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学员了,但没有实修自己,在被迫害中走过弯路。在痛悔自己过失的同时,也暗暗发誓自己要努力做好,弥补过失。从劳教所回来后,伟大慈悲的师父没有丢弃我,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认清了自己过失的原因,并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同时也将中共迫害我的邪恶罪行曝光于天下。学法中,我认识到了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关系,和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的责任与使命。下面我就将出狱后这一阶段的修炼经历和认识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坚定正念就是在解体邪恶

出狱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学法,很快与同修联系上,并给我送来了师父的所有讲法和炼功带。在与同修的接触中,明显感到自己与同修的差距,清醒的认识到了必须静下心来学法充实自己。

在当时我要冲破的第一关就是家庭亲人的阻挠和干扰。母亲让恶党吓破了胆,接我回来的当天,就让我去派出所报到。我没有答应,并告诉母亲:我没有犯法,我是被迫害的,他们的所为都是违犯宪法的,是对人权的践踏。母亲见我非常坚决,就不再坚持了。当我开始学法炼功时,她一看到就哭天抹泪的,说她再也承受不了打击了。看她那伤心害怕的样子,我的心动了。就开始偷偷的炼,等家人晚上睡着了再学,可母亲总是能起来干扰。

带着这些苦恼我找同修交流。通过学法交流认识到了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作为修炼的人必须放下对亲情的执著,不让邪恶钻空子,发正念铲除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向她讲真相。她明白了就不会再干扰了,就不会对大法犯罪了,那么这个生命就将有美好的未来了,这才是真正的为她好为她负责。而且我们修的是正法,我们必须得堂堂正正的修炼。明白了法理后,就不再为情所动,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

这时邪恶又利用母亲威胁我说:你進去没呆够啊?还想回去吗?告诉你能接你回来就能送你回去。我当时非常坚定地回答:「我不想回去,但我不怕回去,你们谁说了也不算,这个法我是修定了。」那一刻我就感觉浑身的汗毛孔都在扩张。从那以后,家人不再阻挠我学法炼功了。这个环境开辟了,我知道这是伟大的师父慈悲的呵护和大法赋予我的正念,坚定了我,解体了另外空间的邪恶。

随着学法的深入,认识到了建立家庭资料点的重要性,自己也想做资料。与同修交流后,同修说可以帮我解决设备和技术问题。但是我也作了一些心理准备。当同修告知第二天给我送设备时,我一夜未睡。就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和恐惧,压得我有点窒息。脑子里翻江倒海的,全是被迫害的景象,而且反映出「别做资料了,做了就得被抓」的念头。也明白这是邪恶的干扰,发正念铲除它,不承认它。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这条路我是走定了,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退路,救度众生往哪退?一位同修说得好:当初从天上来的时候都没怕,今天往回走了怕什么?!是,我就是为这个来的。

正念坚定了,渐渐的怕的因素越来越少了。认识到了怕其实也是一种物质,当你正念强的时候它就在解体。就这样,我闯过了这一关。但也有做不好的时候,那都是没站在法上认识问题造成的,没有按照法去做,所以也就没了正念。

讲真相也是去执著心净化自己的过程

看过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心里很着急。在给家人讲真相的同时,我也想到了前妻(在我被迫害期间,她帮我母亲找关系往外营救我,因为见利忘义,骗走母亲许多钱)。我回来后想去找她,母亲怕我惹事端拦住了我。但我心里始终放不下,在学法中认识到了她的行为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如果她不能认识到,不能弥补这一切,她的未来是可怕的。本着救她的这一念,我决定向她讲真相。约了两次她推说没时间,我知道她心虚不敢见我。第三次我和女儿约她,由于我内心深处隐藏着对她的恨和怨,还有许多不好的观念,可想而知了,见面还没讲真相呢就谈崩了。

回来后我向内找自己,学法与同修交流认识,认识到了就是这些心障碍了讲真相,带着那么不好的场能讲好真相吗?「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转法轮》)。法越学越明,心里也敞亮多了。

很快农历新年到了,我想这是个机会,借女儿给她拜年捎去了一封信,真诚的祝愿她新年快乐,并将善恶有报、对大法的一念能决定人的未来的理写给了她,并希望她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同信还捎去了真相光碟和资料。女儿回来后告诉我,她很高兴,她知道大法好,让我注意安全。

随着正法的推進,「三退」开始了。我知道她什么都没加入过,就没多想。一个偶然的机会,在菜市场见到了她,当时心里犹豫了一下(对她还有怨恨),这时脑子里反映出:看见她不是偶然的,就随口叫住了她。果然没说几句,一问她真是党员,是我们离婚后加入的。当时,就感觉师父那种洪大的慈悲为了救众生,把所有的事都安排得那么周详,真是为了众生操尽了心。我的眼睛有点湿。那一刻,我就觉得,如果我们不能时时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不放下个人的恩怨执著,就将错过这救人机缘。

由于当时有点着急,忽视了发正念,没退成。她也告诉我她知道恶党不好,早就不交党费了,就是不同意我帮她退党。能看出来她有顾虑,主要是害怕。我想应该给她点时间考虑,以后还有机会的。就这样分手时我发了一念:我不会放弃的。经过这一次讲,我发现自己不再对她有那么强的怨恨心了,相反,却觉得她很可怜──争争斗斗的,不知为啥活着。师父在讲法中也指明了今天的世人都是为法而来,却迷在了世间,我们醒悟的人能不去救度他们吗?

就这样,我在卖房时,又想到她。给她打电话,请她帮忙,我们又见面了,当时发了一念要救她,这次我的心态很好,正念很强,就想为她好。在我们交谈中,我的真诚善念感动了她,她答应由我帮她退恶党。我一直保持正念,给她讲了我修炼后对人生观的认识,她很感动,告诉我,她相信大法好,因为看你们修大法的人都那么善良。我认识到了修好自己对洪扬法讲真相的重要性,我们修好后的一言一行就在影响着周边的人,影响着周边的环境。

对尊师敬法的一点认识

由于刚做资料时,同修要常到我家指导我,每次同修来母亲都表现出很不欢迎、很不礼貌。有时我还向同修解释母亲是让恶党吓怕了,同修也很理解,让我多发正念向她讲真相。但是这个状况一直没有改过来,一直以为她是害怕,才这样的。

一日与同修交流,同修的一番话惊醒了我,他说最近学法中感觉自己能成为一名大法弟子,能得到这部法不知有多么骄傲和殊胜,真是太幸运了。我当时也悟到了:大法弟子呀,他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是宇宙中的第一称号,是先前与以后都不会再有的了,而我们赶上了能不骄傲吗?可是我们得自己瞧得起自己呀!自己得尊重自己呀!自己得堂堂正正的呀!我们都怕别人不理解偷偷摸摸的,那别人是不会尊重我们的。正因为有师父在,有正法在,有大法弟子在,今天的世界才会存在,今天的人才会存在,我们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我们是在救度他们,不是在求他们什么,这基点一定要摆正。

明白了为什么母亲对同修不尊重?就是我自己尊师敬法、尊重同修这方面做得不好不重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尊师敬法,坚定的维护大法、洪扬大法。认识上去了,我和母亲谈了一次,告诉她:我的同修都是我请来的客人,都是最好的人,希望您能尊重他们。母亲接受了。

以上是现阶段的一点体会和认识,因层次有限,认识不妥之处,还望给予指正。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