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查不足 去除观念走正路


【明慧网2005年11月5日】近段时期以来,我身边部份老同修出现病业干扰。还有位离世而去的,给我沉痛教训,从中找自己的不足,因我是五、六年的病业缠身未过关的一名在修炼路上反复摔倒的炼功人。

我向内找,可概括为这几句话是恰如其分的吧!修炼路上有反复,邪悟世态背包袱,坚定信念心不足,执著于病还糊涂,常人之心放不下,炼功人还没守住。

学法不认真时间抓不紧,时学时不学,时紧时松,即使是学了也不是静下心来学,对自己学法要求不严格,困了就睡觉,常人的事忙乎起来忘了学。通读中没用神的心态而学,似乎是在学法中寻求佛、道、神解决我的病,早点好病,啥时好病,盼啊!求啊!带有针对性的去学,学法目地不对头,是为自己健康去学,还是常人那一套学政治的方法,没有按师父说的“我为什么叫你们学、念、记《转法轮》呢?目地是指导你们修炼哪!至于那些只练动作不学法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只有学法修心,加上圆满的手段——炼功,确实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这才是真正的修炼”。(《精進要旨》)师父说的你没去修,能走正大法修炼的路吗?

用常人的观念去看待形势,一是从目前表面形势,全世界有78个国家和地区学大法,大法在中国起源,洪传于世已有十三年了,去年大纪元报又发表《九评》“三退声明”,但自己看到的是中共恶党不但没被评消极,反而越发猖狂。仅举身边一例,我地区上访人员有贫民百姓、下岗工人、军转干及国家干部等等。邪恶实行打压政策,对上访人员打伤、打残、关押、判刑、治死的,怎么还嚣张起来了呢!二是大法弟子还有被邪恶继续酷刑打死的呢!从2005年192期明慧周刊上看到目前为止,打死的由今春1360人增到2780人,邪恶猖獗,谈不上人性、人权了。心想:谁来管一管呢?

后来我反复学法,才看到师父讲过:“从根本上还没有改变常人的观念,还在用人那种人维护人的观念认识问题。”(《挖根》)那能认识邪恶一贯成性的本质吗?从建国到现在杀死8千多万人,相当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总和,现在还在继续杀人做最后垂死挣扎为所欲为。同时也说明我们修炼有漏,有人心存在。也看出我们整体正念不足,邪恶钻了我们的空子逞凶一时,但劫数一到必然自取灭亡。

我患病好几种,通过炼功肩周炎、肾炎、前列腺炎、腰腿疼、肋软骨炎、脑血栓等都好了。但于99年前得脉络阻滞症至今未痊愈,这么多年也没有断炼功,也没间断治疗。每年都是用药上医院一段时间,停药一段。我想有修成的一面和未修成的一面,来它个综合治疗,医药和功法结合,这么多年不见效。最近有一天早晨在炼功中,忽然发出一个纯正的念头,“不信!你还学什么?”忽然觉醒,这是师父安排的点化我,我在“信”字上有问题啊!

回想一下真的有误呀!治治停停,就是执著于病这个心没去,把业当病通过治想不还债,想不遭罪,“遭罪就是还业债”,对这个法理解不深,欠债不想还。哪有不还债提高层次的,更谈不上圆满了。不坚信,谈不上正念正行,行动是飘忽的,是人的形式在走过场。不坚信,难以有纯正的正念,一念之差有不同的后果。师父在坚定方面告诉我们:“坚信不动果正莲成”。我反复重读,从新树立坚定大法的信念。应该说稳定心态,病态稳定了。可是也不行,就是执著于病的根没有彻底挖出来,病情又发作了,患处又肿又疼又痒的,想的是病怎么还不好,病怎么疼的难忍,夜里睡不着觉,怎么又变青变紫了?执著于病的心放不下,孩子看我难忍难挨的,有的劝我信别的,有的让我住院。在他们的劝说压力下,推不下去,随和他们的心愿,去北京全国闻名乃至亚洲名声远扬的医院,判定“阻络栓塞症”晚期,他们在诊断上签字“没有治愈指望”,回来后寿衣已经准备了。心沉半截,又一想不对,我修不成那岂不前功尽弃了吗?

找不足真学法,师父说:“你的心如果摆正的话,相信炼功能炼好,把药停了,不去管,不去治,就有人给你治了。”(《法轮功(修订本)》)我醒悟了,师父啊,我走弯路了。师父告诉的多明白呀!那么以前为什么在“信”上动摇反复?就是没有把握住自己的心态,学法不扎实,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不是贯注在法上,没有用神的思维想问题,没按师父所说的要求去做。师父说:“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只有按师父说的严格要求去做才能走正修炼的路。

我单位处于倒闭状态,无人上班,生产停滞,留守人员只是护厂,没人管了,更无能力交付退休保险统筹金,主管科给办理贬值退休,相当于大城市低保金的一半的退休金。已快近八旬的老人,这是让我走上贫困,真是麻烦加魔难,身残疾病背债生活,叫我怎么办呢?我头脑里翻江倒海,心也静不下来,这是怎么啦?不执行政策,还讲什么稳定?上访找了三四年也白搭,跑省城、上市委、去主管科局、回单位忙个不停,写状子,上访信,连复印,打字,每天东一头西一趟,上访找工资,忽略学法与炼功。执著支配着我上访不成功不罢休,操纵着我托人,请吃请喝,他们今天说研究,明天说上会讨论,后天说找有关部门谈意见。我的执著却占了主导地位,每天都考虑上访必胜方案,所见老同事,老领导,亲朋好友也都说可行。有一天见到同修,他说你放弃吧!在这小县城土皇上专制你还能找成!

有空我翻一下《精進要旨》,其中:“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我开始清除执著,宁可忍耐吃大苦,困难再大不迷路,抓紧修炼是幸福。执著于钱与执著于病的心长期不放下给我弄得昏头昏脑,在去北京看病时我大儿子就说:“上访不成找不回工资不治病,现在你要治病,你的病得十万八万的,我还过不过了。”谁能承受得了,我是在他们几个压力推托下不去了。产生了嫉妒,不说话,在六月份过生日他来我家,他给我倒酒时说:“修炼人有嫉妒心能修炼吗?”给我提示一下,师父说:“今天我跟炼功人讲,你可不要这样执迷不悟,你想要达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层次上修炼,嫉妒心必须要去掉。”(《转法轮》)这个心去不去可是非同小可,我认识到了,爷俩和睦了,有事往一起想。见面我先张口,放下老子的尊严感动、感化我的儿子,家里有活帮着干,啥事都主动了。

后天形成的观念很顽固,尤其是怕。比如我从小就胆小,不敢走黑道,不敢一个人在家,到工作岗位了,做事说话也谨小慎微,怕被抓辫子,打成“右派”,怕这怕那的。炼功时周围环境一有动静,全身都酥的一下。不敢用音乐带炼功,怕邪恶发现坏人举报,拍节有时搞的都不准确。学法中一听到声音就把书、大法资料藏起来,怕邪恶翻走。更甚的是7、20后,恶党给大法定成X教,本来生活就困难,再被关押,被抓捕、往往被重罚,亲人落怨,株连家族亲友都不得安宁。同修们对我很关心,都想帮我早日脱离病魔干扰,到家来交流修炼经验。见到我就问消业怎么样了?我不敢说没好,或我的病大发了,怕给大法抹黑。由于我修的不好,病业没去,给左邻右舍一个不好的影响,说三道四,炼功这些年病还不好……。这个问题说明一个人炼功,不单单是你个人修炼,是在改变世人观念,是在救度众生。所以产生这一切就是人心过重,私心大,没有从根本上“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

我虽然学法不够,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不够,可我有个习惯,敢向内找。归根到底四个字:“信”上不坚,不是神行人事,常人观念没彻底改变。师父在《排除干扰》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应该让自己神的一面起主导作用,时时用“真、善、忍”衡量自己,要求自己,我看那就没问题。

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