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修炼才能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明慧网2005年11月6日】目前看到有个别同修仍被病魔假象干扰,还有的大法弟子对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太用心,不能真正的认清病魔,否定旧势力在历史上的一切安排。在此我将女儿的情况写出来希望以此为戒、共同提高。其中另外空间的情节是女儿当时及事后口述。

我的女儿小净莲(化名)从小就是一个多种病魔缠身的孩子,多年来全家人为给她看病,真是花得一贫如洗。96年得法时,她才7岁,学法炼功很精進,慢慢的身上所有病都不翼而飞,成了一个健康的孩子,全家人都很高兴。

99年7.20后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小净莲渐渐开始贪玩,整天沉迷于电视之中,不可自拔,不炼功也不学法,直至放弃修炼。接着她旧病复发,而且魔性很大。后在家人的劝说下再次走上修炼。但她除看《转法轮》和听师父讲法录音外,根本不看新经文,不做三件事。

2004年11月,小净莲在一次消业中,旧势力疯狂的对她進行迫害。那天她趴在地上呼呼的喘着不能上床,不能喝水吃东西,两只手支撑着前身痛苦的低着头。和以往一样,她听着师父的讲法录音。

看到小净莲这样,我就埋怨她不精進,她低着头说:“我为什么从小遭这么多罪,难道我的业力真的那么大吗?我好难受啊,喘不上来气,妈妈,我不想要这个身体了。”我说:“你这想法不对,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想想师父为你做了那么多,你这样做对得起师父吗?”她也意识到错了,呜呜的哭。

中午时她喘得更厉害,还一会儿发热一会儿发愣,我们开始给她发正念。这时小净莲说:“它们都来了(指旧势力),黑黑的一大片来了好多人要带我走,我说不跟他们走,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

它们说,早就说好了,就是今天把一个黑黑的球放到女儿的喉管里。顿时憋得女儿上下喘不过气来。女儿使尽全身力气喊“灭!灭!灭!”。这时她感觉自己要憋死了,可这面的身体还活着,她转过脸看着师父的讲法录音。它们说:“没用的,定好了就是以听录音的形式走。”小净莲说:“我不走,我不承认你们的安排。”

这时它们发出无数个白白亮亮的长针刺向女儿的每一个细胞,痛得她大汗淋漓,几乎支撑不住了。这时闻讯赶来了几个同修一起发正念,并请出师父法像,求师父给加持,于是缓解了下来。大家把女儿扶到床上。

这时已到做晚饭的时候了。同修们回家做饭,我想可松口气了。忽然,小净莲说:“它们又来了。”

前面两个男的、两个女的拿着宝剑,对小净莲说:“你下地吧,下来就好了,不痛苦了。”我赶紧对女儿说:“别听它们的,它们在骗你。”邪恶一听小净莲不下来,又说:“你睡觉吧,你已经两天没好好睡觉了,把眼闭上睡吧。”

这时小净莲感到困的脑袋发疼,眼睛也睁不开了。我赶紧发正念并拍着她的脸不让她睡,小净莲哭着说:“求求你了,妈妈,让我睡吧,我受不了了。”我说:“不能睡,睡就上了邪恶的当了。”我又赶紧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哭着说:“我以前在宇宙中发过什么誓我已经不记得了,现在我和我女儿从新发誓: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给大法带来损失,今天没做好,以后一定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女儿也边哭边说:“师父,我错了!”这时,女儿感到呼吸畅通了,思想也清晰了。

这时它们又来了,它们的身体变得好大。小净莲想:“我的身体也应加大。”念头一出,只见百脉迅速加宽、加宽,象江河一样,身体高大无比,一个西方女神的形像出现了,站在法轮上,拿着鞭子,把它们都打下来,掉到地狱里了,还用一把宝剑像穿糖葫芦一样一个个穿起来化掉。

它们其中一个头儿模样的说:“当初说好了,现在不算数,自己人打自己人,你只要找出一百个错误,我们就走。”小净莲说:“我不承认,现在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听师父的话,我有错用不着你们管。”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邪恶被彻底解体了。

女儿的这件事就象一把重锤敲醒了我,就是因为自己平时不精進,让旧势力钻空子迫害,对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没真正的站在法上认识,平时勉强的偶尔用嘴讲讲真象,不发传单等,象是在走形式,不能严肃对待修炼,让旧势力钻空子。

我也认识到否定旧势力历史上的一切安排不是嘴上说的,而是一思一念都要从内心深处真正的扎扎实实地按照法的要求做,按照师父的要求做,这才是真正的在否定旧势力,在修炼自己。

师父在《正念除黑手》中明确地告诉我们:“不要再叫邪恶钻空子了,不要再被人的执著干扰了。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走好最后的路吧,正念正行。”师父在《也棒喝》中说:“师父看见危险已经向你们走来了。我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包括这场迫害,但是我知道正法中被冲击的旧的因素或早或晚、或它或它会这样干。”

女儿也说:“师父的《也棒喝》不就是棒我这样不精進的学员吗?”我们再也不能拿师父的慈悲不当回事,再也不能错过这万古机缘,正念正行,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