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他人出现病业关自己该如何做如何修


【明慧网2005年11月4日】近期,大陆某地区连续出现了几名大法弟子以病业的形式被邪恶迫害而失去生命。2个月前,某学员被邪恶迫害而出现严重病业症状时,曾一度昏迷,大家去发正念。发正念后症状有了很大的缓解,然后大家和他一起学法、发正念。在最近的2个月期间,他的症状几经反复,后来还是在10月份去世了。就在该学员去世后仅隔两天,曾和大家一起为那位学员发正念的另一位同修(刚刚步入中年,看起来三件事做的很好,身体看起来也一直很好)在上班期间突然出现脑出血的症状,被单位送去医院抢救。当地有的同修非常着急,陷入了常人“救人如救火”的思想状态,主要是一来担心学员去世受损失,二来也担心学员这样去世周围的常人不理解,给救度世人造成损失。

同修的心情如果作为人之常情,不难理解。但从修炼角度来说,要求就要更高一些了,不能因为任何理由自己就动了心而不察觉啊。

首先,我们应该理性的认识到救急救的是什么,并客观的承认外在的救急能起到的作用是有限度的。出现严重病业关的学员,往往都是长期内心深处关于病的执著心不去的,比如原来是身体很不好才来学大法的。学了大法之后,身体一下好起来了,和原来完全不一样了;但同时,虽说基本上没有了病的表现,但还是有一些表现,所以内心深处总是觉的自己是不是修的不好而造成病没去干净啊?师父为什么不管自己这个病呢?心里老是嘀咕自己某个病为什么“老也不好”啊?等等,把病看的很重,却没有从法上坚信师父所讲的,看重自己在其中是如何修炼的。这样的学员,可能其它许多方面都修的很好了,所以三件事也都能坚持做,有些事还做的很好,所以出现问题后周围有些不太在法上认识问题的学员就迷惑了:为什么那么精進还有严重病业关啊?(当然出现严重病业关的,也有被安排这样圆满但自己冲不破旧势力安排的;或者前面某一段时间内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或者长期没有進入真修的;放弃了修炼的;给邪恶写了保证而不敢公开声明从新修炼的,等等)。修炼中每个执著都是修上去的障碍。在终于出现严重病业考验时仍不能在法上找到执著、去掉执著,那么至少在这个问题上还是人的状态,人的状态是很难彻底化解超常的魔难的。这是不是事实,大家可以从法上衡量一下,修炼中不能用人的一厢情愿看问题。

其次,学员个人适度的发正念帮助同修减轻压力、鼓励同修,这没有什么绝对的可以不可以,关键是分寸如何把握,以及基点在哪里,特别是涉及到许多大法弟子的时候。

病业考验是旧势力安排的,如果这样的事情出现后,大家就放下揭露迫害、讲九评的大事都来发正念,那是不是主动接受了干扰呢?通过一个人就能干扰这么多人,这样的便宜事,只能让邪恶抓住被迫害的同修不放,加重迫害。

而且,修炼是严肃的,对魔难中的学员和周围学员都是如此。大家如果不知不觉中动了人情才来发正念的,而且大家都不察觉、都持续用人心看问题,那不是加剧了形势的复杂吗?还有,号召发正念的学员和响应号召的学员都应该静下心来想想,自己是不是掺了把发正念当成包治百病之药的心?也是在求病好。带着不纯之心、偏离了修炼的基点就是人的状态,在人的状态下再怎么想发正念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带着人心证实法反而证实不了法,因为修炼人抱着人心不去,怎么能证实大法改变人心的威力呢?而修炼提高了,邪恶清除了,由于大家的不纯引起的问题那一部份自然也就化解了。

还有一个现象,就是遇到出现同修被抓、或有学员遇到严重病业关考验时,有的学员袖手旁观、不起正面作用。这部份学员当然应该修善,应该学会从大局考虑问题,在法上想想如何才是善待同修,而不是简单的对需要他人帮助的同修否定了事。而从另一方面看,关心同修的学员,往往把这些事说成如果不参加发正念就是不整体配合,这种认识是不是也过激了?其实正是人心人情造成的过激,曲解了整体配合。整体配合是配合师父正法大局,而不是一窝蜂的配合学员个人要做的每一件事。

片面要求别人配合自己,不是法上所说的整体配合的涵义。师父正法全局一盘棋,在正法大局中需要的每件事都有大法弟子不受任何干扰的坚持做好,才是最好的整体配合。相反,如果每个项目、每个学员想做什么,都要求别的学员放下手里原来承担的在大局中的那部份工作,反而会抹煞轻重缓急,干扰了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干扰了大法弟子整体对大局的配合。任何时候都不动心的、有序的、有分寸的把握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所有事,才是好的整体配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