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晚报》:电话骚扰案 中共被指为背后黑手(图)

【明慧网2005年11月7日】2005年10月23日,比利时《晚报》刊登记者Pascal Martin的文章,文章说比利时法轮功学员收到电话骚扰,电话的来电显示电话来自中国大陆,内容都是中共的宣传。前中共警官表示,这种骚扰是典型的迫害手段之一。

文章说,以擅长人权案件的著名律师波梯埃(Beauthier)先生是这起新的诉讼案的辩护律师。种种迹象表明,这起电话骚扰案是一起与间谍有关的案件。这位来自布鲁塞尔的著名人权律师这次代理的是两名法轮功学员:一位是比利时公民,另一个则是一名居住在布鲁塞尔的中国政治难民。他们都指称受到过电话骚扰。其中一通电话的来电显示表明该电话的确来自中国大陆。这只是一个小案件吗?如果不是一名前中共警官的证词,这些甚至无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引起人们关注。一种冷战时的气氛。

这名前中共警官的名字叫郝凤军,是前天津市公安局的警官,他表示他曾在专门为镇压法轮功运动的610办公室工作。2001年,他曾经负责将一名五十岁的妇女带到医院去接受治疗。这位在一次搜捕中被捕的妇女受到610办公室的警察的迫害。“我的任务应该是保护民众,而不是抓捕或者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郝凤军解释说:“这违背了我的良心。”于是他在一次澳洲之旅中脱离了中共。

郝凤军的证词证实了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的可怕处境,中共从九九年开始禁止法轮功,随之而来的是非常残酷的镇压,搜捕,拘役,酷刑折磨。国际大赦和人权观察都公开谴责这种迫害。

对于波梯埃律师来说,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03年,六名法轮功学员在比利时正式提交了状告前中共主席江泽民,以及前副总理李岚清,610办公室副主任罗干的诉状。由于没有符合比利时新制定的有关国际管辖权的法律的条件,此案件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辩护律师波梯埃先生说,然而中共将迫害延伸到海外是确有其事。

比利时公民尼古拉斯•郝斯先生同侍育红女士一样,确认受到了持续不断,昼夜不停的电话骚扰。电话录音是中文的,有时是英文的。“电话录音的内容都是中共的宣传,或是非常大声的音乐,能让你半夜三更跳起来。”侍育红描述说。

据前警官郝凤军表示,这种骚扰是典型的迫害手段之一,通过成百上千的电话,造成精神恐慌。郝斯担心更糟的情况:当在经济压力下,对法轮功的镇压会被输出到不发达国家,他可能有一天会受到肉体上的伤害。

郝斯收到的一通电话号码显示是来自中国的。据此已可以立案。但由于北京与布鲁塞尔之间尚未建立公约以允许向中国调查,原告的希望将会很小。波梯埃律师表示,对法轮功学员的保护有可能会通过政治方式解决。乌托邦的幻想吗? 他提醒道:“在皮诺切特(Pinochet)案中,当初我也曾被告知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波梯埃先生是曾经成功的将智利的前独裁者皮诺切特(Pinochet)送上法庭的律师之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7/113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