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开创修炼环境


【明慧网2005年11月8日】法轮大法遭受邪恶迫害以来,大法弟子经历了六年多的风风雨雨,每个坚定实修的大法弟子都会有刻骨铭心的体会。我想借这次明慧网上举行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的机会与同修谈谈我的心得,一起来见证大法的威德。

2002年,我被非法劳教回家后不久,通过与同修切磋交流,开始学法及看《明慧周刊》,渐渐认识到邪悟的认识是违背大法的,决心从新学法炼功。这时家人开始担心、反对,因为那时当地的形势仍较紧张,国安、“610”时常还会来干扰(现在我明白了这与我们当时的心性有关)。但我心里清楚,我还能继续修炼,是师父的慈悲,给了我这样的机会,我一定不能再错过了。

当时我们还不太懂得发正念,在法理上也不太清楚家人反对是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我就常给家人讲一些修炼的故事,读一些《明慧周刊》的文章给他们听,并表示:不管怎样,我都不可能放弃修炼的,我的生命就是为修炼存在的,不修炼了,我活着也没意义了。不久,丈夫同意我在家学法炼动。是大法破除了我自身及我家人的思想障碍,从此,家庭环境变成了我的修炼环境。

当时,丈夫虽然同意我在家学法炼功,但不同意我走出去做大法的工作,不准我经常和同修来往。于是,我就瞒着他们做。但也有无法隐瞒的时候,记得2003年春节期间,我们区定好在一个晚上统一发放真象资料。我该怎样走出家门呢?那几天,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什么妥当的办法,后来,我就不去想了,静下心来学法。

在法中,我明白了,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是最伟大,最神圣的。师父《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讲真象救度众生连旧势力都不敢反对的事,为什么与我们有那么大的缘份的家人会反对呢?肯定是自己有执著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便向内找,我发现对家人反对我讲真象这个问题,我一直都是用人的一面去理解,认为常人是不可能理解大法弟子的。没有站在法上去认识,其实他们有明白的一面,他们是为法来的。人心障碍了自己,干扰一直存在,正如师父在《道法》中讲的:“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

法理清晰后,我感到很轻松。我除了学法发正念清除干扰外,还请师父加持我,有师在,在法在,我相信一定会非常顺利的。发真象资料那天晚上,我三点多钟起床,发完近三百份资料回来时五点多,又睡了一觉,天亮时,丈夫竟一点也没察觉。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了一个理:我们大法弟子做事只要正念正行,就无所不能。记得我第一次去外地拿资料,我丈夫说什么也不同意我去,我知道这是我还有对情的执著,旧势力便借此来干扰,我就发正念排除干扰,跟丈夫说:“你同意不同意我都要去,因为这事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你支持我的话,还可得到福份。”然后,乘他不注意时走出了家门。回来时,他的表情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正如师父讲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

我刚开始发正念时,很少能够有时间准时发正念,全球统一发正念的四个整点除了早上六点能比较准时外(有时也会睡过头),其他三个整点,几乎很少发正念。因为中午十二点,傍晚六点都正好是吃饭时间,不跟家人一起吃,怕家人不高兴,午夜十二点丈夫又说我那么晚睡会影响他休息。平时的整点不是忘了就是正在做其它事不想放下。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我认识到:在法与情面前,自己把情放在第一位,这根本就不符合一个大法弟子的要求。师父在多篇讲法和经文中都讲到了发正念的重要,有些开了天目的弟子讲到:全球发正念时,可以灭很多邪恶,可是不发正念或发正念时正念不强的大法弟子所对应的空间场便是邪恶藏身的地方。一天的整点似乎很多,可是每一个整点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唯一的。师父赋予我们法宝——正念口诀,赋予我们那么伟大的能力,“就可以做人家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情”(《转法轮》)。让我们在那么轻松的情况下就可以救度众生,建立自己的威德,而我却错过了那么多的机会,当我悟到这些时,真是无地自容,真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于是,我便下决心,要多发正念,尽量不轻易错过每一个能发正念的整点。开始时,家人见我不跟他们一起吃饭也会抱怨几句,但我不动心。因为我知道,他们是等着我救度的,我要真正对他们好,就只有按师父说的做,在法中精進,他们才能真正得到福份。于是我就跟他们讲发正念的重要,这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希望他们以后不要干扰我发正念,也许他们明白的一面听懂了我说的话,渐渐的家人对我发正念的时间便习惯了,知道这个时间我是雷打不动的。

随着学法的精進,心性也提高了,我对发正念越来越重视,慢慢的家人也支持我发正念了,有时我正在煮菜或做其它事,家人见发正念时间到了,便主动的来接替我;有时我正发正念,有人来找我或有电话叫我,他们都会给我挡住,不让我受到干扰。星期天,孩子不用上学,不用赶时间,家人便等我发完正念再吃饭,一个星期只有这一天的三顿饭才能一家人团团圆圆吃。所以,大法弟子不管在什么时候,遇到什么困难,只要我们用正念去对待,一切都会发生变化。不过,强大的正念来源于法,我们一定要多学法。

由于助师正法的需要,我在家里建立了资料点,家人虽然不修炼,但他们非常支持我,我可以在家里堂堂正正的做资料,讲真象,与同修切磋。有时电脑有故障,儿子会帮我排除,儿子也会给他的同学讲讲真象,或传递真象资料给同学,或在聊天时发一个明慧网的网址给同学打开网站了解真象。家里来了客人,我给客人讲真象时,丈夫也会帮上几句,有的客人给资料他带回去,不敢要,丈夫说上几句,客人便乐意接去了,可能是常人同在一个层次中容易沟通。任何一个能踏進我的家门的人不管熟识不熟识人,我都会给他机会了解真象,如送米、送煤气、收垃圾这些人,来不及给他们多讲,我就给他们一份真象资料,叫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作为大法弟子,要把修炼放在第一位,要努力做好大法的事。在常人这层,作为家庭主妇,该承担的责任也同样尽力做好;不能以大法工作多,修炼时间忙为借口,家里乱七八糟也不管;认为我们要放下情的,就连最基本的人之常情也不要了,我认为这是走极端,会给正法带来损失。大法弟子走的路是给未来留下参照的,必须走正,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在家里也要做到让常人无话可说,这样,对我们救度众生会更有利。“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救度众生中使人们重新认识我们。那么做不好的时候呢,很可能你费的那些个努力啊,你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可能在无意中起到损害作用。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得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们得考虑这些问题。”(《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我们不单要把家庭的环境变成修炼环境,在哪一个环境都一样,我们所能接触到的人,都是我们要救度的对象。我是一个小学教师,我们学校的领导、同事、学生,我都尽量给他们机会了解真象,明白真象。如领导、同事除了给他们讲真象之外,每人都给他们真象资料和《九评》的有关资料,领导不敢接资料,我就到外地寄给他。我教的每一个班的学生,我都要告诉他们大法的真象,并用“真、善、忍”的法理去教育学生。小学生是最纯的,真善忍的法理很容易就打入他们的大脑,他们毕竟是为法来的,我担任班级的教室,学习园地里贴满了“真善忍”,无论是艺术字,画的花草树木,学生手抄报等,学生都要写上“真善忍”,好象没有这三个字,他们的作品便失去了原有的价值。学生的日记、作业也随处可见到“真善忍”三个字。我每个学期的工作总结,都是写自己怎样用“真善忍”教育学生这方面的专题。学校的领导、同事对我修炼都很理解、很支持。

总之,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对我们大法弟子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我们修炼的状态也会在我们的修炼环境中反映出来。如果不精進,干扰就会大。我们只有严格按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去做,才能纠正周围环境中的一切不正确状态。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