。第一个打印机堵头了,我由于有怕心不敢去维修,就又换了一个;也是由于怕心,还把旧的拆掉了。现在想来也很可惜,因为它也是一个生命啊。(想到这里我就很难过。)新的装上了,工作了几个月后又出了问题。给机子发正念,好了一会又不行了。这次拿去修了,说是超负荷运转造成的。一停又是好些天。后来我们悟到:这与我们整体没有提高有直接关系。比如我学法不深心态不稳,有的同修有依赖心有怕心,老同修有时在安全方面不太注意,比如有时打电话说话太明显,有时言谈中就直接说出了我们不认识的同修的名字等。

我们刚又买了一台喷墨(爱普生)不久,一位老同修给我又提来了一个我见都没见过的激光打印机,因当时我们商店里正好还有一个人,他就说,“把这个东西放在你这儿。”我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这人在同修走后说了两句话:“噢,这是个打印机嘛。”(我听了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同修呀,为了安全考虑为什么就不把这箱子包一包呢?)他又说:“这个人我认识,好象在哪儿见过。”(我心里难免又有些发毛。)我想:光那个喷墨的就够我照顾的了,这下好,又来一个更难“伺候”的。这一夜我几乎没有睡,硬是把这个机子的使用方法给弄清楚了。然后我建议把那台喷墨给另外的同修去用,但由于他们没有电脑,就没人要,也就只好全放在这儿。现在看来放在这儿还是对的,配合着用,因为喷墨用起来随便些。我在心里把激光的称之为“长枪”,喷墨的叫做“短剑”。

可不久,网又上不去了。(其实我上网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搜索而已。一旦搜不出来,就束手无策了。)我又产生了埋怨情绪。以为是装了激光打印机软件可能使原来的程序发生了改变的原故。(因为我到现在对电脑还是一知半解的。)老同修不但没有情绪,反而更加努力的去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终于在省城的同修那里拿来了破网软件。在这前前后后,我也看到了我的差距。通过学法和不断的提高,我主动承认自己的埋怨是不对的,同时建议老同修在安全方面也要注意。大家也都在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中互相促進,互相提醒,不断提高,更加成熟了。

一位老同修向我建议:不要在办公室上网,(因为我家没有网线,我就在办公室上网,被一个常人看到了。听此建议后,我才给家里拉上了宽带网。)也不要在附近去散发,(因为我经常在自己单位附近散发传单。)主要是做好点上的事。我觉得同修说得对,就都改進了。由于大家的共同努力协调配合使这个小资料点基本上能独立运行了。特别是在能上网和有了这台激光打印机以后,速度快,质量高,和另外两位同修的复印机相配合,基本上可以保证这一片儿的供应了。

说到设备就是一台电脑、打印机和纸、订书机、小刀等东西,藏在家里什么也看不见,工作起来,它就是一个资料点,这不也是大道无形吗?在这个点上,从下载到打印装订就我一个人足矣。另有同修购买重要的耗材、配件、管运送等。我们家开商店,将资料打了包,从商店里运送出去,既安全又方便。

从网上看到,有同修说和机子一起学法的事,对我的启发很大,一试确实很好;其实这也是一个对法的认识问题。所以我每次在打印前都要和机子们一起学法,一切就都很顺利。最近我又悟到:不能光是在打印前才学,平时就这样不更好吗?虽然激光打印机放在比较远的地方,但一学法时我就发出这样一念:大家一起来学吧。我念大家听,在××处的激光打印机你也注意听,“另外的空间这儿没有墙。”(《转法轮》)你是能听得到的。我把机子等不再看作是一个个简单的工具而是一群生命,与大法有缘的难得的生命了。

在安全方面我也是在不断的完善着。因为是激光打印机,每次都是搞上屏蔽,以免被邪恶发现,我的屏蔽也是无形的:把窗纱连框子(都是铁的)一起取下来,搭成一个临时的小箱子,再把机子放到里边。工作完了,物归原位。所以我就称之为是无形的。即使这样我也拿不准能起多大的作用,于是还要选择一个安全的时间。我想,应该说白天上班的时候最好,因为附近就是学校,学校里经常使用激光打印机。这样即使有什么不测,邪恶也不会立刻确定出来。

* 平平常常有玄机

还有一个很棘手的问题是家里的环境。我妻子小时候经常看到爷爷三天两头被批斗的情景,所以她虽然也知道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但还是非常反对我修炼大法。开始我没有向内找,总是埋怨人家,结果家里气氛往往很紧张。后来她终于看到我自修炼以来没有吃过一片药,连一次感冒都没有过;(这一点在我们单位都是被公认的,不管是赞成大法的还是还没有清醒过来的,都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再加上我的性格也发生了判若两人般的变化;她也就不那么反对了。

再后来她也开始看大法的书,炼起功来了,有时还给亲朋们讲真象。但是我还是没让她知道我做资料的事。我觉得对她来说至少暂时不知道比知道的好,因为她还不稳定,有很多东西还不理解。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叫新学员马上去做大法弟子的事,这可别太操之过急,因为有许多新学员很多都是属于下一批的。但是现在还有陆续進来的也有属于这一批的;在你们讲清真象的作用下,已经打开了这把锁,未来的修炼人已经开始上来了,这两种情况都有。”要为大法负责,也为同修着想。这不是什么信任不信任的问题,这也是我们修炼的一部份,是非常严肃的。记得有同修对我说过,以前他做资料的时候没有注意这个问题,总认为妻子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她能去告密吗?知道了也没有关系,可是偏偏就是他的妻子在公安的威胁恐吓之下,承受不住,说出去了,给正法造成了损失。师父说:“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

或许有人会问: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你妻子怎么就看不见你做资料呢?这个乍听起来可能有点玄乎。有这样一个情况:在我修炼以后,她很少过问我的事,因为她知道我这个人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连电视都不看了,是世界上最值得放心的人,不会做出任何对家庭不利的事情来的。所以我做的什么她都从不过问,包括花钱之类。孩子们也说我是世界上消费最低的人。我们俩的钱就在那儿放着,谁用谁去取就行了;所以我做什么,她都不怎么过问。再加上这两年孩子们都到外地上大学去了,家里就我们两人,房子多一点,我可以到另外的屋子里打印。前些时候我主要是夜里打印,一般是晚上2-3点的时候。打印前我就发这样一个正念:“师父,让她好好睡吧,不要醒来。”真的,她就睡得很实贴了。有一次,她并没有睡着,我发了正念后抱着打印机从卧室的门前走过,她也是全然不觉。如果她在商店里我就可以一个人在家里了,这时候主要是進行装订,现在这样的机会就更多了。

形势确实在变化,但我们不能有丝毫的懈怠。

我觉得在做大法的事情时,只要正念足,一切都会很顺利的。我们有个亲戚(我妻子的妹妹)在我家养病将近两个月,(已经是癌症晚期,前来看望的人络绎不绝)有同修说这是干扰,我也觉得这是个干扰,但大法是圆容的,你既然到我家来养病是个推不脱的事情,那么我认为就是缘份,哪怕就算是旧势力安排的,但有师在,有法在,我就否定那些旧的因素,我就讲给你真象,我就给你《转法轮》读,也帮你進行三退(他们全家都退了)。但是做资料的事,除了必须知道的同修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让知道。只要我们始终站在法上,一切都会朝着有利的方面发展。于是我们每期的《明慧周刊》(数量:当时每期24份到28份到现在是32份。)、新经文以及《明慧周报》、小册子(主要是样品。)等都是如数的照出不误。他们哪里知道,就在眼前,有一个效率很高的资料点一直在正常运作着。

当然开始我也是没底的,只有走着看吧。前提是学好法,心态平稳,正念坚定。“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到了打印的时候,我先发个正念:请师父加持我顺利的完成工作,不要他们打扰我。然后告诉亲戚:我有重要事,就别打扰我了。这样反锁了自己的房门,发着正念,投入了工作。亲戚有时也会问:“你在干什么啊。”我说“我的事多了,这个那个的;都是非做不可的。”这样亲戚也就不便再问了。有时他们在外面走来走去的,也不会来干扰。

* 安全问题

在技术上我们还存在着有漏的地方,我在电脑技术方面还是很欠缺的,比如到现在还没有找到防火墙、诺顿等软件从而安装到电脑上等,我知道这是很不够的,同修和我也正在积极的寻找和弥补漏洞。

在注意安全上,目前我有个很笨的办法:就是把大法资料放在U盘里,工作一结束,U盘、及有关的资料、激光打印机全部转移。这样万一有人来骚扰,只要他找不到激光打印机(喷墨在我们这里是很普遍的)等物的话,也就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

在技术上注意安全是很重要的,然而学好法才是最安全的。光凭一股冲劲,光靠人的倔强顽强(也有同修给我指出了这个问题)那是很危险的;要“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当然在安全措施上我们正在不断的完善,因为我们还得符合常人的这层法。我们一定会遵照师父的教诲“越最后越精進”的。利用一切机会和可能来学法。我一天很忙,在家里呆的时间就是打印或装订或炼功,学法的时间相对少一些,于是我就在商店里把书放在柜台里边学。顾客来了就招呼,走了又看,有时候小声的读。读一句算一句,读一段算一段;这样基本上一天也可以读一讲。在生活中,在每一件事情上,在自己的一思一念上,以法为师,不断的归正自己,净化自己,提高自己。

我知道我还有很多的执著没去,很多方面还是修得不好。如果说我们的这个点做得还不错的话,那也是在修炼大法中才得到的,是我们大家共同证实法的结果,离开了大法我们就是一滴水离开了大海,一棵树离开了森林,我们也就一事无成了。

个人所悟,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指正。合十。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