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一些问题与广州大法弟子交流


【明慧网2005年11月7日】最近明慧网上虽然有不少关于广州的坏消息,但实际在和同修交流的过程中,听到的好消息也是不少,而且越来越多同修愿意走出来证实法,参与大法的工作,实在可喜,但也看到确实存在问题,考虑到不停的有坏消息传出,除了邪恶在最后阶段垂死挣扎带来的干扰外,我们也应该好好查找自己的原因,所以想把这段时间看到的问题指出来,借明慧网和广州的同修切磋。

一、 资料点关于真象资料的取材问题

这个问题应该说是最突出的,从大家反馈来的资料上发现新资料点的同修在真象资料的取材上偏向于采用自己编排的材料,这个问题虽然网上近段时间不停的有切磋文章,周刊也有登这方面的文章,但从各渠道汇集到我们手上的真象很多还是自己编排的,现举几个比较突出的例子:

1、 采用大纪元专栏作家张杰连的文章作为真象资料。

几乎这位作家每出一篇新的文章,有一个点的同修就把他写的文章贴上一些插图如“劝善良言”“赶快了解真象,别再吃亏上当”等,编排成A4真象单张给同修散发,很多在家弟子是没有条件上网的,也不知道是否是明慧刊登的真象资料就拿出去派了。大纪元专栏作家张杰连的文笔是很好,但大多数都写的过高,没有一定修炼基础的人是看不明白的,我们的真象资料是面对被党文化洗脑了几十年的世人,广州的真象覆盖率也不高,不象北方,可能很多广州市民是头一次接到真象,一下子看这些文章,可能就达不到讲清真象的效果了。在这里引用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的一段解法与同修切磋。

“讲真象中不要讲高了,主要不是叫人明白高深的法是什么,除非特别好的可以跟他去讲。一般的人你在讲清真象中,你就告诉他我们是被迫害的,我们只是在炼功做好人,人就能理解了。了解了真象后的人们看到所有的宣传都是造谣,人们自然会看到其卑鄙与邪恶,人们知道后会气愤的:一个政府怎么能这样耍流氓到如此程度呢?而且被迫害得这么厉害,遭到迫害的原因却是因为只为做好人。就从最浅显的道理给常人讲,他们不但能够接受、能够理解,也不容易使他们产生误解。你们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你们对法的理解是相当深刻的。你们要讲对法的高层次认识,常人就不容易理解,而且还容易误解。你们是经过了一个很长的修炼过程才认识到今天这么高的,你想叫人一下子理解这么高,他们理解不了,所以不要跟人讲高了。”

其实张杰连的文章我们点上就有打印出来给同修随周刊传阅,但都注明不可作为真象资料散发,因为大家都觉得文章写的很好,而且对理清讲真象的思路有帮助,但给世人看就太高了,对大法真象有一定了解、而且对修炼有认识的世人除外。但作为普遍发的真象资料就不合适了。

2、 第二种比较突出的例子就是自己编排的真象中为了符合常人的心态会带入一些不好的因素,如有一张传单传到我们手上,传过来的同修也觉得不是很妥,因为单张的头条就写着《先进“性教育”的背后》,其中“性教育”三个字是用红色来与标题的其他文字区分开,也很醒目,整张单张的内容都是从“大纪元”或“看中国”等网络媒体中选取,看的出编者的用心,是希望吸引读者阅读,关于这个问题,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有学员就提问过,“向中国人讲真象时为了符合常人状态,就把真象材料与符合常人执著的内容结合着用。这里的尺度如何把握?有些不健康的内容尽管符合常人的执著,但也不应该用。”师父在解法中也是肯定提问同修的观点的,所以想提醒有类似现象的同修注意。

3、自己编排的资料很多时候都是编排的同修自己觉得很好,有针对性,但往往因为缺少把关,会出现一些比较原则性的错误,明慧反复强调真象资料与三退的传单要区分开,但我们这边就有传单是两者结合着用的,有的一张A4,正面是退党的,反面是真象,有的整张都是退党的,但作者的署名是大陆大法弟子等。

其实明慧网提供了比较丰富的资料供大家选择,如果自己编排资料的同修觉得自编的资料适合向世人散发,也可以把真象资料投稿到明慧,关于三退的资料投稿到大纪元,这样在网上发表出来,可以让更多的广大同修资源共享,同时又多了一道把关。如果投稿到明慧和大纪元的材料没被采纳,也可以借此机会查找一下自己的取材是否有偏颇。作为资料点的同修责任是很大的,因为我们印刷出来的真象不只是自己用,还要给其他同修,如果真的存在问题,影响的就不仅仅是自己,还要影响一大片,所以真象资料的取材一定要慎重。

二、真象资料的散发问题

在和同修交流的过程中发现很多同修都不自觉的把讲真象和三退的文章一起散发,这里包括全部从明慧下载的材料,如把《他们为什么逃离中国》和《觉醒》一起发,但实质上《他们为什么逃离中国》在明慧上是归类在真象小册子类别的,但《觉醒》却是归类到参考资料,就是九评传单类别的,还有把九评全文和真象小册子一起发的,所以希望资料点上的同修出资料时多留一个心眼,最好能把真象资料和三退资料分别包装开,并注明一下包里的资料是属于哪一类的,提醒拿资料的同修注意。

三、 向编排地方版周报的同修提个建议

网上不停的有新的地方版周报刊登,让我们在真象资料的取材上多了很多选择,在此要谢谢参与编排的同修,但也想提个意见。投稿到明慧网的文章最好能改动一下再登到周报上,因为明慧针对的读者大部份是同修和盯着网络看的邪恶,而周报则是主要散发给被蒙蔽的世人的。

现以第七期明慧周报广州版的头条《广州75岁大法弟子正气凛然抵制迫害》为例谈谈我们的看法:

1、 周报中登出的文章多次出现恶警、魔窟等贬义词,作为大法弟子当然知道参与迫害的邪恶都是罪不容恕的,投稿到明慧也可以用这样的词语,但在真象资料中最好能使用警察、派出所等中性用语来代替,因为真象面对的是被谎言蒙骗的世人,平实的用语更容易让人接受。我们就碰到过一些了解真象的世人,他们就提到怎么真象资料中只讲你们是正的,其他就用邪恶、恶警来形容,好象有点偏激。当然世人的意见只是我们制作真象资料的参考依据之一,但真象资料如果既能表达清楚我们的意思,也容易让人接受,岂不是更好吗?

2、 这篇文稿发表在明慧上时提到主人公所在单位的名称,以及多次获得技术成果等成绩,但在周报登出来时就省略了这些内容,我们的意见是最好能把这些内容告诉世人,一来增加真实性,二来是让世人知道,大法修炼者中不乏高级知识份子,其实也是从另一个角度证实大法。

指出以上的这些问题不是追究责任,我们看到反馈过来的资料有问题也不断的对照自己,是希望大家能共同走好证实法的路。我们是大法弟子在走最后圆满的路,走正自己的路才能证实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