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致行走困难


【明慧网2005年11月7日】在马三家劳教所三年多的非人性邪恶残酷的迫害中,每走一步都是正邪的较量,都要付出血的代价,甚至生命。恶党不法人员对我的精神和肉体的残害,导致我出现心脏病、高血压、脉管炎、膀胱炎,尿糖四个加号,至今行走还困难。

2002年10月份,马三家劳教所多次对大法弟子进行强制洗脑,包括反复看诽谤大法的影片。每当看这类影片时,很多大法弟子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的清白”,声音此起彼伏,有力的震慑邪恶。邪恶人员就一帮哄上来,拳打脚踢,有的大法弟子脸上的肉被踢得一块一块,鲜血直流,而后还加期迫害。

2002年11月初,分队长强制我戴劳动教养牌,我严词拒绝说:“我做好人,没有犯法,我不戴。”不法人员们就用警绳捆绑我三天三夜,而后晚上9点多钟把我吊绑二个多小时,有的大法弟子被绑扣二十多天。

2002年12月中旬,队长强行把我弄到教研室,强制我“蹲砖”(蹲在一块500mm正方瓷砖上),不能睡觉,如果蹲的姿势不对,或越出砖线,恶人们就连踢带打。蹲了31个小时后,我的两腿失去了知觉,脚腿肿的不能穿鞋,腿疼象针扎一样,至今走路非常困难(不能下楼),狱医诊断脉管炎。其他大法弟子有蹲几天的,有蹲一周的,造成下肢不同程度残废。

2003年12月初,辽宁省派几个市的所谓“帮教团”来马三家女二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强制洗脑,在女二所综合楼三楼对大法弟子残暴迫害。每一个帮教室都成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大法弟子被折磨的惨叫声,电棍的啪啪声,恶警的叫喊声,充满了整个综合楼。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受到了精神上、肉体上不同程度的残害。有的回来脸部被打肿变形,有的脸被电棍电的青一块紫一块,有的两腿不能走路。被罚蹲,罚站,拳打脚踢。更甚者,恶警还用褥单勒大法弟子的脖子,几次休克,手段非常残忍。

2004年7月1日,队长让我参加唱歌,我拒绝唱恶党的歌曲,恶人们就给我加期,有的大法弟子因此强行坐板70天(每天早4点至晚10点多)。

2005年4月1日,我的释放期到,不法人员不但未放,还加期受害190天,把我劫持到全封闭的严管队迫害。大法弟子抗议迫害,集体绝食。4月6日,不法人员们进行强制暴力灌食,9个恶警给我摁在地上,用铁钳撬开我的牙齿,掀着我的头发,一个恶警在我的小腹部猛力摁压,强行给我灌食。当时我感觉,胸闷,气短,心慌,头胀胀什么都不知道了,导致休克,满嘴鲜血直流,尿血,连续几天给我铐在床上。

2005年4月5日早上,我立掌发正念,被恶人强行拖出号间,揪住我的头发拖拉十米远至队长室,并把我铐在暖气管上。恶人拖拉中有意拽掉我的裤子。

劳教所不法人员对我的精神上肉体上的残害,导致我出现心脏病,高血压,脉管炎,膀胱炎,尿糖四个加号,行走至今还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